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九章 枪声
送交者: 可恨张[♂巡抚★★♂] 于 2017-09-09 11:23 已读 29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这个答案是司徒给我的,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跟我介绍。

“他在林家没什么地位,但在你们这一行,还算个厉害人物,仅仅比你爷爷差一筹罢了。”

“只比我爷爷差一筹?”我一愣:“你是拿我家老头子开涮呢?”

“他没跟你开玩笑,也没夸张。”苗武人低声道:“周无鬼是个奇才,再让他成长十年,你爷爷加上你,铁定得被他一起收拾了。”

“有这么厉害?我怎么没听说过?”我皱了皱眉。

“他不爱抛头露面,近十年来,都没在行里冒过头,有不少人都以为他死了。”司徒叹了口气:“要说这人的本事也不差,但最奇特的,还是他的命格,听人说是孽障命,因为前几世的命格比较特殊,所以就没有偿还之前的因果业债,足足三世没有受过因果业债的报应,全都堆积到了这一世来了.......”

“三世的因果业债都堆积到这一世?”我一脸诧异的看着司徒,将信将疑的问:“就这种命格还能活到现在?”

“我也不清楚。”司徒耸了耸肩:“反正我听人说过,这人的命途坎坷,受过的磨难数不胜数,但就是没死,你说他厉害不?”

“厉害也没用了。”

苗武人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玻璃瓶,边上一圈都用黑色的布条缠绕着,只有上下是通透的。

他也没多解释,默不作声的把布条解开,将里面的东西展露了出来。

瓶子里装满了透明的液体,没有气泡,看着跟水差不多。

两个鲜活还带着血丝的眼球,就那么沉在玻璃瓶的底部,正面冲着我,似乎是在看我。

“谁的?”我问。

“周无鬼的。”苗武人说:“他朋友的运气不错,没受重伤,但他就不行了,为了杀你爷爷玩命的往病房里冲啊,一个不留神就让你爷爷把招子挖出来了。”

“牛逼啊!”七宝猛地一拍我肩膀,竖起了大拇指:“沈老爷够狠的!这才叫宝刀未老呢!让那***玩阴招!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我没吱声,默默看着那个玻璃瓶的眼球,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不够。”我说道。

“一双眼睛还不够?”苗武人问我。

我点点头:“这人必须死,绝对留不得。”

“是啊,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老爷子把他眼睛给挖了,这孙子肯定记恨着呢!”七宝忙不迭的点头,顺着我的话说:“不把他除掉,以后咱们还得有麻烦!”

“就因为这个?”苗武人笑眯眯的看着我们。

七宝跟我对视了一眼,都点点头,说,就因为这个。

“不是打击报复?”苗武人问。

“你觉得呢?”我反问道。

“这次他们袭击你爷爷的事,官家没有插手,所以你们反过去打击报复,这事也不会有人管,江湖事江湖了嘛。”司徒丢了支烟给我,不动声色的说道:“更何况我们想看见的是一个稳定的局面,有些不稳定的因素,还是该抹掉就抹掉。”

“司徒哥,你们官家的眼线比较多,肯定有人跟上周无鬼了吧?”我试探着问道,看着司徒的时候,满脸的期待。

“跟上了,那两个人是一起走的,据我朋友得到的情报来说......”司徒皱了皱眉头:“另外一个人姓养,好像叫做养九生,这人的资料是空白一片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人往哪儿跑了?”我问。

司徒挠了挠头,说南方,但还没落脚,等他们落了脚再给我具体的位置。

“七宝,胖子,这次你们俩留下来,爩鼠也留下,我一个人去。”我低声道:“老爷子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我前脚一走,你们就带着老爷子躲起来,别在外面抛头露面。”

“你***疯了?你觉得老子会留下?!”七宝站了起来,怒气冲天的瞪着我:“报仇的事也有我一份!!”

“那老爷子呢?”我问。

七宝愣了一下,不说话了。

“你们都去吧,这边的事,用不着你们操心。”苗武人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说:“原本我是不打算掺和你们沈家的事,但后来一想,我跟你爷爷的情况这么相似,搞不好以后也有虎落平阳的时候,所以.......”

“您放心。”我稍微弯了弯身子,低声说:“沈家欠您一个人情,我也欠您一个人情,只要在我能办到的范围里,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一句话的事。”

苗武人笑了笑,没说什么,轻轻拍了一下我肩膀,转身就要上楼。

也就在这时,药铺的大门忽然让人给敲响了。

敲门的声音三长一短,力度很重,听着有些陌生,外面也没人叫门,就那么一个劲的敲着。

“谁啊?”我问了句,走过去就要开门。

“找沈枯荣的!”外面那人回了一句,听口音像是两广一带的,声音很是年轻,应该跟我的年纪差不多。

“不在家。”我说着,停下了脚。

“操的!开门!”那人催促道,嘭嘭嘭的砸着门:“老子们找他有事!赶紧让他出来!要不然你们屋子里的人谁也别想活着!”

我不说话了,转身走回柜台那边,从行李包里翻出来两根棺材钉。

七宝跟常龙象也跟了上来,前者手里拿着一把五连发猎枪,后者则是赤手空拳,把拐杖丢到了一边,一瘸一拐的跟着。

苗武人原本是要上楼的,但在这时候也停了下来,兴致勃勃的看着我们,跟看戏一样。

司徒也没有插手的意思,对于七宝提着枪开门的举动,他表示什么都没看见,自顾自的坐在边上抽着烟。

“别急着动手,先搞清楚情况再说。”我低声说着,提醒了七宝一句:“别冤枉好人,如果是老爷子的朋友呢?”

七宝点点头,伸出手去,直接把大门推开,然后一拉枪栓。

“嘭!!”

枪口是朝下的,没有往肚子上打,明显就不是奔着杀人去的,是奔着制敌去的。

“放心吧,我没冤枉好人,这些都是坏人。”七宝很自信的看着我。

门外站着四个人,有三个被猎枪的霰弹打中了,最前面的两个人伤得最重,估计是把膝盖以下的骨头打碎了,躺在血泊里,根本就爬不起来。

伤得稍微轻点的那人,则是一摇一晃的站着,摆出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从兜里抓出来了一把“黑沙”。

忽的一下,直接将这些黑沙吹在了我们脸上。

七宝跟常龙象的反应很快,一左一右的就闪躲开了,压根就没有碰到这些东西。

只有我不躲不闪,反倒是吸一口进了鼻腔里。

哎别说,那黑沙挺细的,吸一口跟烟差不多,没有明显的异物感。

但是我吸进去的下一秒就觉得不对劲了,脑子有点晕,说不上来的感觉,鼻腔里凉飕飕的,像是有一股子冷气在往里钻。

如果我没感觉错的话,那应该是阴气。

“金封九子蛊,跺地镇三山,魂衍幡上走,定压鬼门关.......”

毫发无损没被猎枪打到的那人,忽然拔出一把匕首,直冲着我的肚子捅了过来,嘴里还嘀嘀咕咕的念叨着咒词。

常龙象跟七宝想拽我,但我没给他们机会,顺势往前走了一步,任由这人的匕首捅进我肚子里,也没反抗的意思。

“吾奉祖师爷急急如.......”

他后面的咒词并没有念出来,也没有机会念出来,因为嘴里横着插了一根异物,连舌头都被扎穿了。

“如你妈的。”

我手里攥着棺材钉,横着插在了他的嘴里,看着这几个陌生人,眼睛越来越红。

“找我爷爷的麻烦......我***弄死你们!!!”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