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十四章 鞭策觉醒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9-26 13:22 已读 687 次  

回答: 平妖二十年 31- 由 laifu 于 2017-09-26 13:19

  这段距离不远不近,但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漫长。
  在冲锋的路上,我想过了许多的可能,比如说笑面虎已经跟那野生的年幼夜行者决出了胜负,而这个时候的我冲出来,正好撞到枪口,送了人头;又比如说那邱文东恢复得比较快,当我冲来时,他还能够暴起,将我给按住,再比如……
  无数的可能在我脑海中飞速盘旋,让我每一步都走得如此艰难,仿佛自己正在奔赴向死亡一般。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我越过蛇群,踩着烂泥,踉踉跄跄地冲到了邱文东面前,而他则一脸惊诧地望着我。
  什么鬼?
  他的左手上,抓着刚才笑面虎递给他的肉球,而右手上,抓着一把刚刚摸起来的血珠子。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黑暗中的我,想不明白,这个鬼地方,怎么又出现了一个人呢?
  这儿难道不是霸下秘境,而是乡下集市口?
  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是头晕晕的。
  以至于我从对方的手中将东西抢夺了过来,转身就走的时候,双方大眼瞪小眼,都感觉到这事儿实在是太荒谬了,不可思议。
  这他妈的……
  一直到我冲出了几步之后,衣服才给对方猛然一拽,将我给拉住了,紧接着邱文东恶狠狠地喊道:“将东西留下来,不然我弄死你……”
  砰!
  我回身就是一拳,打在了邱文东的脸上,那家伙的脸一下子就垮了,坚挺的鼻子塌下,鼻血、鼻涕、口水一起迸出,就像开了个染色铺,而随后当我扬起了手中的短刃时,寒光一闪,邱文东却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不敢再来纠缠我。
  他撂的狠话,一秒钟就收了回去。
  我转身再跑,这时已经没有人来拦我,唯有被人缠住的笑面虎在我身后高声喊道:“骂了隔壁的,你是谁,别跑。”
  我知道,这种人一般能动手就不动嘴,而他既然都这么喊了,肯定是没办法留下我,当下也是赶紧迈足狂奔,甚至都不小心踩到了还没有来得及退开的蛇群,踩在那光滑的蛇身之上,让我差点儿摔进了蛇堆里去。
  好在我的平衡感还算不错,这才没有出了洋相。
  我就这么跑着,一股脑儿跑出了蛇窟的泥坑区域,等跑到了外面的岩石通道时,我方才反应过来。
  我居然从邱文东那凶神的手中,将东西抢出来了?
  这事儿,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吧?
  我又惊又喜,这时方才感觉到一丝后怕,赶忙检查自己的手中,发现除了那颗心脏一般的玩意之外,还有三颗血珠子(原本有一把,中途仿佛掉了一两颗)——这玩意比乒乓球小一些,说是珠子,但并不规则,虽然满是鲜血,但摸着又有点儿像是软骨一般,很是古怪。
  这些都是好东西,特别是那个心脏一般、血肉包裹的玩意儿,很有可能就是马一岙一直在找寻的那个后土灵珠。
  我想了一下,将贴身的上衣脱了下来,把这一大三小,四团珠子都给包裹起来,然后往回走。
  我走了没几步,却听到前方有动静,顿时就吓了一大跳。
  这里离我刚才与秦梨落分别的地方,可有些距离,而在这个鬼地方,不是秦梨落的话,不管是谁,我恐怕都难以对付。
  想到这里,我赶忙要往旁边缩去,却听到秦梨落的声音传来:“侯漠?”
  啊?
  我愣了一下,赶忙接话,说对,是我,你怎么过来了?
  前面的洞口出现一道倩影,却是秦梨落,她往着我这边走来,然后说道:“先前夏侯老师给我们吃的解毒丸里面,就含有清热解毒、祛除毒素的作用,你刚才给我吸出来了一部分,再加上那药力未散,我这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好了一些,就过来找你了。”
  我很是激动,没有想太多,迎了上去,说这样啊,那太好了。
  两人走近一些,秦梨落看着光着胳膊的我,焦急地问道:“那边什么情况?我听着好像打起来了。”
  我那会儿年轻,又刚刚占了点小便宜,总有一种想要与人炫耀的心理,于是忍不住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秦梨落分享起来,而听到我的话语,她果然十分惊讶,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我。
  尽管这鬼地方黑乎乎的,看不清模样,但感受到美人在跟前,好闻的热气扑在脸上,那一瞬间,虚荣心还是让我有些瞬间爆棚。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保留着警惕心的,当秦梨落提出要看我手上衣服卷成的包裹时,我拒绝了。
  我的确对秦梨落心存好感,就跟大部分年轻人对美女的感觉是一样的,但我并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毕竟也在外面跑业务那么久,轻重缓急拿捏得还是比较精准的,当下也是十分警惕,将兜往后面收,说不行,这可是我拿性命抢回来的,我可不想有半点闪失。
  秦梨落一脸失落地看着我,犹不甘心:“你不确认一下?要万一不是你找的东西,岂不是坏了大事?要不要我帮你鉴定一下?”
  我摇头,说好意心领了。
  瞧见我如此坚决,秦梨落很是生气,哼了一下,转过身去。
  倘若是平常男子,说不定就心软了,想着妥协,但我却不一样,这事儿太重要了,我可不能被她的美人计算着,于是装作不知,说道:“我们得赶紧走,那两个人虽然被人缠着,但很可能马上就会抽身出来了,而即便他们败了,另外一个男孩也会追过来的,我刚才看了一眼,他很凶的……”
  这是关键问题,秦梨落不敢耍性子,赶忙说道:“那还愣着干嘛,走,赶紧走。”
  两人往前方走去,这个时候的秦梨落毒性已解,行动自如,倒也不用我来搀扶,只不过多少有些迟缓,让我不得不放慢脚步来等她。
  两人埋头走着,匆匆而行,走了差不多一刻钟,突然间前方的转角有亮光传来。
  长期处于这种近乎于失明一般的黑暗之中,再骤然见到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重获新生一样,让我激动不已,然而就当我想要往前快步追上去的时候,秦梨落却一把拉住了我。
  我右手持刀,左手紧紧攥着那一包东西,心里很是戒备,给她这么一拉,下意识地就往回拽。
  而秦梨落却并不坚持,而是附身过来,在我耳边说道:“小心有人。”
  因为在黑暗中,距离有些判断不准,所以秦梨落饱满的嘴唇触碰到了我的耳朵,那种紧致的触感,加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香味,让即便不是纯情小男生的我在那一瞬间,也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脏一下子就停住了。
  呼、呼……
  我深吸了两口气,将激荡不休的心情缓下来,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往前摸去。
  很快,我瞧见了发出亮光的东西,居然是火把。
  一、二、三、四,四根火把,分别插在了四樽两米高的石像手中,将这一个小空间照得透亮,跳跃的火光之下,岩石上,立着一根木桩子,而木桩子上面则绑着一个人,而他的对面,有一个身型敦实的背影,正扬着手中的鞭子,一下又一下地抽打着那人。
  啪、啪、啪……
  鞭子每一次都会在半空中抖动一下,发出炸响,随后恶狠狠地抽打在了柱子上面的那人身上。
  那人除了牛鼻短裤之外,全身赤裸,给那鞭子恶狠狠地抽着,身体绷得笔直,皮开肉绽,惨不忍睹,然而却硬生生地挺着,没有喊出一声痛来。
  我打量完了场中景象之后,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情况。
  那个被抽打的人,我认识。
  胡车。
  就是那个父母被杀的小个儿麻风少年,他之前引我们从寒潭之中潜泳入内,结果我跟丢了他和马一岙,最终误打误撞,跟秦梨落等人走到一起来,没想到他居然被抓住了。
  我想往前看,却给秦梨落拉住,让我躲在一旁去。
  我想起秦梨落先前的教导,尽量用余光打量那边,以为胡车是被人抓住,在这儿审讯拷问的,却不曾想一阵鞭挞之后,那敦实男子却开口说道:“小胡,你要是痛,就喊出来吧……”
  胡车这时方才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不,为了获得力量,给爹娘报仇,我怎么都能拿忍,您别在意,只管招呼上来。”
  敦实汉子说道:“你身上,的确也有夜行者的血脉,而且十分稀有,但如果强行逼迫出来的话,只怕会起到反作用,甚至会危害到你的性命,这一点你可要想好了。”
  火光照耀下,少年胡车的那种丑脸显得无比狰狞,他吐出口中的鲜血,恶狠狠地喊道:“父母大仇不报,我枉为人子,就算是死,我也要跟仇人同归于尽,来吧,再多的痛苦,跟我这些年来受到的白眼和歧视比起来,又算得什么?”
  敦实汉子的鞭子一挥,落到了旁边的一个小碗之上去,蘸了蘸,说道:“我这里,有传闻千年的弱水——‘昆仑之北,力不胜芥,弱水绕之,鸿毛不浮’,此物质轻而上浮,疏通血脉,打通关节,点亮穴位,最是犀利,不过它会腐蚀血肉,你且忍着……”
  说罢,他将长鞭一抖,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
  啪!
  一声炸响,紧接着一直强忍着的胡车终于忍受不住,仰天长啸一声,整个人的身子开始膨胀起来,毛发翻涌,黑气萦绕。
  “啊……”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