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十六章 虫窟石棒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9-26 13:24 已读 711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跟看到电线杆子上的老中医广告一样,我有些激动,说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
  我想急着往里走,找到弱水,这玩意能够在关键时刻救我的命,然而少年胡车却笑了,说你急什么?还没有谈完条件呢。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警醒起来,说你想要干嘛?
  胡车指着我和秦梨落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要得到弱水,那么进去之后,就得什么都听我的,要是不然,我让开路来,你自己进去,我也不拦着你们。”
  我听了,立刻想起先前之事来,知道这个家伙最大的心愿,就是给父母报仇。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得告诉他,杀害了他父母的凶手,应该在蛇窟那边,又或者他们解决掉了跟前的麻烦,追到了这儿来。
  但我心里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而是看向了秦梨落。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刚才残酷无情的行为,实在是太让我担心了,我觉得觉醒之后的胡车,跟之前的那个麻风少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人了,仇恨和怒火已经将他给吞噬,连帮助过他的人都毫不犹豫杀害,更何况是萍水相逢的我。
  秦梨落比我更加精明,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好,我同意。”
  我听到,也跟着点头,说好。
  在我们确定之后,胡车没有再多说,走到其中一个石像跟前,取下火把,然后对我说道:“那行,走吧。”
  他一马当先,带着我们往左边的一个小门走去,而我们也相继去取了火把,这时秦梨落递过来一个背包,很随意对我说道:“你的东西,放在这里吧——用衣服裹着,多难看啊,而且也不方便。”
  我有些意外她的体贴,心中一暖,接过了包,检查了一下之后,将团成一团的衣服装进了里面去,然后背上。
  秦梨落待我弄完,主动提出:“我先走,你在后面跟着,小心一些。”
  她表现得无比坦率,让我又是疑惑,又是感动。
  一行三人再次出发,高举火把,至于那个守陵人的尸体,却没有人再去理会。
  跟着胡车往前走,过了一道山缝,又往里钻,出现一个高度不过一米五的甬道,这儿我方才瞧见人工修筑的影子来,发现甬道边儿上的墙壁和地板都是方砖砌成的,十分坚固,还能够感觉到里面的空气并不浑浊,甚至还有风,知道这儿的通风应该是有所设计的。
  而这个地方,大概才是霸下秘境的真正主体吧?
  对于这样一个未知的地方,胡车显得十分谨慎,他应该也没有来过这儿,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而我们走过那长达二十多米的低矮甬道之后,来到了一处类似于矿井坑道的地方,三米多宽,高度也有两米,方才伸直了腰来。
  不过没走一会儿,我们的前方就出现了岔道口。
  三个岔道,左、中、右,到底往哪儿走,这个还真的让人为难,不过胡车有着手头的黄色玉盘,却并不担心,他观察了一下,指着左边的道路,说往这儿走。
  我们往前,又是一阵前行,大约十米左右,玉盘突然发出了红光来。
  红光出现,胡车立刻停下了脚步,变得十分警惕。
  他高举手中的黄色玉盘,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回过头来,在地上寻摸了一会儿,找到一粒石子,小心翼翼地往前扔去。
  石子在条石铺就的地上蹦跶往前,突然间,有轰隆之声陡然传来,紧接着我听到了巨石跌落下去的声音。
  我举起手中火把,往前一照,却见前方有一段路,除了中间大约四十公分的狭窄过道之外,两边的砖石居然全部都垮塌了下去,而这一段距离,差不多有十几米,寻常人倘若是反应不过来,恐怕就真的随着石头跌落下去了。
  有机关!
  我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瞧见胡车动了,我也忍不住上前,走到边缘处,往下瞧去,黑黢黢的、深不见底,我吸了一口气,有一股尘土飘扬上来,呛鼻得很。
  我瞧得眼晕,问道:“这得有多深啊?”
  秦梨落和胡车已经沿着那狭窄的窄道往前走了,听到我的提问,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听着那动静,估计有二三十米吧?不过既然是机关,你跌下去的话,就算是能够硬扛过这高度不死,下面肯定还有折腾死你的法子,所以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别掉下去。”
  四十公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如果这儿离地只有几十公分,或者一两米,我觉得就这么过去,真的是毫无负担。
  然而在这悬空二十多米的高度,而且还不确定这悬空中间的石道是否结实,我就有点儿心虚了。
  我的性格是比较沉稳的,天性就不爱冒险。
  然而此时此刻,我却不得不稳住自己的心情,让忐忑不安的情绪平复下来,然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前面两人身后,走过这“独木桥”。
  秦梨落是夜行者家族的人,身手利落不说,对于这种场面,想来也是见怪不怪,自然轻松无比,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初逢巨大变故的胡车,这个麻风少年走在最前面,一步一步,居然稳当得很,身子一点儿都没有颤抖,感觉就好像是一台精密的机器那般。
  对方的表现让我有些汗颜,想着同样是刚刚觉醒的夜行者,我跟他之间,对比还真的是强烈。
  这种反差让我的心情有些低落,不过也让我忐忑不安的情绪稳定下来,硬着头皮往前走去,没想到快要走到头的时候,那胡车却开口说道:“接下来,你们按照我走过的地方下脚,每一个脚步都不要出差错,要不然掉下去了,可别怪我。”
  前方三米多宽的巷道,胡车一跃,到了左边,开始往前走,我想起刚才那轰隆隆的场面,不敢怠慢,紧紧盯着跟前的秦梨落,几乎是她走一步,我走一步,不敢有任何差池。
  如此小心翼翼地前行着,走了一会儿左,又走了一会儿右,大约前行了一百多米,那玉盘的红光方才停歇下来。
  胡车一直紧绷的身子终于轻松了一些,他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这里离霸下秘境的核心,应该不远了,不过你们小心一些,越是这个时候,机关越是残酷、匪夷所思,而且这儿的守陵人也许不止一个。”
  他冷静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年,而作为同样刚刚决心的我,除了惊叹,还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这样的胡车,也让我感觉到隐隐有些不安。
  而就在这时,我们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一声古怪的吼叫声,有点儿像是野象,又或者是熊,听得十分瘆人,那胡车听到,回过头来,显得十分紧张。
  他眯着眼瞧了一会儿,突然指着我的身后说道:“那是什么?”
  我心里原本就绷得紧紧,听到这话儿,猛然一回头,结果什么也没有。
  啊?
  我懵了一下,而这时却听到秦梨落惊声大喊道:“你去哪里?”
  等我再回头的时候,却见胡车已经快步朝着前方跑去,我有些惊,而旁边的秦梨落撞了我一下,焦急地说道:“哎,别让他跑啊,这儿是腹地,机关重重,没有他手中的玉盘,我们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只有困死在这儿了。”
  我一听,赶忙往前跑去,而秦梨落在我身后追,两人追了一会儿,却不曾想胡车越跑越快,眼看着就没了踪影,我着急了,拼命地向前。
  如此跑着,突然间前方的黑暗中,晃过来一块巨石,朝着我当面砸来。
  这玩意吊在一根绳索上,来得相当急,我感知到的时候,就到跟前了,还好我反应得快,下意识地就往旁边一扑,结果落点无比滑溜,一不小心,居然没有停住,朝着侧面滑去,我慌乱地伸手,想要抓住点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我忍不住出声求援:“秦小姐救我!”
  我大声喊着,然而这时我方才发现,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又或者,她其实根本就没有跟过来?
  还没有等我明白过来,我已经从旁边的坡道滑落,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然后急速往下跌落而去。
  在这个过程中,我手舞足蹈,火把和短刃都掉了,到了最后,我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抱住胸口,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好在这儿并不深,大约十来米吧,而且又是一个泥潭。
  有了缓冲,我屁股着地,虽然摔得头晕目眩,整个人都快要死了一般,但居然神奇地又爬了起来。
  我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地爬起来,归功于身上好几次钻心的疼痛。
  躺在地上的那几秒钟时间里,我感觉身上好几处地方被细小的玩意儿咬到,在那一瞬间,疼痛就传遍了我的全身,火辣辣的,钻心疼,甚至还有多足虫子爬到了我的脸上来,这才促使我赶忙起来,而当我站起来,借着不远处的火把一瞧,却见我身处的这个地方,居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无数的多足蜈蚣。
  这些蜈蚣长的有人的手臂那般长,狰狞恐怖,吓人得很,而小的则跟蚯蚓一般大小,红黑色的、淡蓝色的、淡黄色的,形形色色,密密麻麻。
  它们彼此堆叠在一起,不断地蠕动着,看得人头晕目眩,忍不住想要逃开。
  然而在这么一个黑黢黢的地方,哪儿又能够逃得走呢?
  我头皮发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间瞧见在左边的五米之外,有一块干净的地方,方圆几米,竟然没有一条虫子。
  而那地方的正中,有一根石棒子,矗立往上。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