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版主管理]·[分区新闻]·[繁體閱讀]
第二十九章 神的骄傲
送交者: Frank613[御史大夫★★★☆] 于 2017-04-17 20:29 已读 543 次  

回答: 苗疆蛊事 第十七卷 群雄辈出 由 laifu 于 2017-04-05 20:11

  壮哉,屈胖三!

  一直以来,我脑海之中的屈胖三,都是一个运筹帷幄、大耍嘴皮子的谋算高手,对于那种正面交锋、一力降十会的事儿,向来都是不愿意干的,这跟他的修为方向有关系,毕竟是首屈一指的阵法师,与人撸起袖子搏命,跟他的人设,到底还是相差太远了。

  只不过真正逼急了,哪里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区别,就在那新罗婢展开绝地反击的时候,屈胖三也毫无顾忌地施展出了真正的手段来。

  化身凤凰,蚍蜉撼树,看似狂妄自大,不自量力,但真的就给他办成了。

  要知晓,那树木的地下部分,远比地表部分看起来要巨大数倍,这次是最困难的地方。

  然而屈胖三却完全没有任何犹豫,一旦决定,一门脑子地硬干。

  当那火焰熄灭,化作焦炭的树干给他一点一点地拔出地面之时,那新罗婢的反抗越发地激烈起来,我们脚下的土地几乎都站立不住,天旋地转间,各种力量狂涌而出,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唧、唧……

  屈胖三化身的火凤凰猛然仰头,啼叫声刺破天空,紧接着一股巨大的热气从上而下传递而来,他猛然用劲儿,双翅一斩,将那树木本体猛然拔起——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寸一寸地上移,紧接着是一米一米,到了后来,噗通一声,整个树木的根系部分,居然也都给拔了出来,被他揪在了半空之上去。

  而那树木所在的地方,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深。

  那鬼树是从血池之中生长出来的,此刻被屈胖三拔出,根系部分如同章鱼一般,拼命飞舞、晃动,将那腥臭的鲜血洒落得到处都是。

  就是现在!

  失去了那玩意对于整体地势的掌控,我心头一跳,当下也是作法,将心思往地下迅速蔓延了去。

  此处的地煞,被那玩意不知道压抑了多少年,想必是很愤怒的吧?

  乾坤逆转,地煞陷阵。

  破!

  就在屈胖三将那鬼树从血池之中陡然拉出来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地煞的力量在往上蔓延,毫不犹豫地又使出了一招灭门绝户的手段。

  地煞陷阵。

  此阵一出,原本就如同十级地震的地面,又陷入了另外的一种震荡之中去,翻涌的地煞从地底深处陡然涌出,一个又一个的深坑巨洞浮现,地面如同柔软的面团儿一样扭曲折皱,轰隆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汉拿山的山头。

  天地之威,恐怖如斯。

  而在地煞陷阵施展出来的那一瞬间,我也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本来在那东西的主场里,对于遁入虚空这件事儿,我是有心理阴影的,毕竟之前的时候,被它硬生生地从虚空之中拽回来过,如果那家伙还有足够的力量,应该还是能够再拽我一次。

  但地煞陷阵这事儿,我自己都控制不住,除了遁入虚空,也没有别的选择。

  否则身处于中心之地的我,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跌落到了那地缝里去。

  然而这一次遁入虚空,我再也没有瞧见一张仿佛能够看穿人心的恐怖复眼,也没有任何力量,对我进行拉扯。

  在这一刻,我突然间顿悟了。

  尽管刚才的反扑算得上是凶悍无比,但那是作为一个域外天魔最基本的素质,实际上的那家伙,应该是被神剑引雷术的雷光,伤到了根本。

  那么强的雷光,并不是谁都能够坦然承受的。

  至少这一位,应该是不行。

  说到底,还是因为它身子不正,一个藏身于血池,整日搞些歪门邪道的家伙,阴气太盛,以至于世间这至刚至阳的力量落下来,正好是与它格格不入,针尖对麦芒的克制效果。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没有能够在虚空之中,瞧见太多的东西。

  周遭依旧是一片迷雾,看不得太远。

  这儿,终究还是有一种力量,在将整个一片区域给封锁住。

  再一次出现在某处废墟高处的我,抬起了头来,仰望天空,却见屈胖三已经将那根巨大无比的鬼树树干扔在了地上,回复了原来模样,手中已然抓着一根三米多长的黑色树芯在手,而在他的对面,则有一个与那树芯一般高度的黑色身影,与他遥遥相对。

  我足尖一点,人便落到了屈胖三的旁边,瞧见那黑色树芯,正是这一棵树最精华的一部分。

  雷击木树芯,这一棵树最精华的地方,牺牲了大量生命力,都要保住的东西。

  它应该也是对方力量的源泉。

  而在屈胖三对面,则是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形生物,它全身都是木纹,又如同人一般,而且胸口还有女性特征的突起。

  我抬起头来,望着它的脑袋,一下子就呆住了。

  那一双复杂无比,如同蜻蜓的复眼,里面闪掠过万千光芒和世界,可不正是虚空之中,几乎要将我摄魂夺魄的力量么?

  原来是它。

  一直披着神秘面纱、藏身于地下的新罗婢,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来。

  我心头剧震,而那树人也是浑身颤抖,一字一句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它的话语,并非中文,也不是别的什么语言,而是直接作用于人脑,将意思直接显示于我们的心灵之上,而那种声音,天生就充满了一种古怪的宗教感,让人感受到它无上的威严。

  难怪釜山真理教的人会愿意把它信奉为神,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作为上一个纪元的旧日支配者之一,它绝对有这个资格,只不过,大浪淘沙,时间流逝,过了那么多的岁月蹉跎,它的力量,终于衰败到了一个极致,到了一个人力所能够触及的临界点。

  屈胖三抓着与自己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大雷击木树芯,仿佛在欣赏美女躯体一般,双目之中,皆是狂热。

  他认真地看着,然后说道:“破费了。”

  一句话说完,他手腕一翻,那雷击木便落进了崆峒石之中去,再也看不见。

  啊……

  树人发出了泣血一般的怒吼,不过却依旧没有上前,而是愤怒地质疑道:“为什么?”

  这个时候,屈胖三方才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树人说对,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何苦与我为敌?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可知道你干的这些龌龊事情,毁了多少的家庭,让多少父母失去了自己的子女?做了这种缺德之事,你真认为没人管么?你知道我们刚才就走的那两人是谁么?终归到底,你还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听到这话儿,那原本十分纠结的树人却是释然了,它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终归到底,还是因为我太信任你们人类了,所以才会这样。”

  它到了现在,都还在纠结于事情泄露之事,并没有任何悔改之心。

  屈胖三笑了,说明白了,那么,去死了。

  哈、哈、哈……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那树人突然间仰天大笑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我瞧见一片废墟之中,爬出了好些个人来,有金允儿、有我们刚才在地底遇到的李龙山,还有许多釜山真理教残余之人,他们站在各个角落,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此时此刻的他们,没有再被附身,恢复了清醒——事实上,当屈胖三将那棵鬼树拔出来、我又用地煞陷阵将对方的根基摧毁之后,那些血池之中的所有古怪之物,都已经消散了去。

  这些人曾经无比崇拜自己信奉的“神”,却从来没有瞧见过它的真面目。

  此时此刻,瞧见这个一丈多高的树人,都为之震撼。

  而那树人在狂笑之中,冷冷地说道:“死?我从上一个纪元走来,灭世之战,都没有能够将我给消灭,我的灵魂永垂不朽,除了把我镇压,谁也不能灭掉我这样的存在,你们两个如同蝼蚁一般的人类,居然胆敢说出这等妄语来?别以为靠着偷袭,将我伤到了,就能够为所欲为……”

  它的话语十分的狂傲,这也是作为一个域外天魔应该有的傲气,只不过,它终究还是轻视了面前的对手。

  屈胖三眯眼盯着对方,然后说道:“这儿是瀛州山,你在这儿,想必与员峤仙岛的无名挺熟的吧?”

  树人不知道屈胖三在这个生死时刻,居然会闲扯,先是一愣,随即说道:“无名?你是指无名之雾的次子,阿普尔卑斯阁下么?”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别拿你们的内部称呼来扯淡,我就问你,你认识它么?

  树人肃然起敬,认真地说道:“那是自然,创世三神之一的次子,它是在上一个纪元,都让吾辈为之仰望的存在,拥有着生命密码的宝藏,是纵横亿万里的伟大存在,你们居然知道它?如果你们跟它有交情的话,我可以忍下你们之前对我的不敬……”

  屈胖三笑了,说别啊,别看在它的面子,咱们就偃旗息鼓了——事实上,你们的那位无名阁下,被我这跟班给干烦了……
喜欢Frank613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Frank613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灵异空间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