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一章 法事
送交者: 寂寞de心[♂★☆寂寞☆★♂] 于 2017-10-12 18:49 已读 231 次  

回答: 《末代2 道长往事》 由 寂寞de心 于 2017-10-12 18:15

小舅子并没有把我们拉进局子里,把我们又拉到了男人家里,也等于是一群人把我们押到了男人家里。

    这时候,男人家的院门关着,小舅子下了车一推院门,原来院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另外几个人拥拥攘攘把我们押进了院子里。

    院里乌漆嘛黑的,屋里亮着灯,小舅子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姐夫,我把人带回来了。”

    喊声一落,屋里立马儿有人回应了一声,“来了来了。”是男人的声音,紧跟着,院里的灯也亮了,男人开门从屋里出来了。

    几个人押犯人似的把我们押到了男人跟前,我狠狠瞪了男人一眼,男人赶紧让几个人松开我们,一脸歉意的给我们道歉,不过这时候在我看来,男人的道歉就好像黄鼠狼给鸡拜年、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身边的强顺哼了一声,更是把嘴一撇,估计他跟我的心思一样,我们两个冷冷的看着男人。

    道歉?不稀罕!

    陈辉这时候微微皱着眉头,也在看着男人,他心里肯定也不痛快,不过人家毕竟这么大岁数了,经的事儿也多,没我们俩这么大火气。

    就听那可恶的小舅子对男人说道:“姐夫,人我已经抓回来了,你看是不是,让我这几个兄弟到镇上饭店坐坐,追了他们一天才追上,都还没吃饭呢。”

    男人闻言,走到了小舅子跟前,两个人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嘀咕了点儿啥,最后,男人从身上掏出点儿东西,我看像是一沓子钱,交给了小舅子,小舅子当即冲几个年轻人把手一招,叫道:“走吧兄弟们,我姐夫今天请客,我做东。”旋即,小舅子又看向我们,指向我们三个威胁道:“你们三个都给我老实点儿,要是再敢跑,就没这么便宜了!”

    我们三个都没说话,敢怒不敢言呐,几个年轻人起着哄,跟着小舅子扬长而去。

    男人送他们离开以后,把院门关上,赶紧过来给我们再次道歉,一边道歉,一边给陈辉整理凌乱的衣裳,“道长,你们受苦了,我叫他们把你们找回来的,谁知道……”

    陈辉轻轻推开了男人的手,不温不火的问道:“你找我们回来有啥事吗?”

    男人赶紧点头,“有啊,比上次的还严重。”旋即,男人露出一脸焦急,“我老婆又、又给那女人找上了。”

    听男人这么一说,我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我想笑,幸灾乐祸的笑,女鬼不知道啥时候又从纸人里跑了出去,回来找男人老婆是肯定的,当时我跟陈辉说离开,其实也是不想再管男人家这些事儿,毕竟是男人老婆先害的人,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给鬼找上,这叫报应,罪有应得。

    男人这时候还在对陈辉说着:“这次,那、那女人能从我们家里走出去了,她钻到我老婆身上,一直走到巷子口那棵大树底下,也不知道在那弄的绳儿,搭树上就要上吊,幸亏我跟着她来了,要不然,要不然……”说着,男人的眼睛都红了,看来他对那凶女人的感情还挺深。

    陈辉不紧不慢的问道:“你内人现在在哪儿呢?”

    男人回手朝屋里一指,“在屋里捆着呢,后来我上观里找你们,谁知道你们不在了,我就……”

    “你就给你小舅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人把我们抓了回来,对吧?”没等男人说完,我冷冷打断了他。

    男人顿时一脸惭色的朝我看了一眼,“我那小舅子就是那样儿,你们、你们别见怪别见怪。”

    不见怪才怪呢,头发都给我抓掉一大把,我冷哼了一声,还想再说几句难听的,陈辉一摆手,“都别说了。”随即,对男人说道:“带我们进屋里看看吧。”

    男人赶紧点了点头,带着陈辉就往屋里走,陈辉回头看了我跟强顺一眼,我跟强顺这时候老不情愿了,他奶奶的,已经走出去上百里地了,眼看再走几天就能到回家了,谁成想又给逮回来了,大喜大悲的,都失望透顶了都。

    陈辉随男人先进了屋,我跟强顺磨蹭许久才走了进去,到屋里一看,妇女在沙发旁边的一把椅子上捆着,披头散发、耷拉着脑袋,周围也没旁人,就妇女一个,没见着那老头儿跟那俩孩子。

    我们俩走到了陈辉跟男人身后侧面一点儿,这时候,妇女把头慢慢抬了起来,朝我们看了看以后,眼睛珠子一瞪,“又是你们!”

    陈辉回头朝我看了一眼,“黄河,撕个纸人把她请出来吧。”

    我扭头朝陈辉看了一眼,不过站着没动,心里老不情愿了,刚才押犯人似的给押了回来,这时候还得帮他们。

    “你没听见吗?”陈辉说道。

    我还是站着没动,回道:“道长,刀子已经要回来了,您的忙我们就算帮完了,现在这个……我不管。”

    陈辉顿时把眉头皱了一下,男人当即冲我一脸赔笑,想要说啥,陈辉冲他一摆手,对我说道:“好,你不管,我来管。”

    说罢,陈辉伸手从包袱里拿出之前那把小号桃木剑,走到妇女身后,用剑在妇女身后轻轻扎了一下,虽然我看不见他扎的是哪儿,但是我能猜出来,应该是妇女脖子后面的颈椎骨,这地方也可以用针扎,专门驱赶鬼上身的。

    一剑扎下去妇女顿时“啊”地一声大叫,不过,女鬼并没有从妇女身体里出来,破口大骂起来,臭道士什么的,骂的还挺难听。

    陈辉不再理会她,吩咐男人拿来一只碗,碗里盛上半碗清水,又拿来一根筷子、一张黄纸和一根两米多长的红线,男人家里没有正儿八经的红线,用红毛线代替的,现在我给人办事儿所用的红线,一般也是用红毛线代替的,只要弄好了,跟红线是一样的效果。

    就见陈辉把红线两头分别系在妇女左右手两根中指上,然后拉着红线中间,拉成一个“V”型,用筷子在“V”型的尖儿上绞两圈,筷子再扎上拿来的那张黄纸,立着立进水碗里,这时候,扎在筷子上的黄纸必须泡水。

    招呼男人扶着水碗里的筷子,陈辉又走到妇女背后,举起剑又在妇女身后扎了一下,妇女顿时传出“啊”地一声惨叫,这下估计扎的狠,听上去撕心裂肺的。

    我在心里暗暗摇了摇头,陈辉眼下用的这个法子,就是我们家的,不过这个是对付厉鬼用的,对付眼下这个女鬼,有点儿重了,这么弄搞不好会引出女鬼更多的怨气,到时候就更不好送了。我估计,陈辉除了用符,他知道的也只有这一个法子了。

    妇女大叫一声以后,把头又耷拉了下去,好像是晕了,我赶紧朝水碗里一看,水碗里的水荡起一圈波纹,这时候要是强顺的阴阳眼开着,他就能看见女鬼从红绳上走下来,附在了那张黄纸上。这是个强行驱逐的法子,女鬼不从妇女身上下来就得受更大的苦。

    等水碗里的波纹散尽以后,陈辉长松了口气,解开妇女手指头上的红线,卷吧卷吧,连同筷子黄纸,全扔进了水碗里。随后,把碗端起来,朝我看了一眼,说道:“黄河,你真的不帮忙吗?”

    我干咽了口唾沫,这时候我头皮还在疼呢,心里的怨气也没消呢,要我帮忙,等我消了气再说吧,把心一横,冲陈辉摇了摇头。

    陈辉不再理会我,吩咐男人,在院子里摆个香案,一不做二不休,这就把女鬼送走。

    男人连连点头,说啥是啥。男人的胳膊呢,这时候比我们最后看见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虽然显得还有点粗,不过已经能自由活动了,那乌青的颜色也退的差不多了,毕竟他这个不是病,来的快去的也快。

    陈辉跟男人一起忙活起来,我跟强顺就在旁边冷眼看着,谁也没过去伸手儿。

    香案很快摆了,上面的香炉、蜡烛、线香、黄纸等等吧,一应俱全,陈辉还从他自己包袱里拿出三个牌位,我一看,三清牌位,陈辉把香炉放到牌位前面,又把水碗放到了牌位前面。

    这个送鬼的阵势我倒是没见过,应该是道家的,接下来的步骤倒是差不多,也是先点蜡烛,然后用蜡烛再点香。

    不过,当陈辉点着一根蜡烛去点第二根的时候,怪事儿来了,第二根蜡烛怎么都点不着,陈辉让男人又换了一根蜡烛,不过依旧点不着,陈辉顿时把眉头皱了起来。

    我这时候觉得挺奇怪,见过香点不着的,还没见过蜡烛点不着的,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对陈辉说道:“道长,要不让我试试吧。”

    陈辉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把蜡烛跟火柴都交给了我。

    我把火柴划着,拢着风去点蜡烛,其实这时候并没有风,只是个习惯性动作,火苗放到蜡烛捻儿上,蜡烛捻儿顿时传出噼里啪啦一阵响,溅出无数小火星,就好像蜡烛捻儿被水打湿了似的,眼看着一根火柴烧完了,蜡烛居然真的点不着!

    这是咋回事儿呢?伸手把身上的火机掏了出来,想用火机再点,也就在这时候,从院门口那里,传来一阵细细瑟瑟的轻微响动,就好像有啥东西在地面上滑动似的。

    院里其他几人也都听见了,同时朝院门口那里一看,院门关着,就见从院门下面的门缝里,呜呜泱泱钻进来无数小脑袋……
喜欢寂寞de心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寂寞de心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