[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四十三章 梦你
送交者: yellowknife[♂知县★♂] 于 2017-11-05 19:24 已读 233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我顿时一激灵,连忙抬头一看,就见从坟墓上方不远处的草窝里,站起三个成年人,气势汹汹的,快速朝我冲了过来。

    我一看三个人来者不善,连忙停下法事,把铜牌和破铜牌的物件儿迅速收到了身上。

    本来想撒腿跑掉的,三个人却呈三角形围了上来,我要是想跑,只能往身后跑,但是,身后跑不了多远就是悬崖。

    我心说不好,听刚才他们喊的那一嗓子,好像是来抢铜牌的。我站着没动,三个人转眼到了近前,就见其中一个人,我看着有点儿眼熟,仔细一回想,居然是之前到饭店里卖黑貂的那家伙。心里当即疑惑,黑貂临走时让厨师大哥给我捎话说,它已经把所有的事儿都处理好了,这家伙,它为啥没收拾掉呢,漏网之鱼么?

    三个人把我团团围住了,卖黑貂的这家伙,似乎是三个人的头儿,从面相上来看,就数他最凶。

    卖黑貂的家伙上下打量我几眼,流里流气对我说道:“小孩儿,把你刚才放坟头的那东西给我……”

    我给自己定了定神儿,装糊涂,“啥东西?”

    “啥东西?你别他妈给我装,赶紧拿出来,要不然叫你下不了这座山!”

    一听这话,三个人就是冲铜牌来的,不过,他们要铜牌干啥呢,只有一种可能,罗瞎子指使他们过来的,他们都是当地的混混流氓,罗瞎子肯定用钱收买了他们。

    我说道:“我身上没有钱,啥也没有。”

    卖黑貂的家伙立刻把眼睛一瞪,“刚才坟头放的那东西,赶紧拿出来,别逼我们对你动手。”

    三个人如狼似虎,就凭我一个未成年,根本斗不过他们,我咬了咬嘴唇,“你们别动手,我拿给你们……”说着,伸手往怀里摸,同时,眼睛朝卖黑貂的这家伙身后一看,嘴里大叫了一声:“师父,有人欺负我!”

    三个人一愣,同时扭头朝身后看去,就在这一瞬间,我猫身儿从两个壮汉中间穿了过去,突出包围,撒腿就跑。

    三个人身后根本就没人,等他们回过神儿,卖黑貂的家伙大骂一声,上当了!

    这时候,我已经跑出去好几步,三个人大骂着在我身后追了起来。

    我那时候年轻瘦弱,身子轻盈,跑的速度极快,三个人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远,不过就在这时候,其中一个人,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狠狠朝我扔了过来,“嗵”地一声,刚好砸到我后心窝上,这后心窝也是个要命的地方。

    我就感觉心脏差点没从嘴里吐出来,紧跟着气儿就上不来了,心脏砰砰砰剧烈跳动,双腿一软,栽在了山坡上,当时就感觉后心窝给啥东西死死摁住了似的,生不如死,要多难受又多难受。

    三个人很快追了上来,卖黑貂的一边大口大口喘气,一边用脚在我身上乱踹,“你个小东西,还挺鬼的,我叫你跑、叫你跑……”

    “住手!”就在这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我在地上就是一愣,咋这么像是蓉蓉的声音呢?

    卖黑貂的家伙停下了脚,我翻过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真的是女孩蓉蓉,就见女孩一脸怒气,快速走了过来。我当即明白了,她肯定在我们离开以后,悄悄跟了过来。

    我一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嘴硬道:“你别过来,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女孩并不理会我,径直走了过来,这时候,其中一个家伙伸手过来要摁我,我奋力一甩胳膊,架开他的手,拳头打在了他脸上。

    这三个人,全是地痞流氓,没一个好东西,那人吃了亏,当即大怒,吼了一声,“你他妈还敢动手。”抡胳膊就要扇我耳光。

    这时候,女孩已经来到了近前,冷不丁抬起一脚,刚好踢在这人裆上,这人顿时惨叫一声,捂着裤裆躺地上了。

    其他两个人见状,就是一愣,他们可能没想到女孩下手能这么干脆,女孩狠狠拽了我一把,“还不快跑!”

    两个人撒腿跑了起来,我一边跑一边喊:“傻牛哥,陈道长,快过来帮忙呀!”

    陈辉他们,离着我这里并不算远,虽然看不见彼此,但是只要喊出一嗓子,他们就能听见。

    卖黑貂那个和另外一个顿时大怒,也顾不得地上那个,两个人恶狠狠朝我们追了过来。

    我这时候,被石头砸到的那股子难受劲儿还没过去,跑了没多远,给两个人追了上来,女孩见状,连忙挡在我身前,“不许你们碰他!”

    卖黑貂的家伙过来,一把将女孩扯到了旁边,“没你的事,滚一边儿去!”随即招呼另外一个家伙,“快搜他的身!”

    另外一个家伙过来一只手揪住了我,另一只手往我衣兜里摸了起来,我顿时奋力反抗,虽然当时年龄小、力气小,但是别人真想从我身上摸走点儿啥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在这时候,之前被女孩踢中裤裆的那家伙,拎了块石头冲了过来,显然是有点儿急眼了,不过,他没冲女孩去,拎着石头朝我过来了,嘴里大叫了一声:“我叫你他妈的不老实!”

    石头朝我胸口砸了过来,与此同时,就听旁边的女孩大叫一声:“小心!”

    我的身子顿时被人狠狠推了一下,与此同时,“砰”地一声闷响,女孩“哇”地一声,我脸上顿时一热,女孩一口鲜血喷在了我脸上。

    原来,女孩把我推开,用后背替我挡了一石头,我一愣神儿,大叫了一声:“蓉蓉!”

    女孩两眼一翻,瘫在了地上,嘴里和鼻孔里不停地有鲜血朝外涌出。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陈辉的声音,“黄河,你怎么了……”声音急促,似乎一边跑一边喊。

    三个家伙见状,全都愣了愣,卖黑貂的家伙冲砸石头的家伙大吼了一声:“你他妈傻呀,咱是来抢东西的,不是来毁人的!”

    我蹲在身子,一把将女孩抱进了怀里,歇斯底里大叫:“陈道长,你们快来呀,蓉蓉被他们打了!”

    我喊声没落,傻牛大吼了一声:“打死你们!”像头猛虎似的冲了过来。

    三个家伙见女孩昏迷吐血,又见我来了帮手,顿时露了怯,其中一个家伙叫道:“为了一千块钱不值得,我先走了。”痞子流氓就是这样儿,出了事儿比兔子躲的还快,没一个真正有种的,那家伙说完,撒腿跑掉了。

    砸石头的这个一看,扔了手里石头,转身也跑了,剩下卖黑貂的这个,似乎左右为难,给我撂下一句狠话,小子,来日方长,你给我等着!一转身,撒腿也跑了。

    也就前后脚的功夫,陈辉他们三个赶到了,傻牛见我满脸是血,顿时大叫一声:“气气?打死你们!”朝三个人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怕他出事儿,喊了一声:“别追了,回来吧。”傻牛气呼呼停下身子,转身回来了。

    女孩这时候,口鼻已经不再流血,但是脸色煞白、双眼紧闭,显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因为当时慌乱,我也没看清石头砸在了女孩啥地方,应该是啥要害,要不然不会成这样儿。

    陈辉喊了她两声,一点反应都没有,随后在她鼻子下面试了试,看了我一眼,说道:“气息很弱,必须马上送医院……”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都不敢去看女孩惨白的脸。

    傻牛要过来背上女孩,我冲傻牛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傻牛哥,还是我来吧……”

    毕竟女孩为了我才成了这样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一股子愧疚感,就感觉,自己之前不该怀疑女孩、冷落女孩……

    几个人把女孩扶到了我背上,我背着她,一阵阵的心酸,无论女孩是不是两世为人的老妖精,是不是下咒害过许多人,她对我是一片真心的,而且,从她为女鬼报仇的举动来看,她虽然一身邪术,却有一颗正义之心。

    这时候,也顾不得破啥铜牌了,再者说,也已经过了破铜牌的时辰,当然了,就算没过时辰,我也没心情再破什么铜牌了……

    一边背着女孩艰难地下山,我一边在心里默默祈祷:你快醒过来吧,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带你回家,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崎岖难行的山路,留下我一串串的懊悔与伤心,不知道背着女孩走了多远,我突然感觉双腿发软,再也迈不动步子了,身子一晃,差点没一头栽地上,整个人不但又累又乏,还精神恍惚。

    陈辉见状,连忙吩咐傻牛过来接替我,但是,我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愧对于女孩,感觉特别对不住女孩,我把傻牛推开了,“不用你们帮忙,我一个人把她背出山……”

    陈辉蹙了起了眉头,“你这样会耽误她的!”

    我看了陈辉一眼,没吭声,陈辉叹了口气,“我看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刚把女孩放到地上,女孩胸口居然剧烈起伏起来,“哇”地一声,又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几个人顿时一阵紧张,不过,女孩却缓缓地把眼睛睁开了。

    我们几个露出了喜色,女孩转动眼珠,朝我们几个看看,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师父,黄河哥哥,你们、你们都这么看着我干啥呀。”说着话,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女孩喘了几口气,艰难地又说道:“师父,您答应过我的……要带我去黄河哥哥家的……”

    我的眼睛红了,我冲女孩叫道:“不用你师父带,我、我带你回家……”

    女孩苍白的脸上露出无尽兴奋,“真、真呀黄河哥哥?”

    我使劲点了点头,“真的!真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女孩显得很欣慰,惨淡一笑,随即冲陈辉他们三个说道:“师父,您能不能和傻牛哥强顺,回、回避一下,我、我想跟黄河哥哥说几句话……”

    陈辉默默地点了点头,朝我看了一眼,带着傻牛强顺离开了。

    女孩扭过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黄河哥哥,我、我知道,我活不行了,在我临死前,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你不会死的,一定会没事儿的!”

    “你答不答应呀?”

    我狠狠地点了点头,“你说吧,什么我都能答应你。”

    女孩羞涩一笑,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你能像亲爱人一样,亲我一下吗?”

    我心里顿时一疼,狠狠点了点头,女孩无力地朝我伸出了双手,我赶忙把她抱进了怀里,狠狠地亲了她一下。

    女孩笑了,笑得很灿烂,回光返照似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趴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句:“我死以后,给我穿上那件白裙子,因为……因为那是你买给我的……”

    眼泪夺眶而出,与此同时,女孩的胳膊从我身上软软划落了下去……

    啊!

    我抱着女孩歇斯底里地仰天长嚎,泪如雨下……

    “要是我给人害死了,你会替我报仇吗?”

    扮过痴狂的疯,挣脱蜕变的痛;

    青春是一场接一场的梦;

    守着寂寞的夜空,回想往事如虹;

    这份感伤又谁来陪我;

    流浪天涯的我,不能同行的你……

    摘自吴奇隆的《梦不完的你》。

    黄河呀,你要去做什么?!

    报仇!!!
喜欢yellowknif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