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三十章 观摩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1-02 1:03 已读 28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饶是我胆子再大,也没见过这个,一屁股坐在了井边上,太吓人了!

    不由自主的,我的手居然也哆嗦起来,连忙从身上摸出一根烟,想给自己压压惊,不过,刚把烟点着,强顺房间里传出“啊”地一声惊叫,这时候,我都快成惊弓之鸟了,听见强顺惊叫,手又一哆嗦,刚点着的烟掉地上了。

    紧跟着,强顺的房门“哗啦”一声开了,强顺从屋里冲了出来,十分狼狈,大叫着:“黄河,救命呀黄河!”

    我连忙从地上站起了身,冲他喊了一声:“怎么了?”

    就见强顺脸色煞白,踉踉跄跄冲到我跟前,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屋、屋里有、有个……”话没说完,强顺低头朝他自己的裤子看了一眼。

    “有个什么?”我顺着他的眼神朝他裤裆上一看,湿了一大片,猛地一抖胳膊,“王强顺,你咋这么怂呢,从小到大咱啥没见过,你咋还尿裤子了!”

    其实我心里这时候,也在狂跳,强顺顿时快哭了,“你、你以为,我、我想尿呀……”

    就在这时候,强顺房间的房门,无风自动,吱扭扭¬¬¬——咣当!我跟强顺全是一激灵。

    吱扭扭——

    紧跟着,我屋里的房门,和陈辉他们堂屋里的房门,也先后无风自动地关了起来……

    咯咯咯——突然从井里传来一串女人的笑声。

    我跟强顺顿时再次一激灵,索性也就是我们俩了,要换成旁人,估计早就瘫地上了。

    一股子无名火从我脑子里窜了起来,我歇斯底里大叫一声:“你到底什么东西,有种出来!”

    一嗓子下去,井里的笑声不见了,堂屋、东屋、西屋,三处房门同时“哗啦”一声,全部无力地敞开了,刚才几扇风门看着像是被啥东西控制了,这时候,那些东西似乎放弃了控制权,就见其中一扇房门,兀自在那里忽闪忽闪晃动着。

    我扭头问强顺,“你刚才在屋里到底看见了啥?”

    强顺怯生生看了我一眼,“被……被……”

    “被啥呀被呀!”我急道。

    “被、被窝里,有个人手,想、想抓我,我一看,是一个没、没头的女人,钻、钻我被窝里咧……”说着,强顺腿一软,差点儿没软地上。

    我打量了强顺一眼,“不就是个无头女鬼嘛,有啥可怕的。”

    “她、她钻进了我被、被窝里,你、你说吓人不吓人……”

    我一拉他,“走,到你屋里看看。”

    强顺顿时一阵踌躇,“你、你去吧,我、我不敢。”

    我说道:“那也行,那你就在院里呆着吧。”

    强顺一听,扭头朝那口井看了一眼,“我、我还是跟你进屋吧。”

    乌漆嘛黑的,两个人走进了强顺屋里,我把火机打着,举起来朝屋里一照,一切正常,强顺也接着光亮,怯生生朝自己屋里看了看,我问道:“那无头女鬼在哪儿呢?”

    强顺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我拉着他来到床边,就见床上的被子,已经掉在了地上,床铺上一滩湿痕,我扭头又问道:“这是你尿上去的?”

    强顺顿时一脸冤枉,“我在床上的时候,还没尿咧,这、这……这肯定是那个没头的女人留下嘞!”

    “那女人尿的?”

    强顺狠狠掐了我一把,“都啥时候咧,你、你还开玩笑!”

    举着蜡烛在强顺屋里转了一圈,啥也没发现。这时候,整个院子似乎都消停了下来,之前那种阴气森森的感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像这些个妖魔鬼怪都退却了似的。

    拉着强顺又来到院子,院里也再没啥异常,我对强顺说道:“这些东西好像都走了,你现在把阴阳眼弄开看看吧。”

    强顺又狠狠掐了我一把,“不开都给我吓尿咧,开了,你真想吓死我呀!”

    拉着他又来到井边,打着火机往井里照了照,井里似乎也啥异常都没有了。于是,我安慰强顺,“你别怕了,可能就是些过路的,闹完以后都走了。”

    强顺不相信,说道:“不管你咋说,今天夜里,我等跟你睡一块儿。”

    两个人又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真的再没啥异常出现,强顺顿时显得放松了不少,我一拉他,“走吧,回我屋里,一起睡。”

    回到我屋里,我用火机照了照,我屋里也没啥异常,不过,强顺尿了裤子,我不想让他睡我的铺盖,给了他一条单子,让他铺到地上,把裤子脱了,躺地上睡。

    这时候,距离天亮已经没几个小时了,我俩各自躺下,但是,谁还能睡的着?

    就这么干瞪着眼挨到天亮,在这个几乎无人的小村里,稀稀落落还住着几个老人,其中一个老人自己在家里养着几只鸡。

    鸡叫三遍以后,我跟强顺全都起来了,饭店里因为还卖着早餐,四五点就得起来熬汤备料,两个人全是身困体乏,平常这时候起来,都要到井边打点水,洗洗手脸的,这时候,想起昨天井里那个女人头,谁也没欲望洗了。

    我凑到井边朝里面看了看,由于天还不够亮,井里看起来以后黑漆漆的。

    锁上院门,我们很快来到了饭店,这时候,厨师大哥已经来了,忙着做早点,陈辉跟傻牛也在帮忙做早点。

    由于这几天我跟强顺很少回去睡,都是一直在店里看店来着,我一拉强顺,想过去问问陈辉,他们在住处那几天,遇上啥怪事儿没有。

    等我们来到陈辉跟前,陈辉朝我们俩一看,就是一皱眉,问道:“你们俩怎么了,昨天夜里没睡好吗?”

    我们俩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我小心翼翼问道:“道长,你们这几天,晚上在那院里,没发生啥事儿吧?”

    陈辉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没发生什么事,怎么了?”

    强顺顿时叫道:“那院里不干净,井里有个女人头,我、我屋里还有个没头的女人!”

    陈辉闻言,愕然地看向了强顺,说道:“不会吧,你是不是夜里做的梦?”

    强顺叫道:“您不信问黄河呀,黄河也看见咧。”

    陈辉又看向了我,问道:“那院里真的不干净吗?”

    我点了点头,“那院里确实很奇怪。”说着,我朝强顺看了一眼,“我没看见没头的女人,不过,我看见了井里的人头,还有,您和傻牛哥睡的那个堂屋里,也有东西,像是一条蛇。”

    “蛇?”没等陈辉说啥,强顺叫道:“咋还有一条蛇嘞?”

    我说道:“我当时怕你害怕,就没敢跟你说。”

    陈辉顿时蹙起了眉头,说道:“我跟傻牛住的这几天夜里,没发生过什么事呀。”

    就在这时候,傻牛傻乎乎凑了过来,“有捏,有捏师父……”我们三个同时看向了傻牛,傻牛傻乎乎说道:“有、有很多捏,有一个姐姐,有一个长虫,还有三个小气气,还有,还有一只大走……”(走,就是狗,傻牛总是把“走”跟“狗”弄混。)

    听傻牛这么说,我们三个顿时面面相觑,我连忙问道:“傻牛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傻牛狠狠点了点头,“真捏,它们、它们总在我跟师父做功课的时候,过、过来……”

    “做功课的时候过来?”我把眼睛从傻牛身上转到了陈辉身上,问道:“道长,这是咋回事儿?”

    陈辉默不作声沉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陈辉似乎回了神儿,上下打量了傻牛几眼,兀自说了一句,“难道我这徒弟要悟道了吗?”

    我连忙问道:“道长,您这话啥意思?”

    陈辉连忙把眼睛从傻牛身上挪开了,给我们解释道:“我听师傅说过,凡是要悟道的人,就会有很多修行的灵物偷偷过来观摩,从别人的悟道过程中领悟真谛。我们师徒做功课,既然有这么多灵物过来偷看,只能说,我们两个其中一个,可能是要悟道了。”

    听陈辉这么说,强顺说道:“那肯定不是傻牛哥,肯定是您要悟道咧。”

    陈辉一摆手,“早些年,师父就说过我,我的悟性虽然高,但是道缘极差,想要有一番成就,必须要有一番非常的磨难。”说着,陈辉又看向了傻牛,说道:“傻牛虽傻,但灵台清澈,悟性虽差,但道根干净,很有可能是他。”说着,陈辉露出一脸的欣慰,似乎能教出一个修真悟道的徒弟,是上苍对他最大的褒奖。

    傻牛傻乎乎的,听不明白陈辉在说什么,见陈辉欣慰地对着他笑,他也傻乎乎的傻乐,但是,强顺叫道:“道长,要是依着您这么说,那俺们每天晚上还咋睡觉呀,那些东西,还不得天天去咱那里闹哇!”

    陈辉说道:“要不了几天了,等傻牛悟道初成之后,那些观摩的生灵自然会离开。”

    听陈辉这么说,我当时都感觉到新奇,还有观摩别人修真悟道的,尤其是那女人头,她也是在观摩吗?还有啥,蛇呀狗的,这不是满院子群魔乱舞了吗?

    我一合计,不行,今天晚上,我也得去观摩观摩……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