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四十三章 线索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7-08-17 11:43 已读 154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当时你没想过他会爬出来?”七宝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可能会爬出来......”易大喜神叹了口气:“我这人算是细心的那种,办事绝对不凑合,既然我能让它土葬,那就说明我已经解决它了.......”

“您的意思是......它已经在你手上死过一回了.......但它又复活了?”我皱着眉分析道,觉得这事越想越不靠谱:“会不会是假死?”

“假死?你不会说它还活着吧?”七宝一愣。

“不是这意思,我说的是冤孽假死。”我摇了摇头:“有些动物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陷入假死的状态,想以此来迷惑狩猎者,搞不好冤孽也会这样。”

听见我的分析,易大喜神没反驳,但看他那表情,似乎也不信。

“动物有脑子,尸首状的冤孽没脑子,假死的可能性还是有点低了。”易大喜神叹道:“可能是我办事出了纰漏吧。”

这时候,坐在旁边嗑瓜子的易林开了口,他好奇的看着易大喜神:“爷爷,你说那个冤孽会不会又诈了一次尸?”

“啥意思?”易大喜神很迷茫的看着这孩子。

“死一次,诈一次,就跟活人一样呗。”易林笑道:“它被你弄死了,所以又变成另外一种冤孽了,然后才诈尸起来。”

“你是说它像活人一样,死后又变成另外的东西了?”七宝问。

易大喜神没说话,默默的抽着烟,看了易林一眼,忽然笑了起来。

“我觉得小易的分析有一定可能性啊.......”

我皱着眉头想着,倒是没有捧臭脚敷衍他,而是很认真的想了一会才得出来的答案。

要么是易大喜神没把老四料理好,要么就是出了别的岔子,就像是易林这孩子分析的......

“要不咱们现在过去看看?”七宝忍不住问:“那尸首都爬出来了,咱们还在这儿吃饭,这不是耽误时间么!”

“放心吧,那具尸首不伤人。”易大喜神叹道:“如果它伤人的话,早八辈子就弄死几个挨得近的了,不知道为啥,那尸首不伤人,只想跑。”

“想跑?”我一愣:“它想跑哪儿去?”

易大喜神笑了笑,说他也不敢确定,但就那具尸首第一次诈尸逃窜的方向来看,应该是在往那个窟窿跑。

这时候,胖叔端着两盘菜进来了,易林也跑进厨房,帮忙端了一锅饭来。

“家里没啥好吃的,先凑合吃一顿,明天我去给你们买点肉来。”易大喜神说着,表情也有些尴尬,轻轻挠了挠头上的白发:“早知道你们会来我就买点肉屯着了,今天一早刚好吃完.......”

一听这话,我跟七宝急忙摆手,说不在乎这个,我们吃啥都行!

“老嫖还在车上呢,要不咱们......”

七宝凑到我耳边说着,忽然就没了声音。

“算了吧,咱们自己解决了再说,饿死我了都......”七宝换了个话题,嬉皮笑脸的拿了副碗筷来,倒是有种自来熟的意思。

我没吱声,把装在礼品袋里的茅台酒拿了出来,没等易大喜神拒绝,拧开盖子就给他满了一杯,之后又给胖叔跟七宝倒了一杯。

像是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把烟酒当作见面礼拿给易大喜神,那肯定是有点不合适的。

说白了就是太生分了,还不如直接的来。

“易爷爷,这是我给您带来的酒,您尝尝咋样。”我笑道。

“哟,茅台啊!”易大喜神眼睛一亮,拿起瓶子看了两眼,点点头:“这种包装的我还真没见过!”

“新出的。”七宝往嘴里扒了口饭,嘟嚷道:“我有个贵州的亲戚,是茅台酒厂的,您要是觉得这酒好喝,我下次成批给您带过来,就当后生孝敬您的!”

不得不说,七宝这话还真没夸张。

虽然他家亲戚不一定真的在茅台酒厂,但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门送礼,而且内部也经常发一些这种福利。

就拿我们送易大喜神的茅台来说,那是外面没卖的,标准的内供酒,包装能不稀奇么?

“小沈,我看你的气也不弱啊,道行肯定不浅.......”胖叔说着,喝了口酒,很好奇的看了看我,倒没有挑衅的意思,而是在关心:“你这伤是怎么弄出来的?”

“我爷爷带我修行的时候出了点岔子,一不小心被反噬了,所以才变成这样。”

听见这答案,易大喜神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也没再多问,转开话题问我。

“你爷爷是不是重伤入院了?”

说真的,一听易大喜神这话,我有点打哆嗦。

不应该啊!

湖南距离四川也不近.......更何况是龙山郊外这种穷乡僻壤.......他是怎么知道的??

行里的消息就流通得这么快?!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易大喜神问我。

我没吱声,点点头。

“咱们这一行的人,搞别的不一定行,但要是说到行里的小道消息.......”易大喜神忽然嘿嘿笑了起来:“有机会我还真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地下党的效率。”

“啥意思?”七宝一愣。

“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爷爷那么狠的角儿,不管他是办了大事还是栽了阴沟,这消息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有心人传出来......”易大喜神抬起手,指了指门外破破烂烂的院子:“就我这地方,够偏僻了吧?你爷爷入院的第二天我就知道了!”

七宝皱着眉,不动声色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担忧。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因为我跟他一样,在担心同一个问题。

忽然,易大喜神在我肩上拍了一下,说。

“你爷爷不会有事的。”

抬头一看,他脸上的笑容跟老爷子差不多,都是那种很慈祥,能让人放下心来的笑容。

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听见易大喜神这么说,我心里确实平静了不少,点点头:“我也觉得没问题,如果他那么容易出事,早八辈子就得让仇家弄死了。”

易大喜神连喝了两杯白酒,似乎也有点上头,哈哈大笑着跟我们说:“可不么,就他那德行,在行里都得罪多少人了?”

说完,这老头儿还一拍我肩膀,很认真的问我,你知道你爷爷牛逼在哪儿吗?

“法力高强?”我试探着回答。

“屁!”易大喜神一拍桌子,说:“是命硬!能在得罪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活到今天,这就是他的本事!”

说到这里,老头子似乎也纳闷了,左右看了看我跟七宝,连连摇头。

“但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谁让你爷爷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啊?”易大喜神满脸的好奇:“能让你爷爷栽跟头的人,国内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是谁下的黑手?方便说吗?”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行里人知道的小道消息,实际内容含量也很有限。

他们只知道老爷子栽了,却不知道何息公的事。

“老爷子这次也栽得冤枉,是被人阴了一道.......”我无奈道:“但不得不说,跟他动手的人,本事确实不下于他......”

“哪门的?”

“应该是道家的,但那人会炼尸。”我说着,偷偷看了易大喜神一眼,希望从他脸上找到点答案:“您知道何息公这人吗?”

炼尸这门功夫可不简单,国内能精通炼尸术法,并且还能炼出张三那样近乎于活人的尸首.......

像是这种炼尸一门的高人,易大喜神不该不知道。

“何息公?”

易大喜神愣了一下,把酒杯放下,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胖叔。

“他是怎么跟你爷爷杠上的?”

听见老头子这话,我心里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有戏!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