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四章 司徒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7-09-06 14:20 已读 36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这个深绿色的肉球,表面似乎是覆盖着一层腐肉,凹凸不平的表面,布满了犹如脓水一样的白色浆汁。

在它悬浮起来的底部,长满了长短不一,犹如章鱼一样的触手。

绿色肉球悬空停留的并不稳,时不时会有上下浮动的现象,每当这时,它底部的那些触手就会缓缓挥舞起来,如同在海中遨游的水母一般.......

看到这一幕,我算是明白了。

大脑怪就是海里涌出来的那些绿色肉球,只不过身上的眼睛都消失了。

“你是大脑怪吧?”我试探着问了一句,打算确定一下。

“咕嘟。”

这个绿色肉球叫了一声,发出了跟大脑怪一样的声音。

“你的伤好了?”我问道,满脸的好奇:“你的眼睛呢?”

这时,它身上的脓水浆汁忽然流动了起来,而且是违反物理定律,倒着往顶上流。

等这些东西都聚集到了顶部,伴随着这个肉球一阵蠕动,身上又一次现出了那无数的眼睛。

“你们到底是什么啊.......”我忍不住问:“我能感觉出来你们都是活物......所以你们能够随便更改肉身的状态.......这是我最想不明白的.......”

大脑怪眯着眼睛,仿佛是在笑,咕嘟的叫了一声。

“你刚才跟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试探着问道。

在先前的环境中,大脑怪的声音曾经在我脑海里响起,虽然它用的是自己的语言,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咕嘟咕嘟的声音传进我脑子里,竟然都莫名其妙的翻译了过来。

它应该跟我说了很多话,起码我记得是这样的,但现在......我只记得其中的几句。

其他的内容我根本无法想起来。

“咕嘟。”

大脑怪叫了一声,身体表面的眼睛全都闭上,腐肉也开始蠕动了起来。

这些肉跟它的触手一样,似乎能够改变自身的形状。

一会像是沙皮狗那样,把皮肉聚作一团,形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脸,一会又变得扭曲起来,隐约像个野兽的脸.......

在它变换出人脸的时候,身上散出的不是蛊气,而是散出了类似活人的阳气.....生气......

与之相同,在它变换出兽形的时候,身上的气也变了。

阴气变重,还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畜气。

没有固定的形态,没有固定气息,任何一种活物,都能与它产生联系,从而发生转变......

无论大脑怪跟我说什么,我都无法理解它们这样的存在。

当它又一次变化出人脸来,我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分不出男女,分不出老幼的声音。

“我要回家了。”

“你要走了?”我一愣:“你家在哪儿?”

“很远的地方。”大脑怪说道,缓缓伸出一只触手来,在我额头上碰了碰:“这里不是我的家,我要回去了。”

“你的家乡......还在吗?”我忍不住问道:“现在距离那个世界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什么都变了。”

太古时期距今已经过了太久太久,那个世界,早就变成了历史中的尘埃。

大脑怪想要回家?

难不成是想穿梭时间回到过去?这也太科幻了吧?

“家乡一直都在。”大脑怪低声道:“时间会流逝,家乡会永存。”

说着,它缓缓收起触手,整个身子开始上浮,直至飘浮到了洞穴的顶端。

我拿着手电往上照着,也没再多问什么,冲它挥了挥手:“再见啊!”

“谢谢你。”大脑怪说道,声音像是从我脑子里传出来的,听的很真切。

“是我得谢谢你!”我大声喊道:“我身子里的尸气没了!我能感觉出来!咱们俩算是扯平了!”

大脑怪似乎是笑了两声,很模糊,声音很轻,我都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它没再回应我,身子继续往上飘浮着,在我的目光注视下,它一步步融入进了洞穴顶端,似是能穿墙而过,整个肉身毫无阻碍的融了进去.......

在那个过程中,我很清楚的看见,它的肉身变透明了。

从可见的状态,渐渐转成不可见。

没一会,它就彻底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站在空荡荡的洞窟里,我抬头望着洞顶,发了一会呆。

说实话,我根本猜不到它去哪儿了,也无法确定它口中的家乡是否还存在。

但就凭感觉来说......大脑怪对于寻找自己的家乡貌似很有信心。

“这***不会是外星人吧......”我嘴里嘀咕了一句,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这次还真是祖师爷保佑,遇见这么大的麻烦,有惊无险还不说,反倒是因祸得福,把我肉身里的大患给除掉了。

从头到脚,我感觉不到半点尸气的存在,嘴里的牙也长回来了,身上的那些伤口,也早就愈合如初。

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比以前强,感觉特别的精神,做什么都有劲。

“嘭!”

这时,一声闷响,忽然从洞窟外传了过来。

“老沈!!你***没死吧?!!”七宝的大喊声随之传来,语气非常的焦急:“你他娘的在哪儿呢?!!”

又是砰地一声响,似乎又有人从那个洞口里跳下来了。

“小沈!你人呢?!”

胖叔也来了?

这可难为他了......那洞口本来就窄......这胖大叔十有**是挤下来的......

很快,那边又传来了砰地一声响,肯定是又有人下来了。

不是易大喜神的话,应该就是老嫖跟小易林,除了他们之外也没别人了。

“我在这儿呢!”我大声回了一句,拿着手电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七宝他们听见我喊也没回应我,朝着我的方向就狂奔了过来,我刚从这个洞窟里探身出去,七宝也正好跑到我跟前。

“你***果然没死!!”七宝大笑道,看见我还活着,并且安然无恙,这小子已经兴奋得无以复加了。

我紧紧抱了抱他,也不禁笑了起来:“我的命硬着呢!!”

这时,胖叔也跑到了我身边,很紧张的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确定我没事,他这才松了口气。

“那些触手呢?”胖叔忙不迭的问我:“是不是还在这儿?”

“它们走了。”我说:“回老家了。”

一听我说回老家,胖叔肯定是会错意了。

“牛逼!”胖叔冲我一竖大拇指,想了想还觉得不够,又补充一句:“真牛逼!”

“牛个屁啊,是它们自己回老家,又不是我送它们回老家,这......算了这解释不清楚。”我叹了口气:“你们把易爷爷也叫来了?他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一边问着,一边抬起手电,往后面扫了一下。

这一看,我就愣住了。

最后一个从洞口跳下来的人,不是易大喜神,也不是老嫖小易林,而是一个曾经跟我们打过交道的人。

司徒。

记得那一次人瓜事件,司徒也帮了我们不少,只不过我有点想不明白,这个政.府人员来这里干什么?

难道七宝他们找支援都找到政.府去了??

“司徒哥你怎么来了?”我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没把心里的疑惑表现出来。

见我跟他打招呼,司徒笑了笑,表情有点不太自然。

“哥们,这次我是来接你的。”

“接我?”我一愣,看了看七宝,见他也是满脸的茫然:“接我去哪儿啊?”

司徒走到我身前,递了支烟给我,说,回四川。

“回四川?”

我很茫然的接过烟,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是不是老爷子那边出事了?!”

司徒没说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是。”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