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零四章 梦境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0-28 21:29 已读 283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大花蛇当即暴怒,大喝一声:“黑老六,你连伤鼠家三命,今天饶不得你了!”喝完,大花蛇快速朝我滑了过来。

    我抬起头“呸”地把公老鼠的血从嘴里吐出来,心说,你来吧,老子今天豁出去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不过就在这时候,我眼前突然一黑,紧跟着,就感觉天旋地转、四肢无力,在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身子晃了几晃,再看眼前的景色,一黑一白,大脑逐渐要失去意识,我知道,到时候了,不过,我就是硬撑着一口气不愿意倒下,迷迷糊糊中,就见大花蛇冲到了我跟前,我想让自己拉开阵势迎战,但是,浑身上下已经不听使唤,突然,我听见“噗通”一声闷响,好像有啥东西砸在了我跟大花蛇之间,不过,我这时候已经没法儿去看了,再也撑不住了,眼睛一闭,脑袋一耷拉,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去多久,冷不丁的,“刘黄河,快醒醒快醒醒,老师来了!”

    “啥?”我一个激灵,顿时醒了过来,啥老师来了?

    打眼朝周围一看,顿时愕然,就见自己坐在一间明亮的教室里,正是我之前上学的那间教室,这时候,教室里静悄悄的坐满了我熟悉的同学。

    就在我醒来的这一霎那,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我下意识扭头又朝自己的同桌一看。

    “慧慧?”

    胡慧慧这时候看着我,满脸得意的笑容,“要不是我喊醒你,今天你就该站墙根儿了。”

    我眨巴了两下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儿,一脸茫然。

    语文老师走上讲台,把课本放到教科桌上,双手摁着桌面,扫了我们一眼以后,对我们说道:“今天是咱们初三应届毕业生,复习开学的第一天……”

    “啥?复习开学?”我有点儿懵了,怎么回事儿,这不对吧,我不是、不是……下意识朝强顺所在的座位上看了一眼,强顺居然老老实实地在他座位上坐着。

    语文老师这时候继续说着:“两个月后,就是中招考试,是决定你们命运的一刻,要么,你们回家种地,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要么,考上高中,将来再考上大学,出人头地……”

    一听语文老师这话,我更懵了,摸摸嘴角,嘴里似乎还残留着从老鼠脑袋里迸流出的腥咸味道,我不是跟着陈辉去流浪了么,咋又回到学校上学了呢?那两只死老鼠呢、还有那一只大花蛇呢?我忍不住低头朝身边看了看。

    “刘黄河!”

    我顿时一激灵,抬头朝讲台上一看,就见语文老师正对我怒目而视,“刘黄河,不好好听我讲话,找什么呢,站起来!”

    我慢吞吞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全班四十几同学,四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了我,我一脸茫然,这眼神儿、这场景,看着咋这么真实呢?暗暗伸手往自己大腿上可劲儿一掐,顿时一咧嘴,疼!

    “叫你站起来很不满意吗,还敢咧嘴,站到后边去!”

    胡慧慧满是同情地看向了我,我羞涩地看了她一眼,下意识又朝强顺偷眼一看,强顺个儿小,从小就在前排第一组坐着,这时候,他冲我歪着脑袋呲着牙,一脸的幸灾乐祸,看上去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我转身离开座位,站到了后墙根上,一直老老实实的站了两节课,后两节课老师似乎这才把我想起来,让我坐回了座位上。

    胡慧慧当时问我:“刘黄河,今天咋怪怪的呢,是不是放一个礼拜的假,玩儿疯了呀?”

    我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该咋回答了,直到这时候,我还没闹明白咋回事儿,眼前的一切,要说是梦,却真实的跟真的一样,而且,手掐在大腿上,还疼的要命。转念一寻思,难道说,跟着陈辉流浪的那些事儿,都是我上课前睡觉,做的梦么?

    第三节课下课以后,我试着问了问强顺,认不认识一个老道士,名字叫陈辉,强顺摇摇头,我又问,那还记不记得,有一个大个子,名字叫傻牛,强顺又是摇摇头,一脸的茫然不知,好像这些事儿,真的从来都没发生过。

    我随后搜肠刮肚的把那些前后经历想了一遍,历历在目,不可能是假的,也不可能是自己做的梦,这肯定是哪儿出问题了。

    放学后,强顺跟过去放学后一样,又是老一套,一只手扒在我肩膀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给我搭到肩上,我两个肩头,一个背着书包,一个驮着他。

    走着走着,胡慧慧出现在了前面,我当即揪了强顺一把,招呼他,“走快点儿。”

    强顺挺不乐意,懒洋洋的说道:“干啥呀?”

    我说道:“胡慧慧在前面,咱追上她一起走。”

    强顺一听,顿时像看外星人似的看向了我,问道:“黄河,你咋了?”

    我也看向了他,“没咋呀。”

    强顺说道:“过去,你可不是这样儿呀,你每次都是在胡慧慧屁股后头跟着,想跟她一起走,就是不敢。”

    我顿时苦笑了一下,那是过去了,现在经过一年的跌爬滚打,别的没啥,脸皮比过去厚了不止一层,要饭练出来的。

    我把强顺的手从我肩膀上扔下来,快步追上了胡慧慧,冲胡慧慧一笑,胡慧慧也冲我笑了笑,说了我一句,“你今天走的挺快嘛。”

    回到家里,我父母、我奶奶,弟弟黄山,都在家,我看见他们激动的都想哭,虽然很奇怪,但是,最起码的我又见到了他们,不过,我在他们面前表现的并不是特别激动,我怕他们接受不了。

    当时是中午,吃过中午饭以后,奶奶回她自己屋里休息,我跟着就进去了,到屋里以后,我试着问她,“奶奶,陈辉陈道长有没有来过咱家呀?”

    奶奶听了,思量一会儿,最后“哦”了一声:“你说的……是西村的小辉子吧?”

    我点点了头,奶奶说道:“他咋会来呢,文革的时候,他师傅给红卫兵逼死,他带着师弟跑进了山里,打哪儿以后,再也没他的信儿咧。”

    我一听,有点儿不甘心,又问:“奶奶,您确定陈道长没拿着四水令来咱家找过您吗?”

    奶奶疑惑地打量我几眼,“黄河,你今天是咋了,奶奶虽然老了,还没糊涂,他要是来过,我还能不记得么?”

    我苦笑了一下,紧紧皱起了眉头,奶奶的,难道跟陈辉一起流浪要饭的经历,都是我做的梦?忍不住又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依旧疼的要命,心里顿时不免有些失望,也有些庆幸。庆幸的是,我再也不用经历那些苦难,又可以在家里衣食无忧了。失望的是,那些经历虽然困苦,却莫名其妙地叫我觉得很充实,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令人神往。

    接下来的日子,很真实,我几乎都快淡忘要饭流浪的那些日子了,感觉那就是一场梦。

    上学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复习又复习,枯燥单调又乏味,唯一值得窃喜的,就是每天都能看见慧慧。

    一转眼的,两个月过去了,我这时候,已经完全适应了眼前生活,把流浪、要饭啥的那些,全都抛在了脑后,我要上高中,然后考大学,将来出人头地。

    不过,就在中招考试来临的前几天,胡慧慧看上去有些情绪低落,我问她怎么了,她突然跟我说,以后再上学,恐怕就要去外地了,我们俩不见得能考进同一所学校,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做同桌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一阵难受,过去那时候,也没个QQ、手机啥,座机电话才刚刚在我们那里兴起,村里装电话的都没几家。等到时候考试完了,都到外地上学了,将来想见个面都难了。

    胡慧慧说完,隔着教室的窗户,朝北边山上看了一眼,又说,长这么大,山离的这么近,却没到山里玩过,很想去山里看看。

    要依着过去,我可能会说,嗯,我也没去过几次,然后,就不会再有下文了。

    不过,我的回答是,咱俩明天一起到山里看看吧,我也没去过。

    胡慧慧一听,露出了笑容。

    第二天,不上课,两个人各自骑一辆自行车,很快来到山边,自行车上不去山,锁在山下,两个人一起山上,不知道往山里走了过久,眼前出现了一片树林子,胡慧慧冷不丁的一转身,说了句,“刘黄河,到你该醒了……”

    我顿时一个激灵,把眼睁开了,眼前黑乎乎的,不过,我很快发现,自己在一团草窝里躺着,周围似乎是一片树林子,我心说,我怎么睡着了,慧慧呢?

    就在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动物出现在了我视线里,我扭头朝它一看,它在我身边像狗一样坐着,正低头俯视着我。

    我一下没回过神儿,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个什么东西,迅速从地上坐了起来。

    这东西连忙四脚着地,朝后退了几步,“你终于醒了。”

    我心里一惊,这东西怎么……后面的话没想完,我意识过来了,黑貂!连忙低头朝自己身上一看,胳膊、腿、衣裳,都是我自己的。

    看看黑貂,再看看我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儿,慧慧呢?从地上站起身,打眼来回一找,周围是树林子,林子里虽然黑,但也能看个大概,就见树林子里除了黑貂,就剩下我了。

    我顿时又懵了,这到底是梦还是真的,到底哪个才是真的?我还要考试,考高中、上大学呢,咋又回来流浪要饭啦?

    黑貂突然又说道:“刘兄弟,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一场美梦,还不想从梦里醒过来,该醒醒了。”

    闻言,我低头朝黑貂看了一眼,整个人混乱了,到底哪个才是梦,哪个是真实的,忍不住伸手又一掐大腿,疼呀,疼的要命,难道都是真的?

    黑貂又把身子像狗一样坐了起来,冲我双手作揖,说道:“刘兄弟呀,谢谢你了,因为你的帮忙,我的劫已经过去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连忙叫道:“你等等,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黑貂说道:“现在才是真实的你。”说着,黑貂朝整个林子里看了看,“这片林子,被我摆下了法阵,凡是进来的活物,都会魂魄出窍,走进一个幻境,在幻境里游荡,那些幻境,都是他们心里最好的美梦,只要进入那些幻境,都不想再回来,我喊了你很久,才把你的魂魄喊回肉身的。”

    “幻境?”我一听,心里顿时一阵失落,“之前我在教室里醒过来,慧慧坐在我身边,是一场幻境?”

    黑貂默默地点了点头,我当即冲它大叫一声:“为啥要喊醒我!”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