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章 蛇窜身
送交者: 可恨张[♂太守★☆♂] 于 2017-07-28 10:45 已读 78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彩蝰?

这又是什么东西?难不成也是冤孽的一种?也是那种有了灵性的畜生?

老爷子似乎不怕那条蛇咬他,轻轻捏住彩蝰的七寸,将其从玻璃罐里提了出来。

“你不知道也正常,这种蛇原名乌身盖彩,又叫哨儿蛇,算是极其罕见的畜生.......”老爷子介绍道:“它的生活范围只在云南那片,出了云南省,其他地方一概没有。”

“你去云南了?”我好奇的问。

“我有那时间吗?”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道:“这是我找朋友买来的!”

我点点头,又问了句多少钱啊?这条蛇看着没啥特别的,应该不贵吧?

“确实不贵,就是把你原来接活赚的钱花完了而已。”老爷子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得到这个答案,我心脏猛地一抽,疼得我差点没掉眼泪。

钱啊.......那都是我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啊!!

“爷!你还我血汗钱!”我欲哭无泪的说:“用之前你好歹跟我说一声啊!让我有点心理准备行么!”

“准备啥子嘛,你个狗肉上不了正席的货,就这点钱也能心疼?”老爷子嘿嘿笑道:“等你有本事了,还愁赚不来钱吗?”

我叹了口气,没再多说。

老爷子说的话倒是有理,只要我有本事了,还愁赚不来钱吗?

落阴身就是个定时炸弹,每个月都得掐着时间炸我一回,把那些钱砸在这事上,让我脱去落阴身练就升阳身,这确实不亏。

不光能免去每个月的折磨,还能增强自己一定的实力,何乐而不为呢?

“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我唉声叹气的说:“只希望这笔钱没白花......”

“咋可能白花嘛!”老爷子嘿嘿笑道,一脸的兴奋:“光是这个入门坎的落阴身,都能让你的肉身恢复力变得如此强,等你到了升阳身,那还不得牛上天啊!”

“爷,你觉得升阳身能给我提升多少?”我好奇的问。

“不说别的,就咱们沈家的十八门降术,无论你用哪个,都没了事后被反噬的麻烦。”老爷子兴冲冲的说道:“一天之内,连用两次落恶降应该都不是问题!”

“行,就凭这点,那些钱就花的值!”

“可不光是这些啊.......”老爷子笑道:“你想想,落阴身之强,我在你胳膊上划一刀,晚上就能结痂开始愈合,等你到了升阳身,恐怕寻常的冷兵器都伤不了你。”

“刀枪不入?!”我眼睛一亮。

“狗屁,你想得倒是美!”老爷子叹了口气:“最多就是把你的肉身恢复速度变快点,要是有人照着你脑袋心口大动脉啥的下刀子,你个瓜娃子还是得死。”

“其他地方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捅其他部位没事吧?”

“看你的出血量了。”老爷子耸了耸肩:“要是你不及时止血,伤口还没愈合就出了过量的血,你觉得你会死吗?”

我不吱声了,只觉得这跟落阴身没两样。

“你还失望呢?”老爷子笑道:“想要真正达到捅不死的地步,那你至少都得修行到阿蛊身这个境界,换算成肉身蛊里的五个境界......应该是最后一个通孽身吧?”

“这得修行多少年啊?”我皱了皱眉。

“一辈子吧。”老爷子叹道:“更有可能一辈子都修不了,如果蛊门阿蛊身的境界这么容易达到,国内的其他法派,早就让那帮蛊师给平了!”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把彩蝰丢进了碗里。

要说这蛇也馋,刚掉到碗里,一仰头就咬住了一枚洞泥种,跟普通的蛇类动物一样,张大了嘴慢慢吞咽着。

当时我还在纳闷呢,心说这蛇还能吃坚果?不怕消化不良啊?

“爷,蛇应该是食肉动物吧,它这是.......”

“它吃素。”老爷子说道。

彩蝰似乎一点都不怕生,当着我跟老爷子的面,一个个的把那些洞泥种全吃了。

据老爷子说,它吃七个就够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让我一次性把落阴身给蜕了,老爷子又连着喂了两个给它.....

那条蛇本来就不长,吃了九个洞泥种,身子鼓鼓囊囊的,看着就跟变异了似得。

估计彩蝰也吃饱了,躺在碗底,张开嘴像是打嗝那般,发出了一阵哨子声。

那声音很像是活人吹口哨,挺尖细的,听得人头皮有点发麻。

“怪不得它叫哨儿蛇呢......”我龇牙咧嘴的看着它,问老爷子:“咋整?炖给我吃了?”

“我不是说了么,要动手术!”

老爷子说着,轻轻捏住彩蝰的七寸,向我右手靠了过来。

我没多想,下意识的往后一缩,忙不迭的问他想干嘛?

“你让它咬你一口。”老爷子像是诱骗小孩的人贩子一样,笑眯眯的跟我说着,那表情只能用不怀好意来形容。

我急忙摇头,说不咬行不行?

“没毒的!你怕个啥子嘛!”老爷子瞬间翻脸,猛地一伸手,直接把彩蝰抵在了我的右手脉门上。

说来也怪,那条蛇碰到我的时候,张口就咬了下来,但我却没感觉到疼,反而有种很不真切的.....温暖感?

就像是有人用温水轻轻浇在我手上,暖洋洋的很舒服,没有半点我想象中的疼痛。

“舒服吧?”老爷子问我,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了。

“还行。”我点点头:“挺爽的。”

“爽的还在后面呢.......”老爷子笑了笑。

没等我反应过来,只感觉脉门上忽的一下,传来了一阵刺痛。

疼痛感并不算强烈,甚至是转瞬即逝,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但那条蛇的动作,却让我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无声无息之中,彩蝰七寸以上的部位,已经从脉门钻进了我的手臂里,剩余的蛇身还在不停扭动着,似乎是在拼命的往里钻。

彩蝰的身子不粗,但它是在皮肤下钻行,并没有往血肉的更深处钻,所以在那时候,我右手臂上的皮肤都被绷紧了,硬是被它整出来了一条往外鼓的瘤子。

“放心吧,没事的。”老爷子一边说,一边推了推彩蝰。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彩蝰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嗖的一下全钻了进去,只在脉门处给我留下了一个血窟窿。

但那也只是血窟窿,伤口的边缘上见血,却没有血流出来,这倒是挺奇怪的。

“彩蝰不是毒蛇,放在蛊门里,那也是一顶一用来当做药引的药畜。”老爷子低声说道:“它在咬破活人血肉的时候,不会给人带来痛苦,相反,它体表的那层粘液,还能帮助活人修复肉身.......”

在这时,彩蝰已经顺着右手臂钻行到了我胳膊上,虽然感觉不到疼,但看着那一条鼓出来的肉瘤子,我确实是害怕了。

“看见这罐子里的黑水了吗?”老爷子是在转移话题,或是说,是想帮我转移注意力:“这些黑水,都是从它身上渗出来的,拿来当止血药是再合适不过了,咱们到时候论瓶装,找熟人卖出去,那还不得.......”

“爷,咱们能不能有点出息。”我叹了口气:“听你这口气,怎么跟走江湖卖大力丸的一样呢.......”

“哎别说,我当初行走江湖的时候,还真卖过药!”老爷子一笑:“虽然不是大力丸,但意思也差不多了。”

“爷,你是拿我当小孩子哄呢?”我哭笑不得的说:“想转移我注意力.....这也太明显了吧??”

闻言,老爷子沉默了一下,挠了挠头。

“要不,我去给你拿两颗糖吃?”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可恨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