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十九章 铁针
送交者: 可恨张[♂太守★☆♂] 于 2017-08-05 11:56 已读 286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听见李青山这么说,邓元觉跟凰小道对视了一眼,脸上的表情都很兴奋。

“你认识他?”邓元觉试探着问道。

李青山摇摇头,说不认识,随后找我要了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看样子是烟瘾犯了。

“他找你干什么?”凰小道追问了一句。

李青山没吱声,抽着烟看了看他跟邓元觉,直接问:“你们找他有事吗?”

“有事。”邓元觉点点头:“大事。”

“这样啊.......”李青山笑了两声,似乎也有些好奇:“不光你们想找他,我也想找他呢。”

“你不是不认识他吗?”邓元觉目不转睛的看着李青山,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看他的眼睛,似乎是想看出来这人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度:“你找他干什么?”

李青山耸了耸肩,说:“他知道我脑袋后面有一张脸,还说我的肉身里有另外一个人的魂魄,如果不把那个人的魂魄弄出来,我就会活得很不自在。”

“啥意思?”邓元觉一愣。

“我犯的是什么事,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吧?”李青山苦笑着把手铐抬了起来,说道:“就我这样,活得算是自在吗?”

众人没搭腔,面面相觑了一阵,谁也没吱声。

按照李青山这话来看......打伤孔百杨的老道士......竟然还提点过他?

“他没帮你把魂魄抽出来?”我好奇的问道。

“没有。”李青山摇摇头:“他只是说,这事看着挺有意思的,懒得管,之后还说想看看我会变成什么样,就在我这地方.......”

李青山一边说着,一边侧过头,很勉强的抬起手拍了一下脖子。

“当时我还以为他要打我呢,突然冲上来,在我这里拍了一巴掌,还挺疼的。”

听见这话,老爷子第一时间凑了过去,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还是没得到任何线索。

“没什么特殊的啊.......”老爷子嘀咕道:“跟正常人的皮肤一样.......阴阳二气也没超过平衡线........难道那老东西还真是拍着玩的?”

邓元觉跟凰小道也不禁好奇,上去研究了一会,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李青山所指的那块皮肤,还挺白嫩,看着比正常人还要正常。

“他拍你那一下,是巴掌抽你的那种疼啊,还是别的什么疼?”老爷子试探着问了一句。

不得不说,老爷子这句话倒是提醒了李青山,先是回忆着想了一会,最后才跟我们说,那老道士用巴掌拍他的时候,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确实不像是用手拍出来的。

“好像是有啥东西扎着我了。”李青山皱着眉说:“应该是牙签吧?反正有那种感觉!”

“爷,那个老道士不会是在阴他吧?”我低声问道,满头雾水的看了看李青山,说道:“被老道士整了一下,之后他就犯事了,这里面肯定有联系啊!”

老爷子没说话,默不作声的抬起手,在李青山脖子上摸了一阵。

摸了半天,估计他也没什么发现,便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几乎是按了起来,好像是在寻找什么.......

“有点不对啊!”

老爷子这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就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咋了?!”我忙不迭的问:“你发现啥了??”

“这里面好像有东西......”老爷子用指头在李青山脖子上按了两下,很惊讶的说:“不是他的骨头,好像是异物。”

“啥?!”李青山显得比我们还惊讶,脸色煞白的看着老爷子:“我脖子里有异物?!啥东西?!!”

老爷子没多解释,掀开李青山的头发,似乎是想顺着摸下去。

但就在这时,老爷子应该是看见李青山的第二张脸了,瞬间打了个冷颤。

“狗日的......这张脸好像带着死气啊.......”

老爷子半眯着眼睛,倒也没有多害怕,用手掀着李青山的头发,仔细打量着这张人脸。

估计邓元觉他们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跟看大熊猫一样,全都凑到了李青山的背后,兴致勃勃的围观着。

“双魂于一体,这是要成煞啊!”凰小道惊呼了一声,满脸的惊讶:“这种双脸凡胎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邓元觉皱着眉看了半晌,忽然说,不对,双魂只剩一魂,另外一个魂魄的气很弱......

“难不成是被压住了?”老爷子分析道,用手摸了摸李青山的脖子,说:“这异物很小,摸着还顶得慌,搞不好就是拿来镇魂的东西!”

“这么小的玩意儿还能镇魂?”凰小道似乎开始好奇了,双眼都在发亮:“要不咱们挖出来看看?”

还没等老爷子说话,李青山先一步叫了出来,手忙脚乱的捂着脖子说:“别乱来啊!挖这里是要死人的!”

“她跟你开玩笑呢。”邓元觉笑道。

李青山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站在我身边,一本正经的说:“我能看出来,这小子是认真的,他是真想挖了我脖子。”

“这玩意儿在你身子里,很有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老爷子叹道:“你要是信得过我,就让我主刀,帮你把那东西取出来。”

“您是中医吧?”李青山试探着问道:“中医也会做手术?”

“动个小手术而已,只是把你皮肤割开,把那玩意儿夹出来,又不是什么大工程。”老爷子很淡定的说道,随手掏出一把小刀,拿打火机在刀刃上烧了两下,跃跃欲试的说:“半分钟不到,你脖子里的异物就能被我取出来.......”

“咱们能好好消个毒吗?”李青山脸色煞白的看着那把手术刀,眼里满是绝望:“你这个看着有点不靠谱啊.......要是得了破伤风可就.......”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冲常龙象点点头,连话都不用说,直接靠着默契的眼神就安排常龙象上了。

没等李青山拒绝,常龙象就跟按犯人一样按住了他,双手如大山般压在他肩上,嘴里还在安慰这小子,说老爷子手艺高超,动这种小手术绝对没啥问题,一刀下去......

“一刀下来我就死定了吧?”李青山苦笑道,算是认命了:“你们看着来吧,别害我就成。”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不会,随即就凑上去,用刀尖顶在了李青山脖子上。

说真的,老爷子没忽悠他。

整个手术的过程,时间绝对没有超过十秒,几乎是一刀插进去,都没怎么划开皮肤,轻轻往外一抽就把那异物带了出来。

跟我最初猜测的一样,那个所谓的异物,其实是一根针状的东西。

或是说,那就是一根针。

这根针大概有一个指节长,与普通的缝衣针差不多粗细,通体泛黑,似是能够反光,看着有些亮眼。

“血一会就能止住。”老爷子说着,随手拿了一块纱布给常龙象,让他帮李青山捂住伤口。

之后,老爷子又去柜台里拿了一个药罐子来,里面装着的是幽绿色液体,那应该是前几天老爷子刚炼出来的药蛊,有一定止血的作用。

他稍微倒了一些药蛊在纱布上,又让常龙象撒开手,拿这块加工过的纱布按在了伤口上。

做完这些事,老爷子才有闲工夫研究那根细针。

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老爷子闻了闻,说:“这根针是铁打的,锈味很重,但看不出生锈的痕迹,应该是行里的法器吧.......”

说着,老爷子用手在上面搓了几下。

“摸着坑坑洼洼的......上面好像刻着东西.......”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