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八章 林家旁系
送交者: 可恨张[♂巡抚★★♂] 于 2017-09-08 11:18 已读 296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老爷子很困,也很疲乏,这都是真的,不是他装出来的。

但他却不想睡觉,哪怕是摆出了一副闭上眼打呼噜的样子,也照样睡不着。

此刻凑近了我才发现,他浑浊的眼睛里,全是一缕缕血丝,疲惫不堪的眼神分外让人心疼。

“幺儿,不哭。”老爷子侧过头看着我,很吃力的把手抬起来,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就像是我揉易林的头发一样,满脸都是长辈对于后辈的疼爱,见我哭了,还一个劲的安慰我:“爷爷又没死,你哭个啥子?”

“爷......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我咬着牙,强忍着哭声:“是谁干的......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弄死他.......”

“都死光了,不关你事,安安心心去睡觉吧。”老爷子笑道:“出去忙了这么久,也该好好歇几天,我的事你别操心,该办了的人,我已经办了。”

“你的腿到底是怎么了......还能动吗.......”我红着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老爷子:“要不我带你去北京?出国也行啊!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一定能治好你的!”

“行嘛,有时间我们就去北京逛逛,哪怕治不好也没事,就当去旅游了。”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我,有些小孩子那般的兴奋:“说起出国,我还真没出国玩过,到时候你带我去吧?趁着老子还有几年活头,带我出国见见世面!”

我没说话,看了看老爷子,低头把眼泪擦了擦。

“只要你想,咱们去哪儿都行。”

说着,我低着头站了起来,不敢再多看老爷子一眼,生怕会忍不住哭出来让他难受。

“爷,你好好歇着,我下楼去弄点吃的。”

“快去嘛,不用担心我,别饿坏了,饿过劲了容易落胃病啊.......”

我嗯了一声,头也不抬的退了出去,把门带上了。

几分钟后,我带着红了眼睛的七宝下了楼。

在光线昏暗的大厅里,我跟七宝站在边上抽着烟,常龙象则蹲在一边,满脸的内疚,眼睛通红无比,跟我们刚哭过的样子差不多。

司徒倒是没进来,站在门外边吹着风,似乎是想把这里留给我们。

苗武人没跟我们客气,自顾自的去烧了一壶水,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太师椅上,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据他说,老爷子这双腿算是彻底废了。

在跟人斗法的时候,意外被人用尸气打进了肉身里,没有及时逼出来,血肉早就坏死萎缩,根本没办法救。

“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苗武人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无奈,似乎很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老爷子跟苗武人的关系,谈不上多好,只能算是普通,甚至还因为我的事,对苗武人有些敌视。

他能为老爷子想到这点,还去帮老爷子处理伤势,我确实挺意外的。

“苗前辈,这次的事,我得谢谢您。”我头也不抬的看着地板,只觉得眼皮子都要睁不开了,整个人都被一种无法描述的疲倦感笼罩着,脑子昏昏沉沉的,说不上的难受。

“用不着谢,我来帮他,是我自愿的,也是碰巧......”苗武人喝了口茶,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我,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我摇摇头,说不会。

“其实吧,我觉得你爷爷栽得挺冤的。”苗武人叹了口气:“十一个有头有脸的先生啊,都找上门来了,还是不敢动你爷爷,只能先在你兄弟身上下刀子,你爷爷是为了保他,才在阴沟里翻了船。”

常龙象眼睛一红,又要说些什么,但被我打断了。

“不怪你。”我说道:“那些仇家都是冲我爷爷来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有仇有怨,你也不会被拽进去。”

“都有谁啊?”七宝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头也不抬的问:“都是哪些狗东西下的手啊?”

“想报仇?”苗武人问。

“废话!”七宝忍不住骂了起来:“要是沈老爷没受伤,他们敢组队上门来找麻烦,那我得夸他们一句牛逼,有胆子,问题是老爷子都伤成这样了,还追到医院去,往老头子身上下刀子,这他妈是不要脸!”

“都是出来走江湖的,要脸干什么?”苗武人嘿嘿笑了起来,但他的笑容里没有幸灾乐祸的味道,反而有些复杂,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悲哀。

那是兔死狐悲吧?

我能看出来,应该是。

“你爷爷有一点跟我很像。”苗武人往我这边凑了凑,表情很是复杂:“仇家多,结怨多,都想把事情做绝,但有些事......还是没办法真的做绝。”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自然的笑了一下:“我爷爷的下场就是这样,你就当得个教训了。”

“教训?狗屁教训!”苗武人骂了一句:“来找你爷爷麻烦的人,大多都跟你爷爷没仇,就算是有仇,也不过是一些口角上的摩擦,根本不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懂了。”我点点头:“是想借着老头子扬名立万吧?”

苗武人嗯了一声,喝着茶,想了一会,继续说。

“他们是第三批来找你爷爷麻烦的人,前两批都让你爷爷摆平了,不死也是残废,基本上算是退出这一行了。”苗武人说道:“这第三批人一共有十一个,领头的那俩人应该跟你爷爷有矛盾,但也不是生死大仇。”

“都有谁?”我问道:“现在还有几个活着?”

“还有俩活着。”苗武人笑了笑:“这次他们下手太黑,所以你爷爷也没留手,刚打上照面就废了三个,又借着你们沈家的落恶子,拆了另外几个人的骨头.......”

“落恶子拆骨头?”我愣了一下:“既然是拆骨头,那应该就是锯身降吧?”

“我不太清楚。”苗武人耸了耸肩:“其中有两个人没死在降术上,是被你这兄弟把瓢给开了,赤手空拳的,一掌下去,那俩人就不行了。”

“不说这些死的。”我皱着眉头,看了苗武人一眼:“带头的那俩人还活着吧?他们是哪边的先生?”

“我只认识一个,另外一个,连见都没见过。”苗武人拿出烟点上,又把靠着椅子的拐杖往边上放了放,慢吞吞的说:“那小子是林家的后生,不过是个旁系,没资格姓林,所以他是按照规矩改姓了周。”

林家。

在国内,姓林的大家族很多,但要是单说我们这一行,真正能声名远播的林氏家族,只有云南那么一个。

“是那个修杂家术法的林家?”我问。

苗武人点点头,说是。

“啥子林家嘛?”七宝皱着眉问我。

“云南的林家,算是行里有头有脸的大家族了,在国内也是数得上号的。”我抽着烟,头也不抬的说道:“林家虽然在云南,但他们主要修行的术法并不是蛊术,而是杂门,道家的,降门的,蛊门的,甚至湘西的......什么东西他们都练。”

“修行这么多法派的东西?那他们家里得供多少个祖师爷啊?”七宝嘀咕道。

“谁知道呢。”我摇摇头:“现在的林家,由林家老佛爷把持着,我爷爷说过,国内只有两个老佛爷,一个是天津卫的那个老佛爷,是男的,另外一个就是云南的林老佛爷,这是个老太太。”

“女的?怪不得下手这么毒!”七宝骂道:“还取个慈禧太后的外号,真不怕别人知道自己阴啊?”

“这事是林家干的,还是那个旁系后生干的?”我问苗武人。

“跟林家没关系。”苗武人摆摆手,似乎是怕我多想,便解释了一句:“林家跟你爷爷的关系不错,你应该也听他说过,这事还没那么复杂。”

我点点头:“那个旁系后生叫什么?”

“周无鬼。”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