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百零一章 阴险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0-28 21:27 已读 38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301+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28 21:25

中午又没吃饭?难道,我所在的那家饭店,中午不管饭了么?不可能呀,不要一分钱给饭店里白干活儿,连顿饭也不管了么?

    黑貂脸上满带着苦衷叹了口气,扭头朝我看了一眼,说道:“你别看了,快吃吧。”

    我点了点头,趴在桌子上吃起了大丸子,眼角余光里,我瞅了黑貂一眼,就见它居然低头趴进了盘子里。

    我顿时一愣,红烧狮子头吃不下去了,黑貂这是个啥意思,吃东西怎么不用筷子呢?连忙扭头朝黑貂正眼一看,就见黑貂确实趴在盘子里吃那块油炸豆腐,吃相就像狗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我顿时在心里暗叫,黑六爷,这是我的肉身呀,你这么吃东西,以后叫我怎么出门见人呐!

    扭头朝强顺又看了一眼,强顺这时候皱着眉头,一脸难过地看着黑貂,冷不丁的,发现我看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看什么看,自打他到林子里跟你见过面以后,就变成这样儿咧!”旋即,强顺好像想到了啥,霍然从凳子上站起身,冲我大叫道:“说,黄河变成这样,是不是你干的!”

    面对强顺这话,我没怎么样,黑貂狠狠打了个激灵,连忙抬起头劝强顺,“强顺,你别吼他,我变成这样跟他没关系,我、我只是忘了怎么用工具吃饭了。”说完,黑貂很无奈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黑貂也没能彻底适应我的身体,过去他用的是爪子,现在变成了手,他还没学会怎么拿筷子勺子吃饭。

    我扭头又朝盘子里的菜看了看,他倒是可以直接上手去盘子里抓,但是,他一抓别人就没法儿吃了,怪不得他面前放个盘子,怪不得强顺要给他夹菜。

    我所在的那家饭店,中午应该不是不管饭,而是他不敢吃,一吃丑态就暴露出来了,他应该是为了维护我的面子,怕给我丢人才不吃饭的。要说这些修行的畜生,心眼也太实在了,你就不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用手抓着吃呀。

    强顺没好气的又瞪了我一眼,一屁股坐回凳子上,拿起筷子,给黑貂夹了块狮子头。

    黑貂招呼我,“快吃吧,只要能熬到明天晚上,一切都会结束的……”

    我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不知道为啥,我心里突然变得特别的难受,感觉这些畜生们也太不容易了,感觉所有动物都挺可怜的,悲天悯人的情绪,充满了整个身心,一不小心呢,我又喝多了。

    强顺那天喝的也不少,酒足饭饱以后,强顺把我硬塞回笼子里,让黑貂拎着,三个人一起回山。

    路上,我醉醺醺的趴在笼子里,不停地发出嘿嘿嘿的苦笑,我都不知道自己在笑啥。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两位小兄弟,等等,等等我。”

    我一听,居然是那邋遢妇女,酒醒了一点儿,这时候才注意到,妇女还在我们身后跟着,并没有发现那瘸子,我一琢磨,他们之前不是商量着,要跟着我们到家再下手的吗,怎么了,等不及了,还是看这里荒无人烟,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我晃晃悠悠从笼子里站了起来,冲黑貂“嗷”地叫了一怪声,黑貂立马儿小声对我说了一句,“有我在,不用担心。”随即一拉强顺,两个人停了下来。

    强顺喝的也不少,这时候才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问黑貂:“刚才有人在喊咱们么?”

    黑貂没吭声儿,眼睛直勾勾看着远处的山路,就见我们身后的山路上,有一条人影,蓬乱头发。

    等人影来到近期一看,正是之前那妇女,我朝她身后看了看,并没有看见那瘸子,奇怪了,难道,这妇女想只身一个,对付我们三个么,还是她在明,瘸子在暗,想给我们来了两面夹击?

    黑貂打量了一下妇女,冷冷问道:“你想干什么?”

    妇女低头朝笼子里的我看看,对黑貂说道:“这只黑家伙,是你的吧?”

    黑貂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妇女又朝强顺看了一眼,“今天我们在饭店里看到这东西,俺们家男人,喜欢养这些东西,你看,你能不能卖给我们?”

    黑貂笑了笑,“你们买走,真的是拿去养吗?”

    妇女笃定的点了点头,“当然是……是拿去养了,你、你开个价儿,别看我们俩口子穿的破破烂烂,买这东西,还是买的起的。”说着,妇女从身上掏出一个烟盒,从烟盒里抽出两根烟,“来,小兄弟,抽根烟。”

    黑貂冲妇女一摆手,强顺这时候,喝多了,警惕性松懈了很多,再说,他并不知道啥,只认为妇女是来买黑貂的,伸手把烟接了过去。

    妇女见黑貂不接烟,硬是往黑貂手里塞,黑貂迫于无奈,把烟接过来拿到了手里。妇女连忙从身上掏出火机,“来,我给你们点着。”说着,把打火机点着了。

    强顺点着烟把脑袋伸了过来,点着烟抽了起来,黑貂朝妇女手里的火机看了一眼,没去点,说了句,“我不抽烟。”

    妇女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烟,这是俺们家自己种的烟叶,自己卷的烟,抽起来可香了,你试试,试试就知道了。”

    妇女这么一说,我连忙闻了闻,从强顺烟头冒出来的二手烟,果然奇香无比,闻着叫人觉得身心放松。

    “小兄弟,来,你试试嘛。”妇女把火机送到了黑貂嘴边,黑貂噗地一口把火机吹灭了,冷冷说道:“大婶,你还是走吧,就算抽了你的烟,我们也不会把这东西卖给你的。”

    妇女顿时一愣,扭头朝强顺看了一眼,强顺站在那里居然晃悠起来,似乎酒的后劲儿上来,就快要站不稳了。

    妇女收起火机,又往身上摸索一阵,掏出一个很小的黑布包,打开布包,里面露出一个白森森、圆滚滚的东西,能有指甲盖那么大,不是透明的,却通体发着淡淡的白色荧光。

    妇女对黑貂说道:“这是一颗古代皇宫的夜明珠,皇帝的陪葬品,可值钱了,我拿这个跟你们换这东西,你看行不行。”

    黑貂又冲妇女笑笑,“我们不要这些东西,你还是回去吧。”

    黑貂话音一落,旁边的强顺“噗通”一声,翻身摔进了旁边的草窝里,一动不再动弹。

    黑貂扭头朝强顺一看,就在黑貂扭头的一瞬间,妇女飞快把珠子放回身上,又掏出一样儿东西,等黑貂把头扭回头,抬手一撒。

    我闻出来了,是生石灰,也就是白灰,这要是撒到眼里,眼睛立马就睁不开了,而且像火烧了似的,还不能用水洗,越洗越疼,得用香油洗。

    我嗷地又一声大叫,我想提醒黑貂小心,谁知道,黑貂早就有防备,抬手把口鼻一捂,石灰全撒在了他手背上。

    这妇女可真够狠的,见石灰不成,迅速从身上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刷地就朝黑貂小腹捅了过来,这一刀下去,不至于要了黑貂的命,但是,能叫他失去反抗能力,妇女就能顺顺利利从他手里,把我抢走了。

    我这时候,担心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这要是给我捅坏了,明天还咋换身子呢。

    嗷地又是一声怪叫,不过,刀并没有捅到黑貂身上,不知道为啥,眼看刀子就要捅到小腹上的时候,刀子自己从妇女手里掉了下来,随即,黑貂抬手朝地上一指,妇女居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明显看着妇女挣扎着想起来,但是,妇女的膝盖就像在山石地里生了根似的,怎么都站不起来。

    黑貂弯腰把我放到了地上,倒背起双手,围着妇女转了一圈,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呢?”

    妇女这时候又惊又怒,不答反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貂冷冷说道:“我是一个你们惹不起的人,你男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

    妇女咬了咬嘴唇,“不知道!”

    黑貂笑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你男人是个瘸子,走不了山路,所以你一个人跟过来了,他现在,正在山下等你,对吧?”

    妇女惊悚地看了黑貂一眼,“你、你想怎么样?”

    黑貂背着双手,又围着妇女转了一圈儿,说道:“我不想怎么样,我的能耐,你也见识了,咱们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放你回去,你们两口子立刻离开这里。”

    说着,黑貂一挥手,妇女身子当即一凛,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战战兢兢上下打量了黑貂几眼,问道:“你、你刚才用啥法术,咋、咋这么高的道行呢,哪个门里的,报个号吧。”

    黑貂一笑,“我无门无派,你走吧,今天夜里你们就离开,明天早上,要是我在镇子上再见到你们,就没这么客气了。”

    妇女一听,头也不回地跑了。

    黑貂一弯腰,从地上把那把刀子捡了起来,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了句,“你们人真是阴险,今天要换做是你,这刀子,恐怕已经给你扎身上了。”说完,猛地一抬手,扔进了远处的山沟里。

    我在笼子里着急地跳了跳,抬爪子指了指翻进草窝里的强顺,我们人阴险的何止这些呢,赶紧去看看强顺吧……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