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章 心有戚戚难自抑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9-29 21:51 已读 696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在我的想象中,作为一个贩卖消息的掮客,自然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气质至少也应该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商人,但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样一个霸气外露的男人,而且他还让我想到了以前读书时看过的一部电影主角。
  《跛豪》。
  这是一个有大哥气质的男人,而且很有威望,这一点从他手下那些人看向他那敬畏的眼神中,就能够知晓。
  就算是那个让我感觉到十分不舒服的年轻人阿水,被他喝止一句之后,也不敢妄动一下。
  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有威势的人。
  但这样的人,在马一岙面前,却一开始就有服软的态度,这让我很是不解,而马一岙却仿佛早就知晓一般,淡然自若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道:“侯子,跟我进去。”
  老歪把门打开,将马一岙和我给迎了进去,然后对外面吩咐道:“收拾一下,成何体统?”
  门关,老歪领我们来到了房间里一套红木沙发前坐下,然后亲自摆弄着沙发前巨大根雕茶几上的功夫茶具,给我和马一岙分别泡了一杯茶,端在我们面前,伸出手来,说道:“尝一下,这是武夷山新下来的大红袍,特供的,我好不容易通过关系,弄了一点儿来。”
  马一岙坐在红木沙发上,没有了刚才的气势汹汹,而是耐心地等待着老歪泡完功夫茶,说完话,方才缓缓说道:“茶,待会儿喝,我想先听解释。”
  老歪没有再顾左右而言它,而是跟他确认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一岙冷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找后土灵珠的事情,怎么就传得沸沸扬扬,是个人都知晓了呢?”
  老歪又问:“还有么?”
  马一岙又吐出了四个字来:“霸、下、秘、境。”
  老歪不再问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也是刚刚从同行那里得到了消息,听说你们去了赣西江州,霸下秘境在那里,而且有人说赣西风头最盛的邱文东和黄泉引东兴白纸扇霍得仙也出现在了秘境之中,除此之外,港岛霍家也有人出现在了那里?”
  马一岙冷笑,说不要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消息有多灵通,我只想知道,关于我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
  老歪舔了舔发黑的嘴唇,说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马一岙眉头一抬,说你说呢?
  老歪说道:“如果我要说假话,自然就是之前帮你到处打听后土灵珠的时候,在渠道上出了一些岔子,而且这事儿你也并不只是在我这一个渠道弄的,据我所知,黄千叶也到处找人询问此事,联系前后,只要是有心人,不难猜出这里面的前因后果,所以这事儿跟我其实并没有关系……”
  马一岙冷冷地说道:“很不错的解释,一推六二五,滑溜得很,这样一来,跟你们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了,既然如此,为何又要告诉我这是假话?”
  老歪叹了一口气,说因为你太聪明了,我不敢骗你。
  马一岙不为所动,说讲真话吧。
  老歪说道:“我跟你提过我那内侄吧?那小子嘴不稳,给人套了话,一开始我不知道,一天前我接到消息之后,内部盘查的时候找出来的。马兄弟,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是我老歪这里出了差错,不管你想怎样,我都认栽,只求一点——我这内侄可怜,他老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爹去年的时候跟人起冲突被活活砍死,辗转来到我这儿,我答应过我老婆,说要好好照顾他的,所以希望兄弟你饶他一条狗命……”
  这个看似沧桑凶恶的男人,此刻说起自己老婆的时候,眼神里却多了几分柔情。
  他坦诚的态度,让我原本紧张的心平复了一些。
  很显然,马一岙也被他的态度所感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一次,我们差点儿因为你内侄的这张破嘴而折在了江州,按理说我就算是不找你麻烦,也得让他受点教训,好长长记性的,不过你既然帮他求情了,我也不想多说。这种事情,我希望不要有下一次。”
  老歪赶忙说道:“绝对不会,我用性命保证。”
  马一岙又说道:“你既然收到了消息,应该知道,后土灵珠,现在落在港岛霍家的秦梨落手中。”
  啊?
  老歪有些诧异,说是么,我怎么没有听过这事?
  马一岙冷笑,说后土灵珠乃传说中的先天至宝,对于修行者来说,绝对是调养身体、洗涤污垢的修行圣品,这样的东西倘若是流落到江湖上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的,如果是你,你会将此事到处宣扬出去么?
  老歪回答:“道理我当然懂,只不过……”
  他有些犹豫和迟疑,瞧见马一岙锐利的眼神,他没有再藏着,而是说道:“实话跟你说吧,我得到的消息,是那后土灵珠,已经落到了你身边的这个年轻人手里了。”
  艹!
  听到这话语,我和马一岙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愤恨之色来。
  而我的心中,更是有一万头的草泥马在奔腾而过。
  马一岙皱着眉头说道:“消息从哪里来的?”
  老歪指了一下东边的方向,说在对面,虽然那家伙刻意藏着掖着,没有说太多,但我能够感觉得出来,应该是东兴那边的路子,也就是黄泉引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吧。
  果然。
  从道理上来说,黄泉引并没有错,东西毕竟是我从邱文东的手里抢走的,他们也不知道那玩意后来给秦梨落给掉包拿走了,现在他们既然从霸下秘境之中生还出来,又因为之前与黄千叶和她找来助拳的同伴起了冲突,在内地行动不方便,想要找寻我们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消息放出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到时候会有大把听到消息、心有贪欲的人过来找我们麻烦,而这些人,以及他们的关系网,也都将是黄泉引免费的眼线。
  道理上是说得通,但问题在于,我们他妈的没有拿到后土灵珠啊。
  这玩意击鼓传花,最终落到了秦梨落的手里。
  结果这锅,居然让我们来背了。
  贼难受!
  老歪一开始还怀疑我私藏了后土灵珠,不告诉马一岙,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跟我们分析了许多。他是老掮客,江湖上的消息,特别是华东这一片都很精通,双方在放下心防之后,还是跟我们盘出了许多的逻辑和道理来。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在搞清楚了到底哪里出问题之后,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找到秦梨落。
  只是秦梨落这个人十分神秘,就连老歪这种老江湖,都没有她的资料。
  毕竟港岛霍家也是十分低调和神秘的,他们在岛上的势力很大,但专门抛出来处理江湖事务的,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而这个秦梨落,则完全就是个新面孔,以前都没有出现过。
  找不到秦梨落的下落,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找另外两个人。
  一个是黄毛尉迟,而另外一个,则是那个夏侯。
  这两人都是复姓。
  老歪告诉我们,夏侯此人全名夏侯恪,他是港岛霍家的聘请的安保顾问,说白了,就是古代帮会的客卿,人是宝岛人,名声不显,但能够做到霍家客卿这种级别的,自然是有几把刷子的,据说此人用毒是一流的,也有人说他是巳蛇夜行者,但这些消息都十分细碎,判断不了真假。
  至于黄毛尉迟,此人叫做尉迟京,这些年倒是十分活跃,是霍家在江湖事务上的四大行走之一,经常帮着霍家到处网罗人手,招揽夜行者成员。
  此人的风评也是两极分化的,喜欢他的人,说他豪爽大气,做事圆滑。
  而不喜欢他的人,则说他阴损刻薄,目无王法。
  相对于前者,还是此人的行踪最好确定。
  老歪跟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跟我们确定一点,那就是为了弥补他内侄给我们造成的麻烦,他会免费帮我们提供秦梨落、夏侯恪和尉迟京的消息。
  必要的时候,他还可以派驻人手,陪我们一起核实消息的准确性。
  谈得差不多之后,马一岙提出了告辞。
  临走之前,他将那早已凉的茶端起了,一口饮尽。
  我也有样学样,一口吞下,满口清香。
  茶是好茶。
  如果是热的时候喝,想必味道更佳。
  两人告辞,离开了这路径曲折的仓库,往外走的时候,马一岙瞧了一眼那个守门的年轻人,他低下头,不敢看我们,而出了外面的门,来到了街道上时,我回想起那年轻人郁郁阴沉的目光,心有不安,对马一岙说道:“老歪这边,不会又出问题吧?”
  马一岙说老歪这人的口碑,在南方这一带都是很不错的,诚信是他的立身之本,而且他这个人,做事既有原则、有牌面,又有手段,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跟他谈,而不是直接上门捅刀子。
  我说我倒不是针对他,只是担心下面的人。
  马一岙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对我说道:“放心,老歪在江湖上混迹这么多年,手里面养着这么一大票的兄弟,怎么做事,怎么管人,他绝对比你想象中的强,所以这个是他的事情,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等他到时候给我们消息就成了。”
  我听他这般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点了点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想到那个叫做郑勇的年轻人阴沉的目光,就忍不住地心慌。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