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三十章 贪生怕死
送交者: laifu[♀★★来福★★♀] 于 2017-04-18 8:47 已读 4 次  

回答: 苗疆蛊事 第十七卷 群雄辈出 由 laifu 于 2017-04-05 20:11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树人有点儿震惊,不过随后打量了我两眼,却是不屑地笑了起来。
  它说你的人的确很强,但想要拿下阿普尔卑斯阁下,差得还是太远了。
  屈胖三瞧见他不相信,不由得笑了。
  的确,如果聚血蛊小红在我身上的话,树人定然能够感受得到无名被吞噬的本源力量,但现如今小红留在了苗疆万毒窟,并没有在这里,所以也就没有了太多的说服力。
  不过很明显,我们并不打算用嘴炮这门手段来战胜对方,所以也不在乎是否有什么证据在。
  双方遥遥对峙,屈胖三显得十分平淡,认真说道:“你不信,没关系,等到你跟你们的无名阁下落到一样的下场时,就会知道,惹到了我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树人愤怒起来,头上的藤蔓开始不断摇动。
  它冲着远处观望的那一群釜山真理教成员喊道:“你们愣着干嘛,上啊,杀了他们……”
  它表现得无比愤怒,然而无论是金允儿、还是李龙山,又或者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挪动脚步,而是下意识地往后退去。
  当那高高在上的存在跌落神坛之时,强烈的落差,会让他们对于绝望,又多了一层新的理解。
  时至如今,瞧见周遭这混乱的场景,他们的信心已经崩溃了。
  没有人听从他的话走上来,这让树人感觉到了分外的孤独,它眯着那一对古怪的复眼,冷冷瞧了远方一会儿,然后又落到了我和屈胖三的身上来。
  沉默了几秒钟,它冷冷笑道:“呵呵呵,凡人啊,你们以为,就凭着这些,就能够战胜伟大的我么?”
  它将双手猛然一伸,周遭的藤蔓开始疯狂起舞,几乎就要遮蔽了整个天空。
  而当藤蔓落下的一瞬间,我的脑海里,掠过了一个惊天的炸响。
  奥义,森林之怒。
  砰!
  无数藤蔓,如同章鱼一般,从四面八方砸落而下,朝着我们站立的地方拍打而来,那样的气势,就算是钢铁之躯,恐怕也要给砸得粉碎去。
  我能够感受得到空间之中,有无数的力量在狂涌,也知道这一下,是对方最后的反扑。
  回光返照,那是何等的恐怖?
  所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直接遁入虚空之中去,却给屈胖三给一把抓住,将我给稳住,让我不要妄动。
  他在拉住我的同时,举起了手来。
  青云图幻化成了一个青色朦胧的光罩,在我们头顶的一丈之上凝结,无数的荆棘藤蔓拍打而下,眼看着就要临头之时,全部都落到了光罩之上,而那光罩波纹流转,仿佛岌岌可危,下一秒就要破碎,但终究还是撑住了。
  紧接着,青云图上,八卦图形扩散,源源不断的力量注入其中,任凭那荆棘藤蔓遮天盖地,终究还是落不下来。
  而与此同时,屈胖三将那截雷击木树芯给拿了出来,对我说道:“照着那家伙的模样雕刻,快!”
  听到屈胖三的吩咐,虽然不太明白他想要干嘛,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执行了。
  止戈剑拔出,朝着前方这一丈高的雷击木挥去。
  这么高大的雷击木,用刻刀,显然是现实的,唯有止戈剑能够满足条件,如果是在以前,只怕执行起来,还是有一些困难的,但现在却不会,天罗秘境之中,我练就了足够强大的剑感,使得止戈剑在我的手中,如同一只画笔一样,运转起来,于心了然。
  刷、刷、刷……
  这一根漆黑如墨的雷击木树芯,有着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硬度,而且上面还有强大的雷意蕴含。
  这样的材质,就算是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碎末,都是绝佳的法器制作材料,不过为了尽快完成屈胖三交代的任务,我丝毫不心疼,将劲力运足在了剑尖之上,上下纷飞,很快就削出了大概的轮廓来。
  而随着我止戈剑的上下翻飞,光罩之外的树人新罗婢开始痛苦地嘶吼起来,身体的表面也开始留下了绿色的汁液,显得无比的痛苦。
  在痛苦的驱使下,它怒吼连连,朝着我们这边疯狂冲将而来。
  青云图布下的法阵,未必能够抵挡住这家伙的冲击。
  不过屈胖三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性格里面彪悍的一面来,祭出了量天尺,朝着对方冲去。
  一边是一个胖嘟嘟的少年郎,而另外一边,则是身高一丈的巨大树人,双方的身高差距甚大,但在气势之上,却是不分伯仲的,别看屈胖三个儿小,但发足冲锋的架势,绝对堪称恐怖。
  轰……
  双方陡然撞到了一起,开始了激烈的交锋,而我却无暇顾及那边的战况,投入了全部的精神,全心全意地雕刻起了面前的雷击木来。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对于手艺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手里的活儿不能断,一旦断了,就容易生疏。
  对于雕刻之法,我已经是很久没有闲心去碰了,好在对于手中的剑,却一直都勤练不辍。
  当我全身心投入这件事情的时候,雷击木的形状开始迅速变化。
  而随着每一剑的下去,我都能够听到痛苦的惨叫声。
  仿佛这雷击木连接着树人的神经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往后猛然一退,然后将止戈剑陡然回转过来,划破了自己的右手中指,猛然一带,两滴鲜血落到了那木雕的复眼上去。
  鲜血在复眼之上迅速蔓延,化作了一团薄薄的血泡,然后迅速往木头里面渗透而去。
  两秒钟之后,那复眼变得极有神采,整个木雕就变得活灵活现起来。
  我瞧见这仿佛活过来一般的木雕,大声喊道:“可以了,可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屈胖三“啊”的一声,退到了我的跟前来,推了我一把,然后说道:“换你去挡它,我来拿捏这小娘们儿……”
  说罢,他却是摸出了一袋子的材料来,什么糯米朱砂观音土,总之都在一瞬间挥洒出来,完全没有人家道家大师的从容和淡定,几经挥洒之后,却有一个古怪的符文凭空出现。
  我余光处瞧见了那符文,突然间心头一跳。
  这玩意,我见过。
  上一次瞧见那无字天书的时候,里面就出现过这么一个玩意来,与之前屈胖三拿出来威胁少林的符文虽然不一样,但都有着同样的恐怖威慑。
  铛!
  我的脑海里还在思考着那符文,转眼间又跟那树人交起了手来。
  原本还在木雕之上创造美好的止戈剑,此刻又承担起了毁灭的重担来。
  我与这树人交击,对方身上传来那恐怖的力量,让我从创作的美好感觉中陡然惊醒,这才想起来,对方并不是木雕,而是活生生的敌人。
  而且这玩意,可是域外天魔,任何的一点儿掉以轻心,都会是毁灭性的结果。
  我收敛心神,与对方激烈拼斗着。
  一剑斩。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信心已经越来越强,即便是面对着如此强敌,终究还是保留着足够的信心,并且还展开了汹涌的攻势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变得强了,然而到了后来,我才发现,是对方变弱了。
  又或者说,我面前的这个家伙,已经没有了斗志。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经历过了“神剑引雷术”、“地煞陷阵”和接下来的一系列打击之后,这个本来就一直被禁锢力量的域外天魔,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命我雕刻的那雷击木树芯,又与它有着莫名的关联,使得它此刻已经节节败退,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压住了我。
  而在这个时候,它避开了我的猛然一剑,突然间嚎啕大哭起来。
  哇、哇、哇……
  它哭得是如此的伤心,以至于我都有点儿犹豫,进退两难,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向了屈胖三去。
  而屈胖三双手挥舞,却有一个巨大的金色符文,落到了那雷击木雕像之上,将其紧紧覆盖住,然后回过神来,对那树人喝道:“大胆妖孽,为非作歹,而今吾河东屈胖三在此,将你镇压——你若识相,俯首臣服,我饶你一条小命,而若是执迷不悟,一条道走到黑,我便毁去你两个纪元的修为,让你受尽折磨,永不翻身!”
  这话儿说得大气凛然,颇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在,我本以为那厮好歹也是一域外天魔,纵横了无数岁月的伟大存在,必然性格坚毅,宁死不屈,却不曾想那家伙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居然跪倒在地。
  它双腿跪地,痛哭流涕地喊道:“上仙饶命,小神知错,还请您饶过我一条性命。”
  啊?
  它的这般作态,不但让我大吃一惊,也惊掉了旁观者的一地眼球,我的余光处,能够瞧见金允儿那一帮人极度难看的脸色,还有恨不得钻到地缝里面去的尴尬。
  自己的信仰,居然是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东西,让人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而屈胖三却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猛然一挥手,喝道:“还不回归本体,叩拜主人?”
喜欢laifu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laifu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