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一章 了结
送交者: 可恨张[♂★快递小哥★♂] 于 2017-07-27 11:13 已读 247 次  

回答: 葬鬼经 第五卷 双脸人 由 可恨张 于 2017-07-27 11:09

“姓苗的,你都这岁数了,办起事来还真是不要脸啊?”
  老爷子的脾气不好,对我都有些不耐烦,更别说是对别人了。
  再加上这老头儿特别的护犊子,可想而知他看见苗武人的瞬间,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
  至于苗武人......别看他觉得自己下手太狠所以心里有愧,他绝不是个软柿子啊。
  一看老爷子冲自己发火了,苗武人眉头一皱,猛地一推车门就跳了下来。
  “别打别打!”我忙不迭的拽着老爷子,常龙象也挡在了老爷子身前,满脸尴尬的看看苗武人又看看他,慌得不行。
  闻人菩萨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这事的严重性,所以必然不敢怠慢啊。
  见苗武人都跳下车来了,闻人菩萨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
  下一秒,他就给了苗武人一记熊抱,死死抱住了苗武人,脸上堆着笑容说:“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刀动枪啊。”
  “我他娘的有刀吗?”老爷子瞥了苗武人一眼,没再骂他,转过身就进了药铺,嘴里还提醒着我们,今天刚拖的地,进门先在地垫上把鞋子踩干净。
  听见老爷子说“地垫”,我便往药铺大门外扫了一眼,只见地上放了一块印着“出入平安”的红毯子,字还是金色的,看着特别显眼。
  我们跟着他走进去的时候,还没话找话的夸老爷子,又是说他爱干净上档次了,又是说老爷子痛改前非除去了懒病所以.......哦对,后面这个好像不是夸他的。
  “哟,中药铺放地毯,你这是硬装小宾馆啊?”苗武人走进门的时候冷笑了一声。
  老爷子没客气,随手抓起柜台上的打火机,头也不回的砸了过来。
  天知道他使出了多大的劲儿,连常龙象都没来得及反应,这暗器就近到苗武人面门了,但最后还是让苗武人接了下来。
  借着这打火机,苗武人悠哉悠哉的点了支烟。
  “坐。”
  老爷子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自己走到太师椅边坐下,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苗武人身上,敌意根本就不加掩饰。
  等众人落座了,老爷子直接问:“你跟着他们过来干什么,直说吧,别跟我藏着掖着。”
  “拿葬人经啊。”苗武人开门见山的说道,冷冰冰的看着老爷子,像是在强忍火气:“那东西本来就是我的,你们偷摸着弄跑了,这事我都不跟你们计较。”
  听见这话,老爷子似乎也没那么惊讶,一言不发的看了看苗武人,又看了看我。
  “把我孙子弄成这样,你还想计较什么?”
  “我.......”苗武人一拍桌子,气急了站起来,看他那意思,应该是准备好了,不是动嘴骂街就是动手杀人。
  但他这一站起来,闻人菩萨忙不迭的伸出手,又给他按回去了。
  “咱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两个字,冷静!”
  “你滚一边去。”苗武人骂骂咧咧的说着,估计是来脾气了,指着老爷子说:“咱们俩算是同一辈的先生,我给你脸,所以没弄死你孙子,你呢?你把自己当谁了?”
  “我?”老爷子冷笑道:“老子可是你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亲........”
  没等老爷子把最后一个“爹”字说出口,我一步上前就捂住了他的嘴,急忙劝道:“冤家宜解不宜结,爷,这事咱们确实理亏,就让他一回吧。”
  “动作挺敏捷啊,你没受伤是吧?”老爷子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行,你说给他面子,咱就给他点面子。”
  见老爷子态度软了点,我也不禁松了口气。
  苗武人哼了一声,也没了吵架的心思,叼着烟坐回椅子上,慢吞吞的抽了起来。
  “葬人经我给你,爩鼠得留给我孙子,没问题吧?”老爷子问道。
  “爩鼠也是我的。”
  苗武人在这事上寸步不让,抽着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坦然,一点都不觉得这要求过分了。
  “苗施主,爩鼠就算了吧。”闻人菩萨一看老爷子的脸色变了,急忙劝了一句:“这小家伙又不是死物,它愿意跟谁,自然就归谁,强取豪夺可就.......”
  “吱!!”
  爩鼠貌似也听懂了他们的对话,猛地嘶叫了一声,几步窜到我身后,小心翼翼的盯着苗武人,像是做足了逃跑的准备。
  在这时,大厅里谁都没再说话,沉默的情形,让气氛又凝重了几分。
  老爷子跟苗武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好看,想想也是,他们俩都是抱着刨对方十八辈祖坟的心态在谈判,脸上能好看那才有鬼了。
  抽完手里的这根烟,苗武人也没再点烟了,掐灭烟头,丢进了烟灰缸里。
  “把葬人经给我。”
  听见这话,老爷子嗯了一声,没跟他继续吵,带着我就上楼拿葬人经了。
  跟着他一进里屋,我立马压着嗓子说:“爷,趁着现在咱们多抄一些下来,之后再还给他也不亏啊。”
  “你是想拿原本给他?”老爷子一愣。
  “可不么。”我苦笑道:“就他那性子,咱要是拿手抄的复印的给他,你觉得他能罢休吗?”
  老爷子气得踹了我一脚,嘴里骂着,你狗日的尽会出些丧权辱国的主意!葬人经的原本可是咱们千辛万苦弄来的!
  我不吱声了,点点头,任由老爷子做主。
  在书柜里翻找了几分钟,老爷子拿出一个木盒,冲我点了点头。
  “说归说......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我苦笑道:“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应该去复印一份留着.......”
  “放心吧。”老爷子笑道:“该是咱们的,一点都不会少。”
  等他带我下楼,把这个木盒递到苗武人手里,老爷子这才坐回去,端着茶缸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一看老爷子的表情这么轻松,苗武人当时还不信这是葬人经,嘴里嘟嚷了两句,说是你要敢耍我,咱们这事可没完!
  嘴里嘀咕着,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一看,表情霎时就疑惑了起来。
  木盒里装着的确实是葬人经原本,只不过有好几处地方出现了明显的破损,看那边缘这么整齐,应该是老爷子用利器割下来的。
  “缺少的部分,讲的是肉身蛊,如果你不信,你可以联系上下文看一看。”老爷子冷冰冰的说道。
  苗武人也显得挺小心的,拿着葬人经,仔仔细细的看了少说十分钟,这才点点头,把它放回盒子里.......
  “葬人经拿走,盒子给我留下。”老爷子没好气的说:“那是我找人用金丝楠木打的盒子,你要也行,留个五万拿走。”
  苗武人冷哼了一声,稀罕,就你这盒子,送我我都不要!
  “这事算是了结了吧?”我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没吱声,瞥了苗武人一眼,等他给个答复。
  “结了。”苗武人说着,把葬人经塞进布袋里,缓缓站了起来:“咱们之间没矛盾了,但保不准以后会不会有。”
  “你吓唬谁呢?”老爷子一瞪眼。
  苗武人笑了笑,看着不像是挑衅,转身便往大门外走去,没有在此逗留的意思。
  “这次对后手下手,确实算是我的不对,我给你道个歉。”
  闻言,我不禁愣了一下,心说这老东西还会给人道歉呢?
  或许是因为苗武人这一番话,老爷子的表情也稍微柔和了一些,往桌边看了看,顿时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老苗子!你拐杖忘了!”
  “你他娘的骂谁呢?!”




喜欢可恨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