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五章 君子一诺奔波去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9-27 8:55 已读 520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这大半夜的,从招待所跑出来,而且还一脸严肃,这事儿已经让我有了准备,所以并不惊讶,只不过为什么不叫马丁,这一点让我有些疑惑。
  
  我说什么事?
  
  马一岙盯着我,说你这两天看马丁,有没有觉得他的表现有些异常?
  
  马丁?
  
  我有些疑惑,说我跟他不太熟,接触得也不多,感觉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他有什么问题么?
  
  马一岙点头,说对,这次肥花的出事,以及我们在霸下秘境赶集,碰到那么多的敌人,很有可能是马丁在背后搞鬼。
  
  我先是一愣,随后惊讶地问道:“这怎么可能?”
  
  对于脏兮兮的马丁,我虽然并不太喜欢,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挺有能力的,而且十分靠谱,再加上他跟马一岙的渊源,我天然地有一种信任感,没想到却从马一岙口中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来,让我如何不惊讶呢?
  
  马一岙严肃地说道:“其实当天见面的时候,我就起了怀疑——当时的情况简单明了,他却偏偏执意要去秃子坳查看,除了是不相信胡车之外,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想要跟我们分开,去见其他人呢?这事儿我当时没有说,心中却是有疙瘩的,后来这几天找寻肥花无果,我就不得不怀疑了;而到了今天,我瞧见他居然故意避开我,去跟几个陌生人接头,还鬼鬼祟祟的,我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立刻打电话,找人打听了一下,得到了一个很坏的消息。”
  
  我心一跳,说什么消息?
  
  马一岙沉声说道:“马丁自己这些年遁世隐居,但他老婆和女儿却住在西北的一个小镇子里,而我打听到,他女儿已经消失了一个多月了,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我联系的那个人告诉我,说一开始说是闹失踪,而到了后来,又说是回了乡下老家去——我这么说,你能够懂么?”
  
  我有些骇然,说你的意思,是马丁很有可能是受人胁迫,然后出卖我们?
  
  马一岙摇头,说这件事情很难讲,我也不确定,也许事情不是这样的,但如果真的有人能够算计到这一切,提前绑住了她女儿来布局,这可就太可怕了。不管怎么说,我不得不防一手——跟马丁私下接触那几人,其中有一个家伙是湘北岳阳楼的老把头,这个人跟黄泉引的关系十分密切,而且实力很强,我敌不过他们,又不能硬碰硬,只有先撤,日后再想办法了。
  
  我心惊肉跳,说那我们怎么办?
  
  马一岙说事到如今,只好找人来帮忙了。
  
  我说找谁?
  
  马一岙一字一句地说道:“游侠联盟。”
  
  啊?
  
  听到他这话儿,我忍不住诧异,说小钟黄说那个游侠联盟,不是早就没了么?
  
  马一岙眼神坚定,说广义上的游侠联盟,的确是在建国前就已经分崩离析了,但总有一些人,心中存着正义,这种人重义气而轻身,并不是没有,我师父曾说过,庐山谭家的谭云峰,在赣西道上算是一条好汉,他是通背拳一脉,祖师爷是民国奇人修剑痴,一手断门枪出神入化,若是能够有他助拳,我就不怕岳阳楼的人了。
  
  我是个半路出家的人,对于这种江湖往事是一头雾水,听到那古怪名字,忍不住问道:“修剑痴?这是个外号呢,还是啥?”
  
  马一岙给我解释:“修剑痴前辈是满族人,又叫做修明,他是河北固安县修辛庄人,家学渊源,又曾经跟随通背拳大师祁太昌之高徒许天和求学,年少时在京师一带访师问友,博采众家之长,对太极,形意,八卦,长拳都为通晓,被称为燕北大侠,在当年可是能够与民国十大家挨得了边儿的人物。”
  
  跟随马一岙这么久,民国十大家我自然有所耳闻,他师祖王子平正是名列其中。
  
  听他这么一类比,我立刻知道了对方的厉害。
  
  不过马一岙也说了,他与那庐山谭家的谭云峰并不相识,这次鲁莽地找上门去,能够说得动人来帮我们么?
  
  马一岙苦笑,说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一试了。
  
  世间最复杂的,莫过于人心,马一岙曾经为找到马丁被拐的女儿,奔走数年,终于将人给找回来,对于寻常人来说,这可是天大的恩德,也正因为如此,他这次方才有底气开口,却不曾想马丁转头间,极有可能又将我们给卖了去。
  
  虽说此事他另有隐情,是为了自家女儿,但对于我们来说,是极为心寒的。
  
  特别是马一岙,更是如此。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不再多做停留,连夜离开这个县城,在国道上拦路,搭了一辆大货车,跟司机师傅说尽好话,然后离开。
  
  庐山谭家还真的住在庐山脚下,这是一个叫做杨家墩的小村子,距离我们之前所在的地方并不算远,我们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赶到了地方,至于马丁那边,马一岙给他留了一个纸条,说我们有事出去一趟,希望能够将他拖住。
  
  这借口不一定能够拖住马丁,所以我们需要尽早赶回去。
  
  谭家是一个大院子,建筑有些年头了,因为天未明,我和马一岙并没有上前敲门,而是守在大门口,在那儿安静等着。
  
  我问马一岙为什么不直接敲门,他对我说上门求人办事,就得有讲究。
  
  江湖人有江湖的规矩,大大咧咧,谁会理你?
  
  如此一直站了一个多小时,院子里有了动静,没一会儿,有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扛着锄头推门而出,瞧见了我和马一岙站立门前,不由得一阵惊讶,问道:“你们是哪个咯?怎么站在这门口呢?”
  
  马一岙抱拳,说晚辈马一岙,湘南王朝安的弟子,前来拜见庐山谭家的谭云峰师傅,还请帮忙通传一声。
  
  汉子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确定地说道:“王韶安?”
  
  马一岙低声纠正道:“王朝安。”
  
  “哦。”
  
  那人在嘴里复述一遍之后,对我们说道:“你们等等啊,我去跟我哥说一声。”
  
  他转身进门,顺便将院门关上,我听到脚步声走远,终于忍不住说道:“马哥,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不是啥练家子啊?”
  
  马一岙眼观鼻鼻观心,淡然说道:“修行这事儿,讲究的是天赋和根骨,并不是每个有家学传承的人,都能够成为修行者的,再说了,修行太苦,也未必有几人能够受得住,他不会,很正常。”
  
  他虽然这般说,但我总是觉得心虚,感觉这位未成谋面的谭云峰恐怕未必能如我们所愿。
  
  马一岙这架势,有点儿太过于拘谨。
  
  我正胡思乱想,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门开,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约莫五十多岁,身子有些佝偻,仿佛被常年的农活劳务压折了腰一般,脸上的皱纹也多,穿着就如同一乡间老农般,唯独那一对眼珠子很亮,黝黑晶莹,有点儿像是两三岁的孩童一般。
  
  他打量了我和马一岙一下,然后朝着马一岙拱手,说可是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弟子?
  
  马一岙将双手伸出,左右手的拇指相扣,左手手掌朝外,右手手掌朝内,然后一齐放平,分开,又聚合,如此三次之后,恭敬地说道:“‘千古风流今在此,万里功名莫放休,三山五岳成一快,降妖除魔是朋友’,后辈马一岙,拜见联盟前辈。”
  
  那老农哈哈一笑,与马一岙同做了刚才那手势,然后说道:“久闻湘南奇侠王朝安的名声,本以为言过其实,但今日一见你这当弟子的模样,我算是服了——来,里面请。”
  
  这人正是谭云峰。
  
  我们给请到客厅用茶,这茶并非什么好茶,但是自家在山里种的茶树,热水冲过,格外清香,一品,回味无穷。
  
  谭云峰告诉我们,这茶是山茶,但有个名字,叫做香煞人。
  
  双方寒暄过后,马一岙直接言明来意,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师父王朝安被人暗算,到找寻霸下秘境的种种变故,以及洞中诸事,一一叙来,又谈及了黄泉引那帮人的恶行,包括为了私利而伤害无辜之事,也有了提及。
  
  当说到与自己关系颇深的马丁很有可能勾结岳阳楼的老把头,准备对我们下手时,谭云峰终于表态了。
  
  他冷哼一声,说道:“岳阳楼因范文正公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名满天下,那是天下人的财富和信仰,这帮小人,居然敢与岳阳楼为名,勾结奸邪,行那人神共弃的恶事,平日里远在鄂北,我且不管,既然到了江州,我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说罢,他对我们说道:“你们别担心,我这就收拾一下,随你们而去。”
  
  老先生当真是雷厉风行,让我们且坐,片刻之后,他换了一身短打的出门装,又背着一根圆乎的扁担,走了出来。
  
  我盯着那根扁担,发现内有蹊跷,知道解开外面的伪装,里面便是名满天下的断门枪。
  
  这汉子,真英雄也。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aifu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