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九章 屋后水田擒黄毛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10-03 9:07 已读 622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我们花了小半天时间,越过了大半个港岛行政区,赶到了元朗角落的这围村来,就想要求助这位老爷子,让他帮忙讲句公道话,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提前我们一步,离开了人世,这样戏剧性的结果,让我和马一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两个人的心情都是糟糕透了,说什么话都不管用。
  
  不如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马一岙先开了口:“吴英礼老前辈是臂圣张策的徒孙,民国十大家虽然都有传承,但能够有所起势的后辈也不常见,吴英礼老前辈坐镇港岛,特别是在七八十年代最混乱的时候,曾经先后降服过多名肆虐作恶的夜行者和江湖败类,是个值得尊重的前辈,今日既然碰上,咱们也过去,敬上一炷香吧。”
  
  时至如今,再多的失望也是无用的,与其让它来影响心情,还不如将其放下,好好送吴老先生一程。
  
  我点头,说好,走吧。
  
  两人步行前往,越过了停着一大片豪车的平地,来到大屋前的灵堂,自有人迎上来,躬身行礼,递上白布,我们拱手,将白布扎在左臂之上,又接过了三根点燃的线香,排队过去。
  
  吴英礼老前辈在港岛的人望很足,这一点从得到消息、前来祭拜的人数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人虽多,但都是见过场面、懂得规矩之人,所以都排着队,脸色肃然,并无喧嚣。
  
  我们排了五六分钟的队,方才来到寿棺之前,手持线香,三拜之后,插在香炉之上,看着八仙桌上面的黑白遗像,心中肃然,而旁边自有孝子贤孙答礼,随后走到侧边,有身穿孝服的吴老前辈家人迎了上来,先是拱手行礼,然后恭声问道:“敢问两位是……”
  
  马一岙拱手回礼,说我们是内地赶来的,家师湘南王朝安,师承民国十大家的千斤大力王王子平,与吴老前辈的师祖有些渊源,听闻噩耗,特来祭拜。
  
  那人肃然起敬,拱手回礼道:“在下吴家隆,吴英礼是家祖,劳烦两位千里迢迢赶来,不胜感激,还请里面喝茶。”
  
  马一岙推辞,说不用,我们只是来表达一下敬仰之情的,敬过香便离开,不必招待。
  
  吴家隆挽留,十分热情,我们见他十分诚恳,推脱再三无果之后,只得应允,来到灵堂旁边的院子,在角落一张桌子前坐下,有女眷过来沏茶,而吴家隆事忙,告罪一声之后,又赶忙去迎接其他客人去了。
  
  吴英礼老前辈落户元朗,半个世纪以来,已经是家大业大,人丁兴旺,而吴家也是名门望族,客人极多。
  
  我和马一岙在角落喝茶,瞧见这院子里的客人,有商人、有学者、有政客,还有许多看上去眼神不善的江湖大佬,这些人各自形成一个圈子,而我和马一岙则又孤立于这些圈子之外,不过两人的心情十分低落,倒也不觉得什么,一口一口地喝茶,发现这茶虽好,却分外地苦。
  
  两人待了一个多小时,那吴家隆抽空来一趟,与我们叙了几句话又走开了,两人无聊,准备去说一声就离开了,却不曾想不远处的停车场一队汽车停下,第三辆车里,走出了一个让我们惊讶万分的人来。
  
  黄毛尉迟。
  
  这个在珠市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的家伙,居然出现在了这丧礼之上。
  
  我在瞧见那家伙的一瞬间,忍不住就要站起身来,而马一岙却按住了我的肩膀,低声说道:“别乱来。”
  
  我有些意外地看向他,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马一岙的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低声说道:“今天是吴老前辈的丧事,在这灵堂之上,我们若是敢大闹一番,且不说是否合适,就算闹了,那又如何?你觉得我们能够打得过这么多人吗?”
  
  听到他这话儿,我的身子一僵,又坐了回去。
  
  的确,黄毛尉迟并不是一个人过来的,除了他之外,还有我们今天见到的风雷手李冠全,而这两人还只是跟班角色,在他们前面,最前面的,是一个灰白头发的老者,那老人穿着一身合体的手工灰色西服,还罕见地戴着礼帽,拄着文明杖,活脱脱一太平绅士的模样。
  
  那个老人看着仿佛人畜无害,但在身边一大群气势凛然的凶人衬托下,又显得气场十足。
  
  马一岙低声说道:“那家伙,应该就是霍家的当家人,霍英雄。”
  
  我瞧见风雷手和黄毛尉迟排在队伍的十人开外,就收敛了冲动的劲儿,低头说道:“那该怎么办?”
  
  马一岙收拾心情,平静地说道:“等,见机行事。”
  
  两人低头装孙子,不敢张扬,一杯一杯地喝茶,看着港岛霍家的人上过香之后,来到院子里,与人低声交流,喝茶谈事,如此过了二十多分钟,马一岙突然对我说道:“走,跟上。”
  
  我抬头,这才瞧见黄毛尉迟起身,离开了人群,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这家伙是去上厕所吧?
  
  我赶忙跟马一岙一起往外走,走的时候,我的心在跳,生怕被风雷手瞧见,好在那家伙正跟在大当家霍英雄身边,小心翼翼地陪着,倒是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来。
  
  两人绕到后院,瞧见黄毛尉迟并没有去大屋里面的厕所,而是绕到了后面,正对着一片水田飙尿呢。
  
  我们两人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黄毛尉迟的身后,在这样的地方,那家伙警惕性不强,并没有在意,反而说道:“还是这地方尿得爽,对吧?”
  
  说着话,他还特地抖了抖胯,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我与马一岙在接近他之后,几乎是同时出动,一左一右,抓住了那家伙的肩膀,然后将他往水田里面扑了去,黄毛尉迟猝不及防之下,给扑到了刚刚尿了一大泡的水田里去,赶忙拼命地挣扎。
  
  前面有灵堂,除了港岛霍家之外,港岛半个江湖的大人物都来了,若是让黄毛尉迟给挣脱,我和马一岙谁都跑不了。
  
  正是明白这一点,我们没有半分懈怠,将他使劲儿按在满是尿骚味的淤泥之中,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捂住嘴巴,将他从淤泥里拉了起来,然后说道:“尉迟京,想活就别乱叫,知道么?”
  
  马一岙一说话,尉迟京就明白过来,他吐出满嘴尿骚的淤泥,低声说道:“是你们?”
  
  我冷哼一声,说想不到吧?
  
  尉迟京被我和马一岙一左一右拿住,不敢大喊,也不敢挣扎,甩了一下眼前的泥水,这才说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马一岙说道:“你们霍家赖账,我们没办法,便想来找吴老爷子主持公道,没想到刚刚到了围村,才知道他老人家正好今天去世,想着毕竟是同道,就过来敬一炷香,没想到还把你个狗日的等到了——你看看,这就是命啊,对吧?”
  
  尉迟京苦笑,说你们今天去联络点找霍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只不过就算你们扣住了我那两个笨蛋小弟,也是没用的。
  
  我用满是泥污的拳头顶着他的胸口,恶声说道:“扣住你呢?”
  
  尉迟京摇头,说我也不行。
  
  马一岙在旁边冷笑,说难不成你想怂恿我们去找你们大当家霍英雄的主意?你真当我们是傻子?
  
  尉迟京无奈地说道:“这么跟你们说罢,从霸下秘境拿出来的那东西,不管你们是找到我,还是秦小姐,都没有用了——我就是一小喽啰,而秦小姐她也因为想要借给你们先用一下这想法,给她义父踢到了泰国去了,东西现在在三当家的手里,除非是你们能够撬开霍家的地库财柜,不然找谁都没有用。”
  
  马一岙说听你这意思,这东西从此跟我们是彻底无缘咯?
  
  尉迟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马一岙,我敬你是一条汉子,这里跟你做个交易,你先听我讲,如果你觉得可以,咱们再往下说,你看怎样?”
  
  马一岙说甭废话,直接说。
  
  尉迟京说我给你透露一个消息,是关于那东西的——七天之后,有一个地下拍卖会,是面向咱们行内人办的,其中有一件拍品,就是那玩意。你们要是愿意,放了我和我那两个笨蛋小弟,我给你们提供拍卖会的具体信息,以及入门的邀请函,你们看如何?
  
  马一岙一听,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拍卖会?用什么交易?”
  
  尉迟京苦笑,说当然是美金咯。
  
  马一岙手一紧,勒住了尉迟京的脖子,说你麻痹的,偷了我们的东西不承认,还拿到拍卖会去,现在又要我们出钱来赎回去,去你大爷的,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尉迟京被勒得翻白眼,艰难地说道:“行有行规,做生意讲究的是信誉二字,那东西已经交给恒丰集团过目了,上了拍卖会名单,别说我,你就算是拿我们霍老大的儿子来威胁,都拿不回来了;大佬,不是我不肯帮你们,事已至此,你们自己想一想吧,不行就弄死我,反正我这条破命也他妈的不值钱……”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沉默许久,方才说道:“你,不会出卖我们吧?”
  
  尉迟京松了一口气,说:“我发誓,发毒誓,行了吧。”
  
  马一岙松开了尉迟京,我也松手。
  
  啪……
  
  那家伙又栽进了泥田里面去,一身尿骚。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