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八章 梦
送交者: 可恨张[♂巡抚★★♂] 于 2017-09-13 11:14 已读 292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七卷 鲛人村 由 可恨张 于 2017-09-10 12:16

“确定位置了?”我问司徒。

“确定。”司徒点点头:“既然现在就来消息了,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迟则生变,在路上休息也一样。”

“行,那你去车上等一会,我马上就来。”

司徒嗯了一声,没多说,提着手里的行李包就下去了,似乎是早就准备好了。

房间里的人都看着我,谁也没吱声。

“苗前辈,闻人前辈,王哥,我们这一去可能两三天都回不来,我爷爷这里就......”

“小沈施主,你放心的去吧。”闻人菩萨说着,双手合十,似乎是在为我们这一去祈福:“你爷爷这里不用担心,有我们在,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出事。”

苗武人坐在角落里抽着烟,瞥了我一眼:“帮你爷爷一次就够了,要是他再遇见麻烦,我可不会插手,反正有老和尚在呢,他会管的。”

“你去吧。”王元庆冲我点点头:“听闻人前辈说,林家好像要插手这一次的事,这边有我看着,他们要是敢来,我不会留手,但我也得提醒你一句........”

说着,王元庆往前凑了凑身子,眼睛微微眯着,凶光毕露。

“既然林家敢把事做到这份上,那你们就没必要留手,遇见林家的人挡道,直接弄死就行,搞不定就给我打电话,我去办了他们。”

虽然我知道王元庆的杀气不是冲我来的,但他那种极其残酷......不,应该是残忍的眼神,确实吓了我一跳。

我没跟他交过手,也没见过他跟别人交手。

就算是这样,我也挺服他的,跟老爷子说的一样,王元庆,确实是个人物。

“陈施主,你不劝劝?”闻人菩萨冷不丁的问道,看了看陈宗堂。

“我什么也没听见,小司徒跟你们去了,他也什么都不会看见。”陈宗堂说着,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你爷爷这辈子够苦了,沈家该你来扛旗,别给他丢人就行。”

“我明白。”

“反正我知道劝不住你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如果搞不定他们,你就带人撤回来,千万别硬着头皮上......”老爷子叹了口气:“我就你这么一个孙子,你要是出意外了,我也没什么活头了。”

我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要下楼。

这时,老爷子忽然喊了一句:“把爩鼠带走,它能帮你们大忙。”

他话音刚落,爩鼠吱吱的叫了两声,一溜烟的跟了上来。

等我带着爩鼠从药铺里走出去,七宝已经帮我把行李都搬上车了。

他跟孔百杨坐在后排,一边抽烟一边闲聊。

“现在去机场,那边我都安排好了,等咱们一到就起飞。”司徒丢了包烟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是包没开过的中华。

我嗯了一声,带着爩鼠坐上副驾驶,司徒见我关上门了,便发动汽车,缓缓往前开了出去。

就在他准备提速的时候,陈秋雁忽然从药铺里跑了过来。

我还以为她找我们有什么事,只见她跑到车边,猛地一把拽开车门,挤进了后排坐下。

“你干啥?”司徒一愣一愣的看着她。

“我要去。”陈秋雁说道,目光很是坚定,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听见这姐姐提出这要求,我还没说什么,七宝都快急哭了,他苦口婆心的劝着:“陈姐啊,不是我们瞧不上你,问题是这一去危险太大,我们带着司徒哥去玩命就很勉强了,再加上一个你.....”

“你骂我呢?”司徒都郁闷了,问七宝:“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提不上来啊?”

“我没跟你们开玩笑!”

陈秋雁咬了咬嘴唇,眼睛通红的说:“你们去了会死的!”

“瞎说什么呢。”我笑了笑,安慰道:“一个周无鬼,一个养九生,对付他们俩我们还是有点把握的。”

“不是他们.......”陈秋雁几乎都快哭出来了,那种着急到哭的表情,我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我跟我爷爷坐飞机赶到成都之前,我在飞机上就做了个梦,梦见你们去找打伤沈爷爷的人,然后都死了。”

“梦都是假的,你别当真,更何况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担心也很正常......”司徒说着,抬起手看了看表,很无奈的劝了句:“我们真没时间了,你先回去吧。”

“在梦里我看见你了。”陈秋雁侧过头,盯着孔百杨说道:“你也死了。”

孔百杨冷笑两声,正要说什么,陈秋雁紧接着补充了一句:“你是把自己所有的箭射完了才死的,你射出去的很多箭都是黑色的,只有三支箭是彩色的。”

听见这话,孔百杨表情一僵,眼神瞬间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彩色的?你确定?”孔百杨问她。

“一支绿色,一支紫色,一支白色,我记得很清楚。”陈秋雁说道:“但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在梦里他们叫过你,但我给忘了。”

我们谁也没吱声,默默的看着孔百杨,等他给个答案。

“说真的,你吓着我了。”

孔百杨皱着眉说道,把随身携带的那个长条包打开,里面全是黑乎乎似铁打的箭矢。

在最里面那层隔包里,有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

这盒子看起来应该有一定年头了,表面都出了一层油乎乎的包浆。

打开一看,里面依次排列着三支彩色的箭矢,都是金属制的。

如陈秋雁所描述的那般。

第一支是绿色的,第二支是紫色的,但好像带着点红色,第三支是纯白色的,只不过表层缠绕着一圈圈金线。

“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法器,算是压箱底的宝贝了,我在外面基本没用过......”孔百杨合上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陈秋雁,满脸的疑惑:“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梦里看见的。”陈秋雁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回忆:“我记得你在梦里还说,这三支箭是象征三种劫难的法器.......”

“对,三灾三劫。”孔百杨点了点头,把东西收了起来:“罡风,毒火,五雷。”

说实话,在这时候我心里已经有点慌了,因为我感觉陈秋雁不会拿这种事来骗我们,而且孔百杨这三支箭的事.......别说是他们官家人了,就是我们行里人也没几个知道啊!

“你不会是在逗我们玩吧?”司徒半信半疑的看着陈秋雁。

“真的没有!”陈秋雁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这事我也没敢跟沈老爷他们说,怕他们担心。”

“说呗,多让几个老前辈跟着,咱们还能有啥问题?”司徒反问了一句。

“不能说。”陈秋雁咬了咬牙:“而且我必须去。”

“为啥不能说?”司徒一愣。

“在梦里,有人告诉我,这事不能跟其他人说,只能跟你们这些当事人说,还有......”陈秋雁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过了半分钟才开口:“如果我跟着去的话,你们好像不会死。”

“你跟着能有啥用?”司徒笑了起来。

陈秋雁摇摇头,说自己也不知道,但就是有人让她跟着。

“谁啊?谁跟你说的这些?”司徒还是不信,笑眯眯的问陈秋雁,总不能是神仙的旨意吧?

“好像.....好像是个怪物......”

陈秋雁说着,还用手跟我们比划了几下。

“它身上罩着一层黑雾,像个大章鱼,长着很多触手,是漂浮在海上的。”

我正要点烟,拿着打火机的手一哆嗦,差点把眉毛给烧了。

***......难不成是大脑怪给她托梦了??

“那地方是临海的渔村,好像叫.......龙王村?”

司徒愣了一下,呸的一声,把烟头从车窗里吐了出去。

“**。”

司徒的表情有些惊恐,看了看陈秋雁,咽了口唾沫。

“说真的,你也吓着我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30 银元!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