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一十一章 异乡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0-29 21:02 已读 25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我话音一落,大花蛇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光,我能看出来,它眼神里有激动也有感激,大花蛇没再说啥,又趴回了地上,看样子,要接着装死。

    我抬头朝不远处的瘸子两口子看了看,就见两口子一边朝我们这里张望,一边交头接耳,好像在嘀咕着啥,我扭头又朝陈辉他们三个看了看,强顺蹲在山坡上正在抽烟,陈辉站在傻牛对面,好像正在训斥傻牛,傻牛低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随即大声招呼了他们几个一句,“你们都过来吧,好了。”

    闻言,两拨人同时走了过来,瘸子两口子这时候显得迫不及待,首先走到我跟前,我看了他们一眼,直截了当对他们说道:“大叔、大婶,这条大花蛇对我哥有恩,你们不能带走。”

    瘸子两口闻言,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显得毫不意外,而且,看着比之前还坦然了许多。

    瘸子当即朝我一拱手,说道:“小兄弟,既然你不想我们把蛇带走,那我们就做个顺水人情,给你留下吧,不过呢……我们两口子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感觉瘸子这要求不是那么好答应的,刚才两口子看着我们这里嘀嘀咕咕的,弄不好就是在商量这个呢。

    瘸子冲我一个赔笑,说道:“这要求很简单,这蛇留下,你跟我们走一趟。”

    “啥?我跟你们走一趟?”我立马儿把眼睛珠子瞪大了。

    邋遢妇女连忙给我作了个揖,说道:“小兄弟,你法力高强,可比这条蛇强多了,你要是能跟我们回去,救我们儿子一命,我们就把这条蛇送给你。”

    我蹙着眉头朝妇女看了一眼,没想到这阴险的两口子,居然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瘸子见我不是太乐意,连忙说道:“你要是能救我们儿子一命,你要什么我们给你什么。”说着,瘸子朝妇女示意了一眼,妇女连忙从身上掏出之前那颗珠子,瘸子接过珠子递向了我,“小兄弟,这个你先拿着,这算是定金,将来你治好了我儿子,要什么我们给你什么!”

    我眉头蹙的更紧了,真没想到为了救大花蛇,要把自己搭进去了,我问道:“你们怎么能确定我能救你们儿子?”

    瘸子说道:“我们两口子活了半辈子,遇人无数,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小小年纪不但道行高深,还浑身上下冒金光,说不准你就是天生的大罗金仙转身,到人世间救苦救难来了……”

    瘸子话音没落,邋遢妇女连忙帮腔,“对对对,我们儿子的病,要是请你过去看看,一定能好起来的!”

    我舔了舔嘴唇,这两口子,真是“能屈能伸”,伸起来不要命,屈起来不要脸,这话说的我,一点推辞的余地都没有了。

    陈辉在一旁问道:“你们儿子得的什么病?”陈辉在黄花观的时候,看过几本青石道人留下的医书,对医药方面还算了解。

    瘸子两口子闻言,立马儿转向了陈辉,邋遢妇女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病,反正就是怪病。”

    陈辉又问:“什么症状?”

    妇女答道:“就是整天迷迷糊糊的,谁也不认。”

    我一听,说道:“这应该是丢了魂吧?”

    妇女看向我说道:“看着像是丢了魂儿,不过,他爹给他看了看,不是丢魂儿。”

    “那是怎么回事?”陈辉又问。

    妇女又看向了陈辉,无奈地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呀,后来,我们找了个同行看了看,说孩子的大限到了,得给它续命……”

    我一听,低头朝地上的大花蛇看了一眼,问道:“你们抓这条蛇,不会就是为了给你们儿子续命吧?”

    邋遢妇女脸色顿时一窒,扭头朝瘸子看了一眼,两口子一对眼神儿,瘸子“唉”地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真是慧眼,什么事都瞒不住你,不错,我们抓这条蛇,确实是为了给我们儿子续命。”

    我立时把眉头皱的更紧了,不痛快地说道:“那你们叫我跟你们回去啥意思,难道要拿我的命,给你们儿子续命?”

    两口子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们怎么敢对你这么做呢。”妇女说道:“你身上有金光,跟普通人不一样,我们刚才一直在商量,把你请到家里,你一定有办法救我们的儿子。”说着,妇女朝地上的大花蛇看了看,“就算我们把这条蛇带回去,也只能给儿子续几年的命,治不了他的病。”

    我点了点头,听明白了,不过,他们这种以命换命的法子,太损阴德,他们儿子病能好才怪呢,这么弄下去,不但他们儿子病好不了,他们两口子也得搭进去。

    陈辉这时候似乎也听明白了,紧紧皱起了眉头,随即,陈辉把我拉到一边,小声对我说道:“黄河,我看你还是跟他们走一趟吧,就算不为他们,也要为了这些无辜的修行牲畜。”

    陈辉的意思,我要是不帮他们,他们可能会继续残害这些修行的牲畜,可是,我有啥本事救他们儿子呢?除了自己身上会冒点儿金光,会点儿驱邪的小手艺以外,丁点儿道行没有,之前的那个法力高强的“我”,并不是我,是黑貂。

    我无奈地看了陈辉一眼,蠕动了一下嘴唇,我怕自己过去也是无济于事。

    还没等我说啥,陈辉叹了口气,又说道:“黄河呀,这就是你的命,一个多月前,我劝你离开,你不听……”

    陈辉说到这儿,不再说下去了,又叹了口气。我一回想,还真是,陈辉之前劝我离开这里,到别处另找其他破铜牌的地方,我没听,执意要留下,陈辉当时还说了那么一句:都是天意,非人力所能违之。

    我当时要是听了陈辉的话,直接离开这里,恐怕也不会遇上这么多事儿了。

    陈辉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这或许就是你命里注定的,我们三个陪你一起去!”

    有时候“命”是天注定的,有时候,也是自己作出来的。

    陈辉跟我说完,我把心一横,去就去吧,大不了到那里以后,死马当活马医呗。其实当时呢,我打心眼里不愿意管这两口子的闲事儿,就这两口子的人品,心狠手毒、奸猾多端,他们要是不遭报应,那就没人能遭报应了。

    最后,我点头答应了瘸子两口子,两口子当即欣喜不已,连连冲我道谢。

    邋遢妇女帮着傻牛,把大花蛇放到了傻牛肩上,傻牛扛着大花蛇朝深山里走去。

    我们三个领着瘸子两口子,一起来到了我们的住处,虽然瘸子两口子一直都没说他们具体是哪儿的人,但是,听他们的口气,他们家离这里还挺远的,估计我们这一去得好几天。

    我们家里呢,还有一摊子行李,人走了行李不能留下,也得收拾收拾一起带走。

    收拾好行李,傻牛还没回来,瘸子两口子就坐在屋里跟我们闲聊,主要是问我们,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为啥沦落到了这里,还住这么破旧的房子。

    我们当然不会跟他说实话,当然了,陈辉是出家人,不会撒谎,谎都是我撒的,我就跟瘸子两口子说,我们确实不是本地人,不过,我们也不是沦落到这里的,我们是为了历世修行才四下流浪的,来到这里,见这里的山不错,有灵气,就停下来住一阵子。

    交谈期间呢,瘸子两口子也发现了,我和强顺两个,跟陈辉不是师徒关系,不过,这也影响不到啥,不是师徒也是长辈,再怎么样,他们也不敢对陈辉不敬。

    天快亮的时候,傻牛回来了,不过,当着瘸子两口子的面儿,我们没敢问他把大花蛇放哪儿了。

    瘸子两口子当即催促我们,天色不早了,赶紧跟下山走吧,这时候就算到镇子上坐车,到他们们家天也得黑透了。几个人背上行李,跟着瘸子两口子下了山。

    路上,瘸子走的慢,走走停停的,日上三竿的时候,这才来到了镇子上。

    瘸子两口子在镇子请我们吃了顿饭,算是早饭吧,之后,他们两口子去镇子上找车,我跟强顺到各自的饭店请了个假,强顺那里请假没啥问题,有厨师大哥呢,请多少天都没事,我这里不行,跟老板一请假,老板说了我几句,说我这几天,神神经经、奇奇怪怪的,还总是请假,不想干就别干了。

    我一合计,不干就不干了,强顺那饭店,现在厨师大哥说了算,强顺跟我商量过,让我去他们饭店,随即,我就直接辞职了,反正又不要工钱,直接走人,没啥经济纠葛。

    等我们请完假,瘸子两口子也在镇子上找了一辆出租车,就是那种七人座的面包车,过去的出租车都是那样儿的。

    坐上面包车一路朝南,后来好像又朝东走了,具体的方向跟位置,我到现在都不是太清楚,不过,这面包车并没有把我们拉到地方,大概走了三四个小时,不再往前走了,可能是出了他们的地界,面包车司机不想再往前走了。过去那些出租车司机,安全没有保障,拉几个客人,最后让客人给抢了的情况,屡见不鲜,当然了,那时候黑车也多,把客人拉到陌生的地方,勒索抢劫客人的也不少。

    最后,面包车司机把我们载到了一个镇子上,瘸子付了车钱,我们又镇子上吃了顿饭,随后,瘸子又在这个镇子上另找了一辆面包车。

    当时,具体是往哪儿去的,不知道,就知道大概方向是朝东的,我现在估计,那地方,好像是湖北省跟安徽省的交界地,好像是,不确定是。

    天快擦黑的时候,我们来到了地方,这地方具体是哪儿,还是不知道,可以说,两眼一抹黑。

    我就记得,那算是一个镇子,但是十分荒凉,镇子周围不是水就是山。

    瘸子他们家,在镇子东南方向,是个挺大的独院,两层的楼房,院门口的门楼很高,门楼里还粘着山水画一样的彩色瓷砖,院墙都是那种淡绿色、带有颗粒感的磨砂面儿,整个看上去豪华气派,就他们家这大院子、高房子,在他们镇子上,可以说数一数二了。

    我到他们这宅子就满心疑惑,问瘸子,你们家弄的这么好,你们俩咋穿的这么破呢。

    瘸子笑了笑说,出门在外,穿得越破烂,越没人注意,身上就算带上一件价值连城的物件儿,别人也不会来抢他们。之后,瘸子还反过来还说我们,你们几个穿的不是也不怎么样,却个个是高人。我们几个当即苦笑了一下,我们是真穷,你们装穷,不能同日而语呀。
   两扇大门紧闭着,在其中一扇大门上面,还有一道一人多高的小门,瘸子两口子似乎没带钥匙,邋遢妇女上前喊的门,没一会儿,门里有个女孩应了一声,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传来,小门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十八九的女孩,不但身材苗条,脸蛋儿长的也很漂亮,强顺一看,当即把嘴捂上了。

    女孩跟瘸子两口子打了声招呼,两口子应了一声,转身引我们进门,女孩连忙闪到门边,警惕地看了我们几眼,我跟强顺、傻牛她倒是没太在意,主要是看陈辉,也不知道在看啥,虽然长的很漂亮,但是感觉她跟瘸子两口子一样,鬼鬼祟祟的。

    瘸子他们家的院子挺大的,半院子种的都是花草,还有座水池假山,看着赏心悦目的,不过在我看来,花草假山虽然好,但是拥有它们的人不怎么地道。

    这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进了屋以后,我打眼朝屋里一看,屋里灯光明亮、豪华气派,沙发、大彩电、大冰箱,复古式的木头茶几,茶几上还摆着镶金边的茶壶、茶盏等等。白皙的墙面上还挂着几幅古色古香的字画,客厅里还摆放着一个古董架,上面全是各式各样的瓷瓶,有大的有小的。

    陈辉朝墙上的字画多看了几眼,瘸子就赶紧给他解释,说啥,其中一副是苏东坡的真迹,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不过,我们并不在意这些,谁的真迹在我们眼里都是废纸,还不如俩馒头一壶水来的夯实。

    瘸子忙着给我们泡茶,邋遢妇女吩咐那女孩赶紧做饭去,都饿了。女孩离开的时候,又偷偷打量了陈辉几眼,我感觉她挺诡异的,不过,瘸子两口子都不是啥好人,这女孩诡异当然也并不稀罕。邋遢妇女随后又跟我们打了声招呼,说是要去洗漱一下换件衣裳。

    瘸子给我们泡好茶以后,还没等我们喝,他就迫不及待把他儿子从一间卧室里领了出来,与其说是领,不如说是扶出来的。

    等瘸子一瘸一拐扶着他儿子来到客厅,我们几个打眼朝他儿子一看,除了傻牛以外,我们三个全都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就见瘸子这儿子,哪儿还有人样儿呀,整个就像具从坟地里刨出来的干尸,黑瘦的黄色人皮,包着一副清晰可见的骨头架子,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头顶上,光秃秃的没剩下几根头发,眉毛也几乎没了,眼皮耷拉着,一双眼睛挺大,不过,眼睛里泛着一层阴森的暗红色,红色里似乎还带着几许绿光,就跟电影里那些僵尸的眼睛似的,满脸老树皮一样的皱纹,连嘴唇上都是皱纹。

    整个人看上去,比瘸子老的多,感觉就像瘸子的爷爷刚从坟墓里爬出来了,两分像人八分像鬼,就这样儿的“鬼儿子”,居然还能喘气儿活着,在正常人看来都是件诡异的事儿。

    瘸子扶着他“鬼儿子”坐到了我们对面的沙发上,我连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把瘸子拉到一边儿,我蹙着眉头问瘸子:“大叔,你这儿子的情况……咋不像你之前说的那么简单呢?”

    瘸子扭头朝沙发上的“鬼儿子”看了一眼,一脸无奈,点头说道:“小兄弟呀,我们两口子先前都跟你们说过了,是怪病,你看看我儿子现在这样儿,你能看出他多大了吗?”

    我看了瘸子一眼,心说,你要不说他是你儿子,我以为他是你爷爷呢。当然了,这话不能说出口,我没吭声儿,装作很迷茫地摇了摇头。

    瘸子叹了口气说道:“他今年才二十岁出头,没得病的时候,高高壮壮,你看看他现在……”瘸子话没说完,又叹了口气,一脸的悲痛,他这悲痛我能看出来,打心眼里发出的,没有掺半分假。

    我也朝瘸子的儿子又看了看,就这样儿的,一看就知道活不了几天了,怪不得瘸子两口子要抓有灵性的动物给他们儿子续命。

    瘸子随即低声下气催促我,“小兄弟呀,你不是一般人,赶紧给我儿子看看吧,就当我瘸子求求你了……”

    我无奈地看了瘸子一眼,我只看鬼神邪事儿,像这种奇奇怪怪的事儿,我咋看呢?

    这时候,陈辉起身走到“鬼儿子”跟前,把“鬼儿子”打量了几眼,随即皱起了眉头,最后朝我看了一眼,意思是叫我过去看看。

    我干咽了口唾沫,算了,看看就看看吧,死马当活马医呗,就算看不好也不能怪我,我只是一个驱邪驱鬼的,不会给人看这么怪的病。

    我走过去坐到了“鬼儿子”身边,“鬼儿子”这时候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不过眼睛睁的挺大,我朝他眼睛里一看,目光呆滞,跟死鱼眼差不多,里面没有半点色彩,给我第一感觉就是,这只是一具会喘气的干尸。

    随后,我抓起“鬼儿子”的一只手腕,给他把了把脉,脉象极乱,毫无规矩可言,从脉象里传出来的气息也不稳定,时急时缓,身体里好像有啥东西,但又好像啥也没有。当时我毕竟年轻,经验少阅历又不足,再加上从没听奶奶说过这样儿的怪病,把脉结果没把出个啥,就知道他这个“病”的不轻。

    把完脉我问瘸子,“大叔,你儿子这情况多少天了?”

    瘸子赶忙回道:“有两个多月了,一开始还好点儿,后来越来越严重,找人看也看不出什么,我们有个同行就说……”

    我冲瘸子摆了摆手,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又问道:“两个多月前,他是不是遇上过啥事儿,比较特殊点儿的。”

    我这话一出口,瘸子当即一愣,停了好一会儿,扫了我们几个一眼,吞吞吐吐说道:“两个多月以前……我们一家三口挖了一座古墓……”

    我一听,跟陈辉对视了一眼,陈辉显得有些惊讶,不过他并不知道啥,我这时候心里已经很明朗了,之前大花蛇跟我说过,瘸子两口子可能是盗墓贼,身上有股子坟墓里的腐臭味儿,瘸子现在这么一说,坐实了大花蛇的话。

    瘸子顿了顿又说道:“从墓里出来以后,也没什么事儿,后来回到家里没几天,儿子先是像失心疯了似的,乱跑乱叫,看着像是鬼上身,可是,给他用治鬼上身的方法试了一下,不管用,我们两口子,只能把他捆上了。又过了几天,精神开始恍惚,倒是不跑不闹了,就是谁也不认识了,呆呆傻傻的。”说着,瘸子示意我看他“鬼儿子”,“就一直成了这样儿,也不说话,跟死人没什么不一样了,又过了半个月,开始掉头发、变瘦……”

    瘸子说到这儿,我打断他问了一句,“他还能吃饭吗,不会是饿的吧?”

    瘸子连忙说道:“能吃饭,而且吃的还挺多,你只要喂他,他就一直能吃,不知道饥饱。”

    “能吃还这么瘦?”

    瘸子一脸无奈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后来我们怀疑,墓里可能有啥不干净的东西,不过,每次下墓之前,我都用眼睛看过,这次的墓里,什么都没有。”

    “那这到底是咋事儿呢?”我又问道。

    瘸子苦笑了一下,“小兄弟呀,我们要是知道是咋回事儿,不早就解决了嘛。”

    我点了点头,“那倒也是。”

    瘸子一脸无奈,“小兄弟,你看我儿子这病……应该是怎么回事呢?”

    我抬头看了瘸子一眼,心说,我哪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盗墓不是啥好事儿,再加上你们两口子都不是啥好人,肯定是你们自己作的,不过,这话不能说出口。

    我舔了舔嘴唇,说道:“大叔,其实呢,我的道行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高,要是依我来看……你可能就是,就是过去做了啥错事儿,现在报应到你儿子身上了,你仔细想想,你以前做过啥错事儿没有?”

    我这话一出口,瘸子立马儿就愣住了,像他这样儿的人,估计除了坏事儿,就没做过好事儿。

    停了好一会儿,瘸子吞吞吐吐说道:“要说错事,我也没做过,不过……从小我就有这眼睛,家里呢,几辈人都是以盗墓为生,从小就带着我下墓,是不是……我挖的墓太多,儿子遭报应了?”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心说,原来还是个盗墓世家呀,我忙跑题的问道:“你的眼睛是咋回事儿呀?”

    瘸子当即露出一丝自豪之色,说道:“我的眼睛能看出地里的气场,我只要到一个地方,就能看出哪里有墓葬。”

    “彻地眼?”一旁的陈辉惊讶道。

    瘸子看了陈辉一眼,“老道长,你说……什么眼?”

    陈辉说道:“我过去听师傅说过,世上有通天彻地之人,眼睛和普通人不一样,又有通天眼和彻地眼之分,通天眼能看天国神仙,彻地眼能看地狱鬼怪,你既然能看地气,应该就是彻地眼。”

    瘸子闻言愣了愣,说道:“这个我倒是没听人说过,不过,知道我有这眼睛的人也不多,小时候听我爷爷说,这不是我天生的,是在我出生以后,他用秘法给我炼制的,从我出生那天,到我三岁那年,整整炼了三年,不过,我爷爷死后,这秘法也就失传了。”

    瘸子说完,当即回了神儿,立马儿转移了话题,说道:“我们不说这个了,还是说我儿子吧。”转而,瘸子看向我问道:“小兄弟,要是真因为我挖墓遭了报应,你看该怎么办呢?”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你不是找过很多人看嘛,那些人就没一个说你是挖墓遭报应的吗?”

    瘸子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找的……其实都是跟我们一样的同行,他们怎么可能说盗墓遭报应呢。”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