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四章 偷脸
送交者: 可恨张[♂太守★☆♂] 于 2017-08-07 11:10 已读 301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李青山的脑袋缺了一部分,真的,这点毫不夸张。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除开覆盖在头骨上的一些血色组织之外,他后脑这一片,再也没有半点东西能够遮挡白森森的骨头。

在这片骨头上,有几个很明显的小窟窿,大小不一。

看它们的位置.....应该都是那张人脸鼻子眼睛的位置.......

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假的,但比起害怕而言,我心里的疑惑却是越来越重。

能够在不惊动老爷子的情况下,翻窗子潜入二楼,花不过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能把整个手术给做完,还能保证李青山到现在都没断气........

“苗武人都做不到这份上吧?”我问老爷子。

老爷子嗯了一声,示意让我撑住李青山的身子,别让他躺下来,随后就跑到楼下拿药去了。

不到两分钟,老爷子就抱着一个大药罐上来了,那是装着彩蝰的罐子,估计老爷子是想用彩蝰身上渗出来的粘液给李青山止血,至于之后的处理,应该是医院的事了。

老爷子一边往李青山的脑袋上涂抹粘液,一边嘴里还跟常龙象聊着,问那老头进屋子后还干了什么。

常龙象的回答很干脆,说那老头啥也没干,只是闷头给李青山做手术罢了。

“说啥了吗?”老爷子问。

“没听清,只有他走的时候.......”常龙象皱了皱眉,似乎是在回忆,过了会才低声说:“他好像说了句,好的带走,坏的留下。”

好的带走坏的留下?

听见这话,我跟老爷子对视了一眼,都是满脸的迷茫。

那老东西说这话是几个意思?好的带走?他带走的不是那张人脸吗?

“爷,他拿走那张人脸有啥用啊?”我试探着问了句。

“不知道。”老爷子说到这里,表情也无奈了许多:“如果是想取走人脸的魂魄炼制冤孽,那么他光是拿走这张脸是不够的,最起码都得抽魂,但是现在......我是真闹不明白他了!”

我看了看昏迷不醒的李青山,又看了看那扇半掩的窗户,低声问老爷子:“爷,你觉得那人是谁?”

老爷子没吱声,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表情越来越凝重了。

“在李青山犯事之前,那个叫何息公的老头子就来找过他,还在他体内埋下了一根铁针,这事你还记得吧?”我皱着眉说道:“打伤了邓元觉师弟的人就是他,其实力肯定是毋庸置疑的,联系上这事........我怎么感觉李青山让人给盯上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说,这事可难办了。

“那老东西在咱们的地头上把李青山做了......虽然他没死.......但是那张脸被取走了.......”老爷子无奈道:“如果那张脸是真凶,那么这次的事就相当于让杀人犯逃逸了,不好交代啊!”

“没事,咱们找回来就行了。”我安慰道:“冯叔那边的眼线多,这事恐怕要他们帮忙。”

老爷子犹豫不决的看了我一眼,没答应也没反对。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这事传出去确实丢人,但在这种时候......丢不丢人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们补救得当,丢出去的人,自然还能找回来。

“咋......咋回事啊.......”

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李青山很突兀的醒了过来,半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看了看我们,问了句:“我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

“没。”我说着,有些心虚的看着他:“不是做梦。”

李青山哦了一声,笑了起来:“那我还得谢谢他了。”

“你都记着呢?”我一愣。

“我这个当事人要是记不住,那还有谁能记住?”李青山笑了笑,说话的声音很低,显得有些虚弱,但奇怪的是,他的眼神却跟平常一样冷静。

没有害怕,没有恐惧,冷静得让我都有点想不明白了。

“你不怕吗?”我忍不住问他。

李青山瞥了我一眼,很奇怪的反问我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

“那人能帮我摆脱那张人脸,我谢谢他还来不及呢,更何况是在保住我性命的前提下......”

李青山嘿嘿笑道,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在装,而是真心诚意的在感谢那个人:“我从来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舒服,真的,感觉脑子都清静了,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你不疼?”常龙象问他,一边龇着牙花子,倒抽着冷气,一边挠了挠自己的头:“被割走这么一大块肉......你是真舒服还是假舒服啊?”

“我骗你干什么?”李青山笑道。

“我去给冯叔打个电话,这事瞒不住,得事先跟他打个招呼。”我低声道:“他身上的伤势不轻,最好去医院看看,搞不好还得植个皮啥的.......”

没等他们说话,我就出去给冯振国打电话了,连着打了三个他才接。

“咋了?”冯振国问我:“这么早跟我打电话,是不是有啥发现啊?”

“冯叔,这事出岔子了。”我叹道:“你有时间的话就过来一趟,咱们见面说。”

冯振国一听我这口气,顿时就急了起来,忙不迭的问我:“是不是李青山跑了?!应该不是吧?!我感觉他不像是那种.......”

“李青山的脸让人给割了。”我低声说道。

冯振国没再多问,沉默了几秒,说,我现在就带人过来。

不得不说,冯振国办事的效率很高,可能这跟他雷厉风行的性子脱不开干系,挂断电话还不到十五分钟,他就带着一帮子人找上门了。

看那些人的着装打扮,不光有公安,还有几个医生。

等我领着他们上楼跟李青山碰面之后,所有人都不吱声了,可能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怪事,面面相觑了一阵都没动作,全等着冯振国下命令。

“等着遭雷劈呢?!”冯振国骂道:“处理一下伤口!马上送医院!”

“头儿,那局里.......”

“那边的事我去办!招呼我去打!这点用不着担心!”冯振国不耐烦的摆摆手,看了看我跟老爷子,说,借一步说话。

我们站在走廊里,冯振国点了支烟,抽了两口问我们:“到底是咋回事?是谁割了他的脸?”

“行里人。”老爷子叹道:“在李青山犯事之前,这个行里人还见过他一面,估计从那时候开始,这小伙就让他盯上了。”

得到答案,冯振国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们。

“行里人?”

冯振国很好奇也是很疑惑的问了一句:“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你们这儿撒野?”

他问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坦诚,压根就没有嘲讽我们的意思,但老爷子还是觉得尴尬,老脸通红的说:“这事我们肯定能摆平!你就放心吧!”

“诶!沈老爷!我没别的意思!”冯振国赶紧解释道:“我就是想知道那人是谁,有我帮你们找人,肯定事半功倍啊!”

“那人叫何息公,年纪跟我爷爷差不多,好像还穿着中山装。”我把常龙象跟李青山的描述都如实说了出来,还补充了句:“他有可能随身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你们可以多注意一下。”

“行。”冯振国听完也没有多问,点点头说:“我这边加把劲,尽快把他找出来。”

这时,医生已经抬着担架,把李青山从屋子里抬了出来。

在他们将李青山抬下楼的时候,由于走廊上人太多,我也没能去打个招呼,但李青山似乎是看见站在人群后面的我了,冲我笑了笑。

说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

看见李青山冲我笑的时候,我打了个冷颤,莫名觉得有些害怕,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就是......

“不对。”

老爷子听见我冷不丁冒出来的这句话,不由愣了一下:“啥不对。”

我目送李青山被人抬出药铺,沉默了一会,摇摇头。

“不知道。”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