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二章 恐惧
送交者: 可恨张[♂☆算术课代表☆♂] 于 2017-08-06 14:04 已读 123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它就像是一团毫无存在感的空气,但看着却又是那么的真切。

我没再出声,猛地伸出手将台灯打开。

在灯光亮起的瞬间,这个自黑暗中冒出来的人影,又一次消失了。

“咋了哥?”

这时,常龙象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问我:“听你这边一直开灯关灯来着......咋回事啊?”

我没吱声,看了看刚才那人站着的位置,摇摇头:“没事,你先回去睡吧。”

“行,那我先过去了,有啥事叫我一声啊。”常龙象点着头,迷迷糊糊的关上门走了。

等常龙象一走,我又躺了回去,右手搭在开关上,几乎是毫无预兆的按了下去,又在瞬间按了起来。

“啪。”

黑暗只存在于一瞬间。

但那个人影,却没有随着黑暗消失而消失,或许是因为我开灯的动作太没有征兆了,压根就不去看那个人出现没有,直接就给开了。

借着昏暗的灯光,那个原本模糊的人影,此时看着真切无比。

与我想象的一样。

它不是人。

但奇怪的是,直觉告诉我,它也不是个冤孽......好像是......活着的东西??

这人从头到脚都是赤.裸.着的,没有任何东西遮盖,浑身的皮肤都暴露在了空气中。

似是被红油漆泼过,又像是被人剥去了皮,所见之处尽是血红一片。

它站在床边,用一种近乎于斜视的目光,头也不动,高高在上的盯着我。

那不是冤孽能够拥有的眼神。

残酷,寡毒,阴狠,疯狂,所有一切负面的情绪,似乎都能在它眼里找到。

我当时的感觉......真的很难形容.......倒不是说在害怕.......有点说不上来......

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僵住了,别说是有大动作,连眨个眼都做不到,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傻愣愣的躺在床上跟它对视着。

那时,它脸上的肌肉不停抽搐着,嘴也长得很大,许多带着腥臭味的粘液,顺着嘴角就流了下来,滴滴答答的落了一地。

这怪物的舌头很长,至少有半米的样子,一边哈着气,一边就把舌头伸了出来,在空气里重复着舔舐的动作。

如果它是用看待敌人或是猎物的眼神来看我,那么我的感觉恐怕还没这么难受。

最让我捉摸不透的,也是让我莫名其妙的,还是它给我的感觉。

无视。

对,就是无视。

它看我,就像是普通人看一块石头那样,完全不把对方看在眼里,而且还不是高高在上的无视,是那种......不对等!

我跟它的身份,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它看我就像普通人看石头,连蚂蚁都比不了。

“咚。”

又是一声熟悉的闷响,它再度往前迈了一步,稳稳当当的靠在了床边,似乎是对我感兴趣,微微弯着腰,把舌头搭在了我脖子上。

湿漉漉的,带着些许温热。

就像是我起法阵割脉时,刚从脉门里流出来的血,有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

它渐渐的埋下了头,距离我的脸越来越近,到最后都算是脸贴着脸,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跟我对视着。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

在那瞬间,我很奇怪的有了一种熟悉感......这玩意好像在哪儿见过??

“不对......如果我真的见过它......肯定会想起来的.......”我很迷茫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怪物,并没有感觉到害怕,只觉得很纳闷。

我没在现实里见过它,也没听说过它,不管是外人嘴里还是书籍记载,都没有关于这种怪物的描述。

但就算如此,我越是看它,越是觉得熟悉。

正当我聚精会神的打量着它时,这怪物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毫无预兆的张大嘴,嘶声嚎叫了起来。

那声音不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不尖利,也不粗哑,沉闷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有朋友去野生动物园见过处在正常状态下的老虎,那么他必然会理解我的感受。

这个怪物嘶嚎起来,有种老虎低吼的意思,声调非常的低,连地板都被它吼得颤了起来。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个发出低吼的怪物,已经开始迅速膨胀了,表皮一层看着都有点水肿透明。

没过半分钟,它的身子就膨胀到了极限,几乎是在原基础上增大了三四倍!

我一愣一愣的看着这幕,压根就没有别的反应,也基本反应不过来,只听嘭的一声闷响,像是什么重物摔在了地上。

瞬间,那个身子膨胀了三四倍的怪物,直接炸裂成了漫天的碎片。

或是说,炸裂成了数也数不清的碎肉。

不光我被这些碎肉淋了一身,整个房间都像是被这些带着血的烂肉盖了一层,连天花板上都是这些血淋淋的东西。

我看见这景象,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就毫不犹豫的吐了出来,整个人都被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笼罩了。

不光是看不清东西,连脑袋都疼得像是炸裂了,趴在床边吐了半天也没吐干净,只觉得胃里有数不清的东西在往喉咙里涌.......

“哥!!哥你没事吧?!!”

常龙象应该是听见这边的动静了,忽然推开门冲了进来,跑到床边帮我拍了拍背:“你咋了??胃不舒服吗??”

“不舒服?”我头也不抬的指了指地上:“看见这些玩意儿,你能舒服到哪儿去?”

“啥玩意儿?”常龙象一愣一愣的说:“地上啥也没有啊。”

听见这话,我莫名的打了个冷颤,急忙揉了揉眼睛,往地上看了一眼。

这一看,我顿时就愣住了。

“哥,你不会是睡迷糊了吧?”常龙象小心翼翼的问我。

那个怪物在炸裂成漫天碎肉后,带着血的烂肉不光是盖在了地上,连天花板跟床上都被“敷”了一层。

这一切都是我亲眼所见,但是现在.......那些烂肉呢?!!

“你干呕半天了,没事吧?”常龙象又一次小心翼翼的问我:“要不我带你去厕所吐会儿?我帮你拍拍背啊!”

我趴在床边看了一会,又擦了擦嘴,确定嘴边没有任何秽物,心里更诧异了。

不对,我记得刚才吐了不少东西,就差把酸水吐出来了,怎么这又......难不成那一切还真是我的错觉??是我做梦了??

“现在几点了?”我问常龙象。

“天快亮了。”常龙象低声答道:“要不我去叫沈爷爷来看看?”

“别。”

我摇摇头,很勉强的笑了笑,说自己可能是做梦了,所以刚才的动静有点大。

“李青山那边没事吧?”

“放心,他睡得熟着呢!”

“那你也去歇着吧,我再睡会。”我假模假样的打了个哈欠,把常龙象给支走了。

我刚才是在做梦吗?

这个问题,我自己想来想去也得不到答案,但直觉告诉我,这事不是做梦那么简单。

在清醒之后,我能够很直观的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似乎是有了点变化。

不,不是一点,是很多!

抬手摸了摸额头,烫得不行,比普通发烧还要严重。

也许是巧合吧。

在那时,我感觉右边这一排的后槽牙有点酸胀,用舌头轻轻一顶,只发现后槽牙有了些松动的迹象。

不是一颗两颗,而是一排!

等我跑到镜子前,借着手电往嘴里照的时候,只见牙齿上全是乌黑的血迹,靠后的那两颗牙更是倾斜了起来。

几乎没怎么用力,轻轻一掰,只听咔的一声,两颗粗壮的臼齿就这么被掰了下来。

“这是......生病了???”

我看着手里的这两颗牙,又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满脸病态的自己,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恐惧。

评分完成:已经给 可恨张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