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五十五章 四厌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7-08-23 11:48 已读 149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听见易大喜神的招呼声,我们谁都没敢犹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一边,生怕影响到这老头起阵。

七宝的表情倒是挺兴奋的,似乎对于易大喜神即将要使用的阵局很感兴趣,只有我跟胖叔的表情略显凝重。

说实话,我知道胖叔在担心什么,因为我跟他是担心到一块去了。

行里的先生不同于的沈家的降师。

无论这些先生修的是哪个法派,甚至是同属降门的子弟,都跟我们沈家人有一定的区别。

为什么沈家能在降门里有那么大的名气?为什么老爷子能把持降门,能让那么多降师当成老扛把子?

原因很简单。

沈家最狠的降术,莫过于十八落恶降,而这些降术的代价,也仅仅是让人陷入极其虚弱的状态,并不会真的对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但其他法派的先生呢?

使用稍微强力一点的术法,轻则跟我一样陷入虚弱的状态,重则伤筋动骨,甚至是被折去阳寿......

据我所知,除开沈家的十八门降术外,没有任何一个法派的术法能够避开天谴。

想要一口气解决掉重孽,不玩命是不可能办到的,易大喜神的底子厚根基稳,这点我清楚,但他都这个年纪了,别说是折寿,就是重伤他一回,搞不好都得落下病根来!

“易爷爷,要不然你们先拖着,我回去拿装备,给它下个降,说不定........”

“没时间了!”

易大喜神低吼道,猛地将蚨匕甩了出去,就跟玩飞刀似的,直直插在了重孽的脑门上。

说真的,这准头跟力度,确实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被蚨匕插中之后,重孽就停下了脚,没有继续往我们这边逼近,身子轻微的摇晃着,似乎是站不稳了要摔,但到最后也没能摔下去。

在那瞬间,易大喜神已经解下了喜神锣,疯狂的敲打了起来。

由于他的脉门已经被自己割开了,血一直都没能止住,顺着手腕往下流淌,直顺着喜神锣的锣面,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了地上。

说实话,在易大喜神开始敲打铜锣的时候,不光是我跟胖叔觉得不对劲,连七宝都是一脸的诧异。

先前他不是没有敲过喜神锣,所以在这时,我们都能听出来喜神锣前后声音的差异。

一开始那种简简单单的锣响已经没了,不知道是易大喜神敲打的力度太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此时此刻,喜神锣发出的不是锣声,而是一种近乎于敲鼓的闷响。

嘭,嘭,嘭。

这接连不断的鼓响,似乎是能敲打在人的心脏上。

听见那声音,我只觉得胸口有些沉闷,说不出的难受,好像心跳都跟上了鼓响的节奏。

易大喜神每敲打一下,我的心脏就会随着猛跳一下,那种奇怪的感觉很是直接,我敢肯定不是自己的幻觉。

“天惶惶,地惶惶,祖师到此落毫光,落下毫光照天苍......”

“嘭!!嘭!!嘭!!”

“锣鼓声声急,拜请李老君,老君驾牛西行去,只有祖师慈悲到此听,雨师随云至,风伯定九清,靐鸣轰轰召雷起,弟子敲锣打鼓迎天兵.......”

“嘭!!嘭!!嘭!!”

“说起祖师心里苦,慈悲不能救凡人,三十三天锁仙门,九十九重避凡根,风伯雨师天兵天将是出不了那南天门!哎嗨哎嗨呀!!”

如果说易大喜神原来的念咒声像是在唱歌,那现在的念咒声,就是标准的在唱歌了。

好歹我也是看过春晚的人,多少都听过一些二人转的调调,毫不夸张的说,易大喜神唱的这个调子,简直就是标准的二人转。

“嘭!!嘭!!嘭!!”

“喜神不是天上神,但也不能救苍生,天上地下商量好,只能让那四厌四恶入凡尘。”

“嘭!!嘭!!嘭!!”

“要说四厌也有门道,一来厌生二厌苦,三厌贫来四厌疾.......”

在这时,被易大喜神刻画在地上的那四个异兽图,忽然往上鼓了起来,完全把异兽的模样弄变形了,看起来就跟小土堆差不多。

过了大概七八秒的样子,这四个小土堆又沉了回去,那四个变形的异兽图也再一次恢复了正常。

但也在那些土堆消失的瞬间,重孽脚下,也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四个小土堆。

“嘶!!!”

一声邪龇,猛然在山中炸响。

比起冤孽妖邪活动时引出的邪龇声,这一声由易大喜神引来的邪龇,更是夸张的不得了。

那一声邪龇,完全可以说是我入行以来,听见过最大的邪龇声。

原本这声音就跟指甲划黑板差不多,特别的尖锐,可这一次不光尖锐还加大了音量,耳膜都快让这声音给撕裂了.......

七宝是第一个捂住耳朵的人,胖叔跟我倒是也想捂耳朵,但在那时候,我们都有了下意识的动作。

几步上前,一人一边,帮易大喜神捂住了耳朵。

这动作并不是因为默契搞出来的,我能看出来,胖叔跟我一样,原本都是打算帮老头子捂住两边耳朵的,但是现在.......

“嘿嘿,还余出来一只手。”胖叔一边帮易大喜神捂着耳朵,一边捂着自己的左耳,龇牙咧嘴的笑着。

我没说话,跟他一样笑得很勉强,耳朵里难受得不行,别说是耳鸣声,没被捂住的那只耳朵连半点声音都听不见了,要不是听觉在慢慢恢复,我都得认为自己是聋了。

“嘭!嘭!嘭!!”

易大喜神并没有受到邪龇的影响,当然,也能说他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依旧是在不停的敲打着喜神锣。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按理来说,脉门被割开之后,过不了一会就能自己愈合,哪怕是最普通的人也是这样,所以割脉自杀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事.......

但易大喜神的脉门血怎么止不住呢?!!

“芝麻开花节节高,谷子开花压弯腰,茄子开花头朝下,苞米开花一嘴毛,四厌自来人心生,不在天上不在地,敲锣打鼓三拜请,那是风风火火火火风风全都来到了(liao)!哎嗨哎嗨呀!!”

当易大喜神唱完这段咒词的时候,又是连着三声邪龇响起,其杀伤力跟最开始的那声邪龇差不多,要不是我们早有心理准备,把脑袋侧着靠肩上,恐怕还得受到不少折磨......

等到最后一声邪龇落下,易大喜神又是猛捶了一下喜神锣,大吼道。

“四厌.....生!!!”

重孽身边的那四个土堆,仿佛是被人用炸药炸开了一样,最顶上那层黄土砰地一声,就炸成了漫天黄尘。

霎时间,四个土堆就变成了四个黑窟窿,不过两三秒的样子,无数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就这么从窟窿眼里冒了出来。

那些黑雾似乎是活的,能够自己寻找到目标,刚从窟窿里钻出,便分为四条“黑蛇”,有条不紊的缠绕在了重孽身上,动作不紧不慢,也让重孽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气??黑色的应该是尸气吧??还是煞气??”七宝瞪大眼睛问道。

“不知道.......”我摇摇头,用指头掏了掏耳朵,也是一脸的疑惑:“不是尸气也不是煞气.....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胖叔看了我们一眼,说,那是邪气。

“邪气?”七宝愣了愣:“这又是啥子东西?”

“四厌由心生,按照萨满教的说法,这都是从人心里衍化出来的冤孽,自然带着普通冤孽没有的邪气......”胖叔解释道,看着重孽,皱了皱眉:“就是不知道这些邪气能不能除掉这怪物了......”

胖叔刚说完这话,只见重孽的右手臂忽然瘪了下去,其变化很是明显,就像是忽然被吸干水分的枯树枝。

“哎!!有戏啊!!!”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可恨张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