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七章 三灾
送交者: 可恨张[♂巡抚★★♂] 于 2017-09-13 11:14 已读 266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七卷 鲛人村 由 可恨张 于 2017-09-10 12:16

准确来说,在我们这一行,辈分最老的,就是老爷子这一辈的先生。

其次下来,才是王元庆这一辈的。

我跟孔百杨都属于第三代的后生子弟,无论是年纪还是辈分,应该都是这么排下来的。

但这人看我们的眼神很明显就不对,这种眼神就像是看后生小孩子的眼神一样,说不上来的讨厌。

王元庆跟老爷子有很多话要说,原本我是想留在屋子里当陪客的,但这一次老爷子没让我留下,而是让我赶紧回房间睡觉,折腾这么久没有休息,他生怕我猝死。

但不用我说他们都知道,我肯定是睡不着的,所以司徒很干脆的催着我去收拾东西。

“最迟明天早上咱们就出发,直接坐飞机走海南。”

“他们找到落脚的地方了?”我问。

“直接去堵,到了海南再说。”司徒说着,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脸上略有些疲惫:“我去睡一会,该联系的都联系好了,咱们坐部队的飞机走。”

一听司徒这么说我就傻眼了,部队的飞机?不是坐客机?

“是战斗机么?”常龙象兴冲冲的问道。

司徒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自己回我房间睡去了。

常龙象原本是想留在客厅陪我们聊天的,但无奈自己受的伤太重,熬了一会,实在是熬不住了,只能跟着司徒回去睡觉。

这次去海南的行动,常龙象应该是参与不了,就算他有这个心,也不可能有这个力。

说白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这身体状态根本就不适合参战,去了能不能帮上忙且不说,拖我们后腿那是一定的。

走个路都得杵拐杖,估计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

在客厅里,我跟七宝、孔百杨,互相分开坐着,围着茶几变成了一个完整的等边三角形。

说实话那种感觉挺尴尬的,孔百杨毕竟是个外人,而且性格还冷冰冰的。

我跟七宝说十句话,他都不一定能搭上一句。

到最后也冷场了,气氛异常尴尬。

孔百杨看了看一脸无聊的七宝,又看了看趴在桌上发呆的我,似乎觉得这样不好,便主动开口跟我说,你身上的气味挺奇怪的。

“你是真不会聊天啊。”七宝忍不住损了他一句:“哥们,你不会一直都在深山里修行吧?没跟别人打过交道?”

“很少。”孔百杨说道,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在跟我们开玩笑:“我师父第一次教我练弓的时候,就跟我说过,弓者心静,不动如山,要摒弃一切杂念才.......”

“你师父逗你玩呢。”七宝笑了起来:“按照他这么说,军队里的狙击手,还不得跟冰山成精了一样?”

“不是我师父逗我,是我自己意会错了,我以为他是让我抛弃所有的杂念,一心扑在弓道上......”孔百杨皱了皱眉:“其实我原来不是这样的,等我想明白这点,性格已经变了,没原来那么爱说话了,所以你们别介意。”

听见孔百杨这么说,我跟七宝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孔百杨性情冷漠不是故意装出来的,看样子是后天养成的,搞不好这个锅还得甩在凰真人身上。

“老孔,你师父的本事应该不弱吧?”七宝兴致勃勃的问:“又教你们师兄弟道法,又教你使弓,还教那个大和尚念佛,学的挺杂啊。”

“我师父修的就是杂门,没那么重的派系理念,在他看来,取众家所长,补自身之短,这才能得证大道。”孔百杨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说话期间,我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孔百杨背后的巨弓上。

这把弓应该不是木制的,看着像是金属打出来的,在昏暗的灯光下,通体都有反光的感觉。

“想看看?”孔百杨问我。

我嗯了一声,说没见过这么大的弓,有点好奇。

“这是我师父找人帮忙打的。”孔百杨一边介绍着,一边将背后的巨弓取下,放在桌上让我们随便看。

七宝按耐不住好奇,最先凑了上去,看了看弓上刻着的那俩大字,满头雾水的问我:“这是字还是画?”

“篆字,大篆。”我低声说道:“这把弓的名字,应该叫做三灾。”

孔百杨点点头,说对。

“嘿,这名字够稀奇的。”七宝笑了起来:“我听说过霸王弓射日弓,还真没见谁用灾字给弓起名啊。”

“这个三灾,应该是指道家学说里的三个灾劫,分别是罡风,毒火,五雷。”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回忆着以往看的那些书,简单的跟七宝介绍了几句:“这应该算是成仙求道必经的过程,没有真人神仙指引,修道之人就会遭到三灾劫难,”

我记得书里是这么说的,三灾劫难共分三种,也分前后。

一曰罡风,其利如刃,其锐如锥,透入门直至涌泉,肢体发毛,一时解脱,化为羽丝,飘荡无。

则有毒火,从下而上,透入顶门,还攻脏腑,旁灼四肢,毛孔发际,一瞬息间,化为灰烬。

第未闻道,则有五雷,各率所部,环相攻击,道未闻时,一瞬息间,精神四散,永不凝聚。

当然了,对于这些所谓的灾劫,我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的。

起码我没听说近代有人遭遇过这样的劫难,老爷子也是如此,压根都没听过。

等七宝研究完,我这才从他手里接过三灾弓。

跟我猜的一样,这把弓是金属制的,至少有几十斤重,入手处一片冰凉,像是在摸冰块。

“这把弓是啥材质?”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弓身是黑铁打的,其中埋了九根金线九根铜线,是用来引气的。”孔百杨跟我们说起这些来,倒是没有避讳的意思,很干脆的跟我们介绍着:“弓弦是用孽虺(hui)的八根肉筋搓出来的,专门用来聚煞。”

“孽虺?”我一愣:“属虺的冤孽很多啊,你说的是哪一种?”

“我也不清楚,我师父没跟我说明白,反正是一条大黑蛇,我小时候见过。”孔百杨耸了耸肩,不像是敷衍我们。

“哥们,听说你的弓术很牛啊,外号小养由基,要不然你给我们展示展示?”七宝兴冲冲的看着孔百杨,满脸的期待。

孔百杨点点头,正要把桌上的巨弓拿起来,只听嘭嘭嘭的一阵门响,打断了他的动作。

“小沈!是我!”

外面敲门的那人,一边敲着一边喊:“赶紧开门啊!”

没等七宝反应过来,我猛地起身,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去开了门。

门外只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刚回北京不久的陈秋雁,另外一个,就是陈秋雁的爷爷陈宗堂。

“陈爷爷好!”

我先跟老头子打了个招呼,之后才看着陈秋雁,正要跟她说两句话,陈宗堂一步走进来,紧握着我的手臂催促道:“那老东西没死吧?!赶紧带我去看看他!!”

“好,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陈秋雁跟陈宗堂看起来都很疲乏,风尘仆仆的样子,颇有些狼狈。

估计他们是连夜赶过来的,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发红,不知道是因为疲倦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在看见老爷子的瞬间,陈秋雁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跟个小女孩一样,蹲在床边握着老爷子的手哭个不停。

陈宗堂就要冷静多了,红着眼睛看了看老爷子,腮帮子上的肌肉不停跳动着,憋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这时候,司徒很突兀的推开门闯了进来,一脸兴奋的喊着。

“那边来消息了!!周无鬼在海南落脚了!!”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