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六章 大义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0-12 18:54 已读 567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12 18:15

急救室当然不会让我们这些闲杂人等进去,那玻璃门上还拉着遮帘,里面的情况我们从外面一点儿都看不到,小个子被撞这事儿,跟我们没一点儿关系,我们当然也不会上心,两个人坐在急救室门外的长椅上偷偷抽起了烟。

    一直等到天光大亮,急诊室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上了点儿年纪的老医生,老医生问我们谁是病人的家属,我跟强顺立马儿摇头,还家属呢,我们都不知道他是谁。老医生叫我们到外面大厅把急诊费跟住院费交一下,我赶忙说,他家属去家里拿钱了,一会就来了。

    于是老医生招呼我们俩,进去搭把手,把病人抬到推车上,送到重症监护室去。老医生还对我们说,病人的病情现在已经稳定了,不过人还没醒过来,脑子里可能有淤血,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

    我的腿不方便,强顺跟老医生进去了,折腾许久,一群人把小个子从急诊室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

    等医生跟护士全都离开了以后,我让强顺扶我到重症监护室看看,强顺说:“那小个子有啥好看嘞,除了会喘气儿,跟个死人一样。”

    我说:“陈道长临走的时候交代咱们看着他,咱总不能在急诊室门口坐着吧,要坐也到监护室门口儿坐着。”

    强顺说不过我,砸了砸嘴,扶着我来到了监护室门口,他想把我扶到门口的长椅上。我又说道:“你把我扶进去我看看。”强顺不乐意的嘟囔了一句,“有啥好看嘞。”

    被强顺扶着走进监护室,我朝里面一看,房间里没别人,就那么一张床,小个子在床上躺着,鼻孔里已经不再冒血了。床周围,乱七八糟的摆着很多我不认识的医疗器械,小个子这时候插着氧气管儿吊着输液瓶。

    我叫强顺把我扶到了床前,一屁股坐在床上,伸手朝小个子身上摸了起来。

    强顺当即不解的问我,“黄河,你摸啥呢?”

    我说道:“这家伙身上肯定装着个啥东西,他就是用那东西砸了我的腿,我要不看看是个啥,我心里不舒服。”

    在小个子身上摸索了几下,还真给我摸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在小个子的左裤兜里,我在小个子右手边坐着,掏他左边的裤兜不太方便,让强顺把那东西掏了出来。

    原来是一块长方形的牌子,个头能有一百块钱那么大,成人手掌那么厚,我跟强顺要了过来,放手里掂了掂,沉甸甸的,感觉不是木头的,也不是石头的,整个儿上面呈暗青色,像是个很古老的物件儿,从重量跟颜色来判断,应该是铜的,这应该是一块有些年头儿的老铜牌。

    我摸了摸铜牌的边角,四个边角儿都够坚硬的,小个子肯定是用它砸我腿上的。

    在铜牌的两面,都有符文,奇形怪状的,分不出哪是正面哪是反面,不过有一面的中间位置,多了个符号,我看着符号就是一愣,太熟悉了,之前纸条上跟镜子上都出现过这个符号,就像一条盘着的蛇,还长了四条腿,也不知道是个啥意思。

    强顺问我这是个啥,我摇了摇头,看完以后,我又给小个子塞进了裤兜里。其实我这时候,真想把铜牌隔着窗户给他撂出去,我叫你砸我。

    一转眼,时间来到了早上八点,之前那个老医生又来找我们俩了,催着我们去交住院费。我们跟小个子不沾亲不带故的,再说这小个子又不是我们撞的,凭啥该我们交呀。

    老医生拿我们俩没办法,就问我们,病人家住在哪儿,能不能联系上他的家属,我们就把男人家的地址给了老医生。

    一直等到快晌午的时候,陈辉跟男人终于来了,男人交了住院费,陈辉问我俩,那小个子咋样儿了,醒了没有?我们俩同时摇了摇头。

    强顺跟陈辉说,“道长,咱走吧,这里没咱们啥事儿咧。”

    陈辉把手一摆,“咱现在还不能走……”

    陈辉的意思,等小个子醒了以后,还会找男人他们家报仇,不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就算走也走的不安心。

    我当时都不理解陈辉心里到底是咋想的,换句话说,小个子跟我们基本上算是站在对立面的,不算死敌也算是仇敌,我腿上的伤就不说了,他还用邪术害过陈辉呢,当时要是没有我跟强顺,陈辉现在估计早就成傻子了,蹚浑水也没有这么蹚的。

    后来回到家,我把这事儿跟奶奶一说,奶奶说,这才叫大义!

    书说简短,一转眼的,三天过去了,我终于不用强顺扶着走路了,不过,我们一直都没离开医院。

    为啥呢,三天前男人交过住院费以后,陈辉就跟他商量,让他回家照顾他老婆,医院这里我们三个负责看着,男人一听,一百个乐意,给我们留下点钱,说啥时候医药费不够了,上他家找他,家里要是没啥事儿他也会过来看看。

    男人就这么走了,我们就这么留了下来,其实当时就算我们想走也走不了,我这条腿不允许,留在医院换个药啥的还方便点儿。

    这三天以来,小个子一直没醒,医生说,病情已经彻底稳定了,按理说应该醒了。医生是这么说的,但是小个子就是不醒,吃东西都是在鼻孔里插管,打的那种流食,看着都恐怖。

    不过,说心里话,在医院度过的那几天,算是我四年经历里最美好的一段记忆了,最起码的,天天有床睡、天天有热饭吃……

    到了第三天傍晚,我们吃过晚饭,又去看小个子,很意外的,小个子居然醒了,眼睛睁开了,但是,更叫我们意外的是,小个子歪着脑袋冲着我们嘿嘿嘿直笑,笑的我们后脊梁沟发凉。

    陈辉觉得不对劲,让强顺赶紧去喊医生,医生来了,看了看对我们说,小个子脑子里可能还有淤血,这个得等到明天做一个全面检查。

    过去那些乡镇医院,医疗设备简陋,能做个啥全面检查,从第二天一大早,一直折腾到中午吃饭,最后,那些医生给出了一个诊断结果,说小个子是啥脑组织受损,影响了大脑里边儿的啥神经,将来有可能会恢复,也有可能就成这样儿了。

    就成啥样儿了?明确点说就是,成傻子了,傻掉了。

    医生建议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陈辉找男人商量了一下,男人也同意留院观察,男人家里有钱,医药费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个啥。

    我悄悄跟陈辉说,“道长,要不咱走吧,小个子都成傻子了,他也不可能再害人了。”

    陈辉没搭理我,一脸惋惜,对着嘿嘿傻笑的小个子一直说:“你现在明白了吧,害人害己呀、害人害己呀、害人害己呀……”

    又过了三天,这天深夜,我起床上厕所,等我上完厕所回来一看,小个子不见了。

    这时候小个子早就转进了普通病房,这是一个四人间的病房,就住了小个子一个病号,其他三张床我们三个一人一张,我连忙喊醒陈辉跟强顺,三个人先在医院里找,后来又到他们镇里找,一直找到天亮,都没能找到小个子。

    最后,我们三个一起来到了男人家里。

    这时候,男人的老婆已经彻底没事儿了,陈辉上次跟男人一起过来的时候,把那女鬼收住送走了,妇女已经没事儿了。

    两口子见是我们三个,对我们千恩万谢。

    陈辉黑着脸把小个子的事儿说了一遍,那妇女脸上立马儿很明显的露出了喜色,小个子不见了,他们就不用再出医疗费了,对他们来说是大好事儿。

    男人显得有点儿着急,因为啥呢,他心里有愧,这小个子就是卖菜小两口那男的,他老婆害死了人家老婆,他自己现在又糊里糊涂撞了这男的,可以想象一下他是个啥心情。不过,他并不知道想要害死他们全家的,就是这小个子,要是让他知道了,不知道他又会是个啥心情。

    男人当即开上三轮车,带着我们又到镇外找了找,还是没找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又回到了男人家里,男人老婆的心情挺好,给我们弄了一大桌子菜,还有酒。

    陈辉跟男人都没啥心情吃,特别是陈辉,一直在暗暗叹气,我跟强顺不管那些,少年不知愁滋味,有吃的有喝的就开心高兴。

    酒足饭饱以后,陈辉跟两口子道别,男人塞给陈辉一些钱,陈辉也没推辞,直接拿上装兜里了。

    之后,男人两口子一直把我们送出巷子口。那妇女从头到尾都是欢天喜地的,精神头儿挺足,或许他们把人家小两口害成这样儿,她心里挺痛快吧。

    等他们转身回去以后,我回头看了看,问陈辉:“道长,你说,他们两口子,把人家两口子害成了那样儿,他们咋就不遭报应呢?”

    陈辉也回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