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二章 举头三尺有神明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9-30 8:25 已读 682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少妇原本脚步匆匆,此刻却回到了摊子前来,一脸惊讶地问询,显然是被这段话语给吸引住了。
  
  马一岙捡起地上的一蒲扇,扇了扇风,这才指着旁边的旗幡,说道:“日又纷纷梦,神魂预吉凶,在下姓刘,祖籍福建。字解玄,号指迷,乃当今江湖之上最为着名的预测师,择日师,命名师,风水师。吾自幼热衷于易学,曾游走四海,拜访名师,对周易、相学、八字、日学、姓名学、风水学等预测学科有深层次的见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能够真正的运用易经文化为人指点迷津、排忧解难,江湖人抬举,给了个诨号,‘刘半仙’。”
  
  听到他这一连串儿的话语,旁边的真-刘半仙忍不住就翻起了白眼来。
  
  不过有时候不得不说,这人比人真的是气死人,同样的话语,刘半仙说出口,怎么听都别扭,感觉像是在吹牛,然而马一岙的这气质则不然,虽然年轻,但气息沉稳,微笑以对,却让人莫名生出几分信任感来。
  
  即便如此,那少妇还是有些将信将疑,问他道:“您,这能看出来?”
  
  马一岙抬手,说方便给你把一下脉么?
  
  大概是他刚才说得太准了,又或者是马一岙给人的感觉实在良善,少妇不疑有它,伸出了手来,马一岙伸手,很是专业地搭在了她的右手手腕上,搭了两下,然后收回手来,用毛巾擦了一下手,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是不是感觉自己最近很容易发胖,而且还伴有气短乏力、失眠多梦、盗汗等症状?”
  
  女人大讶,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说对,太对了。
  
  马一岙沉思了两秒钟,又问道:“半年前你有过一次流产,对吧?”
  
  这回少妇彻底收起了疑虑之心,直接坐在了摊子跟前的凳子上,说道:“您说得太对了,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马一岙摆摆手,说这个另外说,我先问你一句,孩子是怎么流的——当时它应该有五个月大了吧?
  
  听到这话儿,少妇抹起了眼泪,点头,说对,是有五个月了,唉,都怪我,孩子那么大了,还在拼命工作,结果劳累过度,在下班的途中大出血,结果掉了,最终也没有保住它……
  
  她抽泣着,显得十分伤心,马一岙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她说道:“你若是主动流的,说明咱们无缘,你且走,我不会跟你再说半句话。”
  
  少妇伤心地说道:“那怎么可能,我多希望有一个小宝宝啊……”
  
  马一岙说实话跟你说罢,你之所以有这种症状,是因为孩子没有能够出生,心怀怨恨,一直常伴在你的身边,一是对你心怀不满,再有一个,是嫉妒它的弟弟妹妹,不愿意让他们能够顺利生下来……
  
  他说了一通,那少妇听了,脸色苍白,有些发憷,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她很是纠结,又是害怕,又是心伤,马一岙对她说道:“你信我么?”
  
  少妇很老实地说道:“一开始以为您是骗子,但跟您聊了这么多,方才知晓您是世外高人,您说吧,花多少钱能够解决这事儿,您尽管讲就是了。”
  
  马一岙这会儿反倒清高起来,说多多少少,各凭心意,我无疑强求。
  
  少妇从挎着的粉色坤包里面掏出了一沓老人头来,放在了摊上,犹豫了一下,又想要将手腕上一个碧绿色的玉镯子取下来,却给马一岙给拦住了。
  
  他说道:“够了,够了,镯子是你最重要的人送你的,留给我,不合适。”
  
  少妇这才打住,而马一岙看都不看一眼那堆钱,而是对少妇说道:“首先,我来做法,帮你超度那孩子的怨念,让它不要缠着你;而你回头呢,请七天假,沐浴更衣,禁欲茹素,然后给它念七天佛经——佛经有三种,念一遍《大悲咒》,再念一遍《心经》,再就是念《往生咒》,为它往生祈福;再然后,我这里给你一个方剂,你这半年常服,半年之后,我保准你一定能够怀上一个大胖小子。”
  
  少妇很是激动,双手作揖,说谢谢,谢谢先生您了。
  
  两人谈定,马一岙开始行动起来,站了起来,脚踩斗罡,抓起刘半仙的符纸,念念有词,最酷的莫过于手一挥,那符纸便无火自燃起来,弄得旁边的刘半仙很是惊讶。
  
  这种把戏,他也能干得出来,但那纸符很明显没有处理过啊,到底怎么弄出来的呢?
  
  刘半仙懵了。
  
  马一岙装神弄鬼搞了半天,然后又问刘半仙要来纸笔,铺纸研墨,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字迹笔走龙蛇,着实漂亮,吹干之后,给那少妇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然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了去。
  
  等人走远,马一岙那大师风范荡然无存,蹲下来,开始沾口水数钱,一二三四五,这一沓居然有两千六,把我和刘半仙都给惊到了。
  
  两千六啊,那可是在九八年,别说随身带着,有的人家,一家人存折上面的存款,都未必有两千六呢。
  
  我是给这钱的数额惊住了,而刘半仙则更加关心马一岙刚才的说辞。
  
  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师,那女人,真的有小鬼缠身?”
  
  他常年摆摊骗人,业务又不熟练,亏心事做久了,心底里也很是害怕,马一岙数着钱,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觉得呢?”
  
  刘半仙说瞧您说得惟妙惟肖的,应该差不离吧?
  
  马一岙晒然一笑,说她气血不足,皮肤干燥,精力不济,一看就知道是宫寒内虚,我一搭手,就知道她的脉相不稳,有过流产的经历,又有心结,所以才会如此郁郁,这才跟她聊起,之所以扯这个,并不是有意恐吓她,而是以毒攻毒,了却她的心结,让她放下包袱,重新出发。
  
  刘半仙听了,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您这骗术,当真是高。
  
  马一岙眉头一扬,说你说什么呢?什么骗术?我这是正正经经的中医问诊好么?我此番不但了结了她的心结,而且还给她开了一个有效治疗宫寒、保养安神的偏方——那方子可是我在云贵一带得来的,非常不容易,效果也比普通方子强太多,对她的益处可是值回价钱的,有多没少。
  
  我想起那两千六,忍不住说道:“可这两千六,也太贵了。”
  
  马一岙不以为然,说行走江湖,就得察言观色,你看那女人,穿着一套名牌衣服,拎着的包包能被你一年的工资还高,再有她身上的首饰和香水,哪一样不是大富人家才能置办的?这点儿钱,算得了啥?
  
  他说得头头是道,我给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就连旁边的刘半仙也是频频点头,赞叹不已。
  
  得,事到如今,我终于明白了跟前这位爷的谋生手段。
  
  不过也只有像他这么有本事的人,方才能够有这样的谋生手段,至于我,还是歇着吧。
  
  这少妇的一单,仅仅只是开始,随后马一岙频频出击,见人拆招,将他的医术发挥到了极致,各种望闻问切,而且他对于每个人的经济能力都有十足的把握,有的人给多了,他还给人退回去,而有钱人小气,他就熬着那人,各种忽悠,种种手段,让人叹服。
  
  如此折腾了一下午,马一岙兜里鼓鼓囊囊,数了数钱,便没有再继续,而是脱下了身上的袍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又从兜里数出一百块钱来,递给了那刘半仙。
  
  刘半仙赶忙推辞,说您这是打我脸呢,今天跟着您看了小半天,收获良多,我还没给您教学费呢。
  
  马一岙塞在了他的手里,不容推辞地说道:“一码是一码,我今天借了你的场子,就得给你点钱。”
  
  刘半仙推辞不过,只好收着,然后有些不舍地问道:“您这是要走了?不再多留一会儿么?在等等就到傍晚了,那个时候的人流多,您老也能多赚一些。”
  
  马一岙笑了,说我这是手头困难,周转用的,够了就行,哪里指望这个致富?
  
  说罢,他又对刘半仙说道:“我多嘴说一句,你也是,做这行的,坑蒙拐骗,混口饭吃还可以,靠着这个发财,坑人没底线的话,很容易损阴德,遭天谴的——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切记、切记。”
  
  他这话儿说得严肃,刘半仙肃然起立,点头说道:“谨记教诲。”
  
  两人离开之后,马一岙带着我去附近一家邮局营业厅,花了手头大部分的钱,买了一款手机,然后给老歪那边打了过去,告知号码之后,对我说道:“走吧,忙了一天,咱们去吃点好的——不瞒你说,我口水都快说干了。”
  
  我一脸敬重地看着他,然后问了一个问题:“那个……你最开始看的那个女人,她身上,真的有小鬼缠身?”
  
  马一岙笑了,说你猜呢?
  
  我摇头,说猜不出来。
  
  马一岙哈哈一笑,却最终还是没有跟我讲个明白,而是带着我去一家潮汕砂锅粥里大吃了一顿。
  
  我们在鹏城等待了两天,第三天的中午,老歪那边来了信息,说找到尉迟京了。
  
  那人现在,在珠市。
  
  ********
  
  小佛说:明天国庆了,祝大家国庆快乐。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