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四章 港岛霍家的福利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10-01 9:05 已读 478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从渔村赶到区里,一路上连续碰到了两拨警车路过,都是朝着渔村方向,警笛长鸣,我能够感觉到这起恶意事件的影响力正在持续性发酵,后续肯定还会有专案组介入的,不由得有些担心,问马一岙,说我们今天出现在那里,虽然临时蒙过了办案人员,但到时候人家仔细梳理起来,还是会回到我们这根线的,会不会有麻烦啊?
  
  马一岙看着我,笑了,说没事,别想太多了,就算牵扯到我们,也没有关系,省局里面,咱们也有认识的人。
  
  听到他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一些。
  
  其实这事儿可以想象得到,马一岙不说,他师父王朝安,再加上师姑黄千叶等人,这些人都是有真本事的,在这场面上混着,这些年了,多多少少都认识一些人,而且官方有时候也需要依仗这些人的能力在办事,彼此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
  
  上一次我在鹅城的时候被释放,想来也是马一岙和王朝安走了关系。
  
  我又想起来一事情,说你觉得后面来的那两个家伙,有没有可能是黄泉引的人?
  
  马一岙被我一提醒,抬起头来,说道:“你是想说,那个短发女人,很有可能是之前在宝安伏击你的长戟妖姬?”
  
  我想了几秒钟,这才点头说道:“对,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马一岙沉思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仔细想一下,很有可能,长戟妖姬此人来历十分神秘,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叫做什么,只晓得她在黄泉引的地位很高,连东兴十八罗汉都得听命于她,而且这个女人特别嗜血,一言不合,就会动辄杀人,仿佛先天变态一样。”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小心翼翼地说起了另外一个猜测来:“如果那人真的是长戟妖姬,那个大高个儿,很可能是……”
  
  话到嘴边,我有点儿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而马一岙却一下子明白了,说你觉得可能是王虎?
  
  我点了点头,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才说道:“可能是我见过的世面比较浅,知道的人也不多,不过仔细想一想,王虎当初是跟我,还有小钟黄一起给黄泉引的人抓走的,后来我因为假死得以逃离,小钟黄给你们师父救了回来,唯独王虎再无消息;而这么久过去了,又出现一个小巨人一般的汉子来,而且还是跟有可能是黄泉引的人在一起,不管怎么想,我都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一些联系……”
  
  听到我的分析,马一岙的脸有些垮了,我瞧见他的脸色发青,以为触怒了他,赶忙说道:“这、这个只是我一点儿个人不成熟的意见哈,做不得准的。”
  
  马一岙却摇头,说不,你说得很对。
  
  说完这句话,他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如果王虎落到了别人的手中,我或许不会有这样的判断,但黄泉引这帮人不同。他们对于夜行者的研究,十分深入,据说他们最上面的大恶人,也就是幕后头目,那人叫做噬心魔,传闻活了一百多年,在好几个时期活跃于江湖上,是曾经跟民国十大高手掰腕子、斗心眼的的人物,甚至游侠联盟的覆灭,都跟他有所关联;另外传言他们在东南亚等地抓了许多有夜行者血脉的人做实验,惨绝人寰——有这样一群家伙在,王虎的性情大变,也是完全可以想象得到的。”
  
  听到马一岙的话语,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此话当真?
  
  马一岙叹气,说我倒希望这事儿是假的,因为如此一来,我们倒还是可以多过几年逍遥日子,否则到时候一旦闹起来,我们必然会受到冲击,双方的恩怨交缠在一起,冲突在所难免。
  
  说完这话,两人都陷入了古怪的沉默之中。
  
  马一岙自然是压力极大,而我也是,本来“求生存”这事儿就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再加上一个四处作乱的黄泉引,总感觉日子要过不下去了。
  
  汽车开到了区里的江畔路上,看到外面的夜景,马一岙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故作轻松地对我说道:“别想太多,不管黄泉引怎么闹,都轮不到我们这些小人物来操心,上面有的是大佬,让他们来管就是了,咱们还是为自己个儿这点破事奔波吧。”
  
  我能够感受到马一岙心中的无力,所以即便是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也没有再继续说起。
  
  事实上,不管是王虎,还是肥花,我都挺担心的。
  
  因为据我所知,小院子里的小伙伴,无论是王虎,还是肥花,又或者海妮,跟马一岙的感情都是很深刻的,他这个人平日里不太爱表达,但都是把这些人当做家人一样对待,现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情,马一岙的心情肯定是很差的。
  
  所以我尽量不去问,让他的心情能够舒展一些。
  
  没多久,车子停在了江堤路附近的一处路旁,司机小陆指着不远处一座彩灯洋溢的建筑,说这里就是新富豪了。
  
  我们提前下车,我、马一岙和阿水三人,朝着新富豪缓缓走去。
  
  我小心翼翼地望着不远处的大门,身子绷得紧紧,想着那黄毛尉迟随时都可能从大厅里走出来,然而一直等我们来到了门口十米外,都没有任何动静。
  
  我有些头疼,说这个……怎么找人?
  
  这场子一看就很大,瞧瞧门口的迎宾,就知道做的生意特别,我们在这么一个地方找人,要么就是打草惊蛇,要么就是无头苍蝇。
  
  马一岙微微一笑,说没事,这种事情,我熟悉,一会儿听我的。
  
  他露出了这老司机的笑容,我放心一些,下意识地往兜里摸去,又有点儿头疼起费用的问题来——前些天马一岙倒是狠狠赚了一笔钱,不过买了手机之后,就没剩多少了,虽然我不清楚具体金额,但想要在这么一处灯壁辉煌的销金窟里面折腾,还是有些紧张的。
  
  不过我瞧马一岙毫不在意的样子,知道他自有主张,也不再问。
  
  然而事情还是出了变故,眼看着我们就要走到新富豪夜总会的门口,人家迎宾都准备上前来了,那一直处于沉默状态的阿水却突然说道:“六点钟方向,街对面,那一辆富康车,里面的司机是港岛霍家的人。
  
  啊?
  
  我和马一岙都停下了脚步,马一岙回过头来,问道:“确定?”
  
  阿水点头,说道:“我这次过来的时候,歪哥把关于尉迟京能够收集的所有资料都给了我,而这些,全部都记在了我的脑子里——驾驶座上的那个人,叫做李龙八,外号鬼云手,早年间是华南一带比较有名的贼儿,后来投靠了港岛霍家,辗转几处,目前跟着尉迟京到处跑,算是尉迟京的马仔吧。”
  
  马一岙说身手怎么样?
  
  阿水回答:“偷儿出身,脑子灵活,手上和脚上的功夫都有,察言观色的能力也强,但论到硬马功夫,只是个弱鸡。”
  
  马一岙说:“李龙八既然是尉迟京的马仔,那么尉迟京肯定也在这里,不过不确定他们有多少人——这样吧,我们去将人给控制起来,问一下情况,再想办法找人吧。”
  
  阿水说不用你们动手,我来就行。
  
  说完,他转身朝着街对面走去,装作是很随意的路过,等路过那车子的时候,从怀里摸出了一根烟来,然后敲了敲窗户,叫醒了在车里面歇息的鬼云手,然后指了指自己嘴里叼着的烟,表示要借个火儿。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我对这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年轻人刮目相看。
  
  这手段,着实让人惊讶。
  
  阿水借火这行为有点儿不太礼貌,里面的鬼云手看了他一眼,不想理会,没想到阿水又敲了敲窗,将里面那男人给直接惹火了,摇下窗子来,张口就要大骂,结果阿水果断出手,一把擒住了那家伙的脑袋,将他卡在窗口之后,撞了两下。
  
  这两下相当狠,原本拼命挣扎的鬼云手直接怂了,不敢动弹,而阿水则朝着我们挥了挥手。
  
  我和马一岙过去的时候,阿水已经坐在了副驾驶位上。
  
  他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抵在了鬼云手胸口的心脏位置上,而我们坐在了车子的后排,马一岙上车关门,然后问道:“搞定了?”
  
  阿水回答:“老实了。”
  
  马一岙坐在驾驶位的后面,伸出手去,跟鬼云手强行握了一下,然后说道:“李先生,幸会。”
  
  那男人苦笑一声,说您几位到底是哪路豪杰,能报个名头么?我也好知道栽在谁手上。
  
  马一岙说你还是不知道的好——长话短说哈,我们不是找你的,尉迟京,你老板,我们跟他有点儿事情没有处理完,怎么,你帮忙引荐一下,还是我们自己去找他?
  
  鬼云手到底是老江湖,相当上路,用下巴点了点夜总会,说人在里面呢,三楼包厢,3502房间,三个人,他和老海,再加上今天带来的小孩。
  
  马一岙疑惑,说小孩?你们还带小孩去夜总会?
  
  鬼云手听到,愤愤不平地说道:“马勒戈壁,要不是那小孩说想要今天结束处男之身,老板又依了他的心意,我们现在都已经从蛇口过关,去港岛了……”
  
  我听到这话儿,双眼瞪得滚圆。
  
  港岛霍家,还有这福利?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aifu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