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罗振宇跨年演讲完整版实录
送交者: 院子[♂★★学习思考★★♂] 于 2017-01-03 6:53 已读 4198 次  

罗振宇跨年演讲完整版实录:2017年小心这5只黑天鹅

2017年01月01日 17:09

腾讯科技

2016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深圳湾春茧体育场如约举行。在长达四小时的演讲中,他以2016年的“五只黑天鹅”为主线,对过去一年的趋势和变化进行了复盘。

2016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在深圳湾春茧体育场如约举行。在长达四小时的演讲中,他以2016年的“五只黑天鹅”为主线,对过去一年的趋势和变化进行了复盘。

而就在演讲开始的五天前,腾讯科技·企鹅智酷联合李开复、徐小平、余承东、程维等 63 位互联网科技行业领袖,携手罗辑思维发布了8万字的《分水岭大时代——中国互联网趋势预测白皮书》。

在昨晚的跨年演讲上,罗振宇也将这份企鹅智酷年度白皮书作为重要参考,多次提及和引用:

1) 企鹅智酷和我们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分水岭”,分明知道在这道河、这道山的那边有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么样子,大事即将发生。

2016年大公司的优势已经牢不可破,越来越巩固,现在阿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多挣钱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挣3.7亿,腾讯一天挣4.4亿。也就是说,王健林在午夜12点说先挣一个亿,天还没亮,马化腾挣完了,就是这么大的优势。

我们现在假设自己干,怎么办?最现实的处境就是流量没有了,刚才我们讲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结束了,非常痛苦。原因很简单,就这么多人,每个人手里就一个手机,手机的第一屏就能够安装那么多应用,连接那么大的市场机会就这么一点点。

每个人都缺流量,一个人只有24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其他互联网的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2)莫博士说据观察绝大部分的用户一个月不会下载一款应用。我们所有的产业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等等超级应用去竞争,企鹅智酷的数据告诉我们,2016年的6月,微信公众号已经达到了2000万个。就是这么残酷的一个战场,所以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

基于此,在演讲中,罗振宇总结了他发现的2016年浮现的“五只黑天鹅”,分别是:

1)时间战场

2016最重要的不可逆变化,就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大公司的优势越来越巩固。创业市场上流行着一种“代孕生意”。流量的获取越来越难,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

2)消费升级

未来商业有两个流派:一个是让他上瘾,拖住他的时间;一个是提供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所有的产业都必须向服务业无限接近。在这个领域,将来会诞生很多伟大的公司。

3)智能革命

人工智能是下一个主战场。谁的数据更多,更精准,谁的技术怪兽就会被喂养得更强。人工智能不是人的延伸,它是人的替代。

4)认知迭代

2016年,有一种气氛在弥漫,叫事情正在起变化。面对这个全新的庞然大物,你有两个选择:交越来越贵的“共识税”,或者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

5)后真相

后真相的意思,不是没有真相,而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过去谣言泛滥,是因为信息太少了。而后真相时代,是因为真相太贵了。

以下为腾讯科技整理的罗振宇演讲全文:

大家好,各位时间的朋友,欢迎来到由深圳卫视直播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这是倒数第19场。

2016年有所谓的三大黑天鹅事件,首先3月15号AlphaGo击败了人类最聪明的棋手李世石;6月24号英国举行全面公投,决定脱出欧盟,很多人完全没有料到;11月9号一个谁都不会相信他当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

接下来的3个多小时我们有一个任务,认出那些正在起飞的黑天鹅。当黑天鹅起飞的时候,所有的战场的格局、地形、河流、山川全部发生变化。

第一部分:时间战场

我们今天给大家提供的第一个答案是,有一个战场全新的战场,正在摆开,叫时间战场。

有一些趋势它虽然微小,但是坚定,不断往前走,它不可逆。就像中国的城市化、中国的老年化、科技的进步都是微小的趋势。短时间看也许你会失望,但是只要累计出一个时间,你会大惊失色,这就是小趋势的力量。

2016最可怕的小趋势力量是互联网人口红利结束了。最新公布的数据是这样,微信的日活用户已经突破了7.8亿,中国才多少人?

企鹅智酷和我们发布了一个报告叫分水岭,分明知道在这道河的那边,这道山的那边有一个全新的世界,你不知道它什么样子,大事即将发生。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我的观察2016年大公司的优势已经牢不可破,越来越巩固,现在阿里、腾讯这样的巨无霸多挣钱啊,2016年的三季度,阿里每天挣3.7亿,腾讯一天挣4.4亿。也就是说,王健林在午夜12点和马化腾说你先挣一个亿,天还没亮,马化腾挣完了,就这么大的优势。

2015年,整个中国的线上电子商务交易3.8万亿,阿里一家占了3万亿,前不久我在杭州见到马云,他说今年还不错,3.7万亿,人家涨得就这么快。有人算了一张账,BAT用整个互联网从业人员,大概500万的人数,当中的3%的劳动力,创造了这个行当近乎一半的产值。那就奇怪了,剩下97%的人在干什么?他们平均一年产生的财富还不到他们城市的平均水平。互联网人可怜,在拉后腿。

2016年排名前50的APP,BAT三家占56%,排名前10的APP,手机上的应用有9个是他们BAT的,人家就是这么大的优势。所以,去年我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可以看到年轻人满怀梦想说我要颠覆BAT,今年再也没听到。BAT是人类商业文明的一层,这一层会固化,我们创业者唯一可以做的是在下一层和他们博弈,占他们的便宜。

很多人不太明白那些大公司,那些巨无霸,那些巨头们怎么想的,今天就泄个密,巨头们他们怎么想的。我想到一个比方,巨头们的世界观是古埃及的世界观,此话怎讲?各位有到埃及旅游过的吗?古埃及人特别怪,导游说,我带你参观的所有景点都是为他们死后建筑的,他们觉得现世不重要,未来才重要,这就是BAT这些巨头的想法。我们创业者害怕什么?没有现在。巨头们害怕什么?没有未来,这就是我们占他们便宜的机会。

很多人已经明白了,与其和BAT这样的公司或者他们的产品去博弈,还不如去跟他们的投资部门死磕。2016年中国的创业市场上,我觉得有一种生意叫“代孕生意”,我就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看起来很有前途,我就瞄着你BAT的需求去做,我就不信有一天我做出一点点苗头,你会不收购我,或者不投资我,让我认到这个干爸爸。

这是一个真实的情景,过去几年江湖上所有的创业者已经基本上分成了这样的门派,其中阿里和腾讯这样的门派是最大的。也就是说现在市场上的创业者两个选择,要么姓马要么姓马。我们做了非常痛苦的工作,把他们的势力圈出来,当然这是自我安慰,我们不可能为了阿里和腾讯去创业。

最现实的处境就是流量没有了,刚才我们讲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增量结束了,非常痛苦。2016有一些有识之士就开始提出一些全新的概念,比如说王兴,他提出下半场,他说上半场靠用户红利,现在下半场的特点是要靠精耕细作,深挖用户价值。

投资人李峰今年讲了这样一段话,说创业者过去太习惯找进水龙头,现在我们要关注找出水龙头。过去水流是不进的,现在这仅有的一缸水,关死出水龙头,找到我们能挣到的每一毛钱,这意味着很多东西,意味着钱不能乱花,意味着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把新用户先弄进来再说,意味着我们老的手艺都没用,意味着我们新的手艺谁都不会,这就是这个市场的现状。把每一个枣核捡起来,吃干净,这是2016创业者必须要做的事情。

我们本次演讲的策划人给了我一个特别好的意向,他说过去的创业者争的是什么?是市场份额,我们假设市场有多大,穷尽我们的所能找我们的用户,但是现在不是了,用户没有了,就这些,你要争的是下一个份额,叫钱包份额。一个人来了,按住,放血,在他的兜里掏出更多的钱,占住他钱包更大比例的份额这是我们下一代商人的思维模式。

2016年我们发现,一个人只有24小时,每天只有那么一点时间可以通过手机或者其他互联网的工具去关注其他的世界,时间是一个固定的池子,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发现我抓住了2016年的第一只黑天鹅,时间是一个战场。

美国人也有类似的体会,美国科技界有一个著名的评论人莫博士,他说据我的观察绝大部分的用户一个月不会下载一款应用的,就在我写这篇文章刚刚卸载了我手机里面一半应用,因为我发现即使下载了也不用。

我们所有的产业都在和首屏的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等等超级应用去竞争,企鹅智酷的数据告诉我们,2016年的6月,微信公众号已经达到了2000万个,我知道现在这个数字远远不只。就这么残酷的一个战场,所以任何一个人想通过做内容,想通过秀自己,再来一次天下皆知的奇迹,这件事情不是越来越容易而是越来越难。

移动互联网来临的时候,许下给我们一个假象,好像世界无穷大,几年运行下来就这么大点。成为我们观察下一个阶段商业的全新的角度,首先时间会变成终极战场。什么意思?就是所有的行业不管是电影、游戏、休闲、度假,还是什么直播、短视频,不要以为还有什么行业的壁垒,每一个行业都是在这个时间战场当中要自己的一杯羹。现在所有的新兴产业,本质上就是既要你的钱,还要你的命。什么意思?还要获取你生命当中的一段时间。

一个咖啡馆和一个出版社、一个度假酒店和一个游戏,本质上他们都是竞争对手。有人说,所有争夺时间的企业都是我的竞争对手,游戏业大佬也讲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游戏行业互相之间的竞争,那算什么竞争,我们要抢的是体育业和娱乐业的生意。这场竞争围绕时间,或者围绕你手机的第一屏正在展开。

2016年张小龙微信大产品经理,他说微信有一个基本价值观,一个好产品是用完就走,不要拉住用户的时间。好像和我们今天的判断完全相反,今年我们公司发生过一幕,我们的产品经理和我们讨论的时候,张小龙说不要牵住用户的时间,用完就走,我说呸,微信是用不完的,你怎么能相信张小龙的话呢?只要你不是微信,你在这个市场上有什么资格那么傲骄,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马云的焦虑。

未来,在时间这个战场上,有两门生意会特别值钱。第一,就是帮别人省时间,第二,就是帮别人把省下来的时间浪费在那些美好的事物上。看完了这些美好的事物,这都是值得花时间的。

第二部分:服务升级

下面我们来抓第二只黑天鹅,服务升级,怎样去帮助人雕刻他的时间?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他们都在找我们要时间。所以刚才我们讲时间是战场,时间也是货币。而且这样的货币真的是一分一秒也多不出来。商业的本质是什么?商业的本质不是由我们这些创业者,或者买卖人决定的。商业的本质是我们这些人和我们的用户在反复互动中生成的一个现象。当我们的用户已经变成了被时间雕塑的物种的时候,我们的商业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这不是说什么心灵鸡汤,我说的是真实商业环境。你的用户没有时间了,用户在选择你产品的时候面对巨大的痛苦,他认可你,他有钱,愿意被说服,但是就是没有时间给你。这是很多商家面对的最大最大的困惑。

现在商业界摸索出来的办法无非是两类,第一叫让他上瘾,拖出他的时间,第二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优化他的时间。我们先来看让人上瘾的这一派很有意思,这是拉斯维加斯赌场,赌场的老板算是把这一套玩的滚瓜烂熟,你一旦进入赌场是每年窗户的,看不见外面是天黑还是天明,你就在里面赌,需要知道什么时间?赌场会不断往里面送氧气,让氧含量达到30%或者更高,让你永远精神抖擞在里面赌,如果你赌输了,赌场的服务员会给你提供一些饮料,让你抖擞精神,重新再战。赌场你进去的时候,服务员会把你的钱换成筹码。这些目的只有一个,拖住你的时间,让你上瘾。

运用这派思路的人不仅仅是赌场,政府也在运用这件事,美国有一个词叫做助推。什么意思?就是从设计一份让你填的表格开始,设计一个小便池开始,设计一个自助餐厅的摆位开始,不强迫你的情况下让你按照我的意志行动,拖住你的时间让你上瘾。当然了,在这方面玩的最高明的应该算是游戏界的朋友,魔兽世界仅仅一款游戏耗掉了全世界人民593万年,593万年前人类都没有诞生。当然这是前几年的数字,当然现在的数字还要大得多,这就是游戏业的本事。他们一个内在的传统就是想办法搞清楚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样的手段会让我的用户上瘾。

任天堂常年的掌门人山内溥老先生提出了四个词,“收集、育成、追加和交换”。我国的著名创业者史玉柱也提出了四个词,荣耀、目标、互动和惊喜。我请教了我在混沌创业营的同学,他给了我一张密密麻麻的清单,说这都是我们玩的。当然我也不是很搞得懂,其中有一个词叫做随机奖励。这个是什么意思?游戏业的人发现,当给你的好处比如说掉个分,涨个血这种奖励是随机的,是没有规律的时候,是最容易拉住你的时间和注意力的。

这个大家都有体会,你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你就会等着看谁来点赞。看谁来评论,关了机一会点亮,怎么才5个人,你心里会想,那个谁怎么来不评论,是不是在洗澡?洗完澡会不会来?为什么只点赞不发评论?就是这种随机到来的奖励,足以让我们每天几十次、上百次点亮手机的屏幕,回到朋友圈,回到各个群里面看他们对我行为的反应。万维刚,精英日喀这个专栏里面我看到朋友讲了这么一句话,“不确定的失去让人感觉恐惧,不确定的得到让人兴奋”。 各位,不要觉得你所有的行为是你自己决定的,自由意志这件事情正在变得极其的可疑。

我们假设刚不了多久人工智能发达了,人工智能给你提一个建议,你真以为躲得过去吗?即使他害你,因为他掌握你那么多大数据,他知道你什么时候意志最软弱,听得进去话,它了解你。然后它给你一个建议,好像是你选择的,你采纳了,但是实际上是运算的结果呈隐性设计,我不知道伦理上怎么评价。但是在时间战场摆开之后,这是创业者必须要采用的。

其实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项目,除了游戏之外,大家都知道,这种行为设计学正在成为几乎所有创业者要去学习精研的项目。比如说今日头条几亿用户,每天几千万人在上面花一个半小时以上的时间,靠的是什么?就是不断的,你喜欢什么就给你更多,通过一整套算法拖住你的注意力。

当然有人会批评今日头条,说这是毒品,让人上瘾。但是张一鸣回答的很好,说你们觉得精英觉得世界真相是怎么样的?但是多数精英以为自己坚持的就是对的,你觉得那个东西不好,你们说的算吗?

其实绝大多数人,包括精英在内,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世界的真相。我只不过是用我的技术再现了世界的真相而已。丑陋、低俗本来就是世界的真相,我只是提供了技术的工具,技术本身是没有价值观的。我并不是媒体,我只是一个技术型的公司。这是张一鸣对自己的辩护,这个说得过去。

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说过一句话,他说我不想阻止用户分享意见,也不想成为真理的仲裁者。我就是一个造飞机的,我是在互联网时代造高速飞机的,我们不是航空公司。卖什么票,什么价格,把用户送到哪,我管那些?我就是一个技术派。技术没有正邪之分,我只是用技术把世界本来的真相呈现出来,如果你觉得很丑恶,那是你们自己人性当中的一部分被显露出来,本来就很丑恶而已。

听完了这一派辩护,我们要回到这枚硬币的另外一边。真的是这样吗?有这么一句话,技术当然没有价值观。但是技术可以实现一个价值观,这个世界其实道理不是一边说了就算了,也无数种独立的价值在我们人生中都会起作用。就像我们会同时承受父爱和母爱,就像我们的价值观当中同时会追求自由派和保守派,就像我们的天性当中,既要追逐舒适又要追逐刺激,这是一样一样的东西。

所以,在刚才我们说的呈隐性设计谋夺你的时间的同时,还有另外一种商业价值,我坚信它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就是给你有价值的东西。这好像是一句片汤话,一句政治正确的话,但是我觉得这句话的价值会放得越来越大。

就像很多媒体要追逐用户,要看真正?小鲜肉,歌舞,跨年我可以给你,有。但是我特别得表演我们今年的合作者深圳卫视。他们就做得有志者,跟我来这么一个定位。他们就是为创业者服务的。我干了十年电视行业,我知道提出这样的口号有多大的勇气,因为他选择不再迎合任何人,我选择一个价值我去提倡,“有志者,可以跟我来”。

正是因为这样的机缘,罗辑思维我们的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我做出规划我说可能我们做到第五年的时候会有省级卫视直播我们的演讲,但是第二年我们就做到了。因为总有一些人会看向公众自以为是的需求的反方向,叫做价值。商业在这个侧面上一定大有可为。我们把这个方向称之为叫做更有价值的服务。什么叫做更有价值的服务?本质上就是带你去你不知道的地方。

知道和不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2016年我看过这么一句鸡汤,所谓成功的人生只有一种,就是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渡过一生。这句话多么的正确?但是,你转念一想,我们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我们难道不是又想功成名就,又想家财万贯,又想获得别人的尊重,而且还有自己的隐私吗?我们其实什么都想要,扪心自问,午夜梦回的时候,你问问自己我们什么都想要,答案是不一定的。你不知道自己知道什么的,你也不知道自己知道什么。这种状况在我们脑子里面一片混沌。有人就问过我,罗胖儿,你如果将来特别有钱你会干什么,有钱到怎么花都花不掉。

我当时就想到一个场景,我说我每天会睡到自然醒,绝对不会在6点20发一个语音,再也不干那个苦事了,睡到自然醒,吃喝玩乐到中午,我再睡一个午觉,然后醒了,然后干什么?我说这样,我不是很有钱吗?我就会住在很好的度假圣地,然后我就会雇一堆人帮我干一件事,比如说混沌研习社的李善勇(音),给你一个亿帮我组织一门课。这门课帮我搞清楚一个领域的知识,我一个葛优躺在那,你讲给我听,三个小时帮我把会计这件事搞清楚。我给你一个亿,反正我有的是钱,然后身边可以搁一些沙发,我的朋友可以请他来听。

这就是我曾经做的白日梦,我突然发现,我即使纵容自己到节点,穷奢极欲到极点,我发现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我不知道的东西。

每个人的生命当中,或者一定有人是这么想的。你会面对未来世界充满了好奇。有一次我把这个梦想讲给我们公司CEO说的时候,他说这不就是你现在做的事情吗?做个广告,得到。这些老师不断把这些知识讲给我听,我觉得很有价值。人类当中总有这么一群人,他不确定自己知道什么,他想要更好的东西。是什么呢?你告诉我,我不知道。

我们来看一个人,叫做乔布斯。他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至今我们怀念他。可是扪心自问,我们怀念他什么呢?我们有一种受虐的情节,我们怀念他对我们的粗暴,他公然说,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我们做出来了,拿给他看,他们就知道他们要什么了。太不尊重我们的需求了。但是在乔布斯身上我们感知到了一种东西,这个东西我说出来大家可能会不承认,但是我心里有。在乔布斯身上我感知到了一种叫做父爱的东西,他站得高,像山一样高,看到了远方,他知道什么东西好,然后他一转头对我说,孩子把你手中的破玩意丢了,爹告诉你什么是好东西。

这个世界在呼唤这种粗暴的态度。我们生命当中经常有这样的时刻。比如说我们一帮人呼朋唤友出去吃饭,最讨厌的人是谁?是那种说随便去哪吃,你说的那种人。我们这个时候最喜欢的朋友是什么?是说罗胖儿,我最近知道有一个饭馆特别好,我包你好吃,跟我来。然后给你讲一大堆它的好处,信与不信你都会心悦诚服像一只小狗一样跟着他去了。

我们在很多时候我不需要你尊重我的需求,你告诉我一个需求就好了。有一次,我请客吃饭。我就是因为实在太忙了,不知道有什么好馆子,我问和菜头打了一个电话。和菜头说问了我就不许换了,去潮汕牛肉火锅,北京我吃了十几家,有一家最好,现在我告诉你地址。进去之后直接报我的名字,老板上什么你吃什么,他给你的纸条上写涮肉的时间,写四秒,你绝对不要给我涮五秒,酱料池那有很多种,你只许用一种,就是酱油加一点辣椒圈,绝对不可以用麻酱,我爱死他了,对我再粗暴一点好不好。

有一次我遇到张一鸣,我说你所践行的叫做母爱逻辑,孩子,要什么,妈给你更多,惯得你没样儿。但是我总觉得我的商业生涯要走在这个逻辑的反面,走在父爱逻辑里。首先我得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我也许态度很粗暴,冷峻的跟我用户说,来这个是好东西。我把它称之为叫做父爱算法。在这个算法世界当中一定有它的一席之地,最好的服务是给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

这是下一个消费升级的方向,过去30多年,中国所有的企业,我们所熟悉的前提是什么?是匮乏。所以,我们假定企业只要干好三件事就可以了。第一你的产能足够大,你能够生产出足够多的东西,第二你的品质管控足够好,你的产品和服务的质量是过硬的。第三把价格降下来,我们以为这样的企业就是好企业,真的吗?

匮乏到丰腴时代,中国人用30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们现在需要未来伟大的企业是你告诉我,我需要什么?中国市场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关口?假设你很有钱,你买得起1000平米,2000平米的别墅,但是你找不到一家靠谱的室内软装的公司,你很有钱,你的父母病了,你说我能不能用医疗直升机把他送到医院,住进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医生。对不起,中国医疗没有这样的服务,你说我生了一个孩子,我工作太忙,我愿意花钱,请最棒的育婴嫂,对不起,中介会告诉你,你可以面试100个育婴嫂,但是满意的一个没有。我们的市场正处于这样的时代,你想要一个足够好的东西是没有的。

所以,我一个同学我见他一次面就劝他,创业吧,2017年就一个大机会,就是做家政。你应该到211大学里面挑选保姆,你给出高工资,给出许诺,干两年之后要么转岗当培训师,要么退你一笔青春损失费,你改行。更好的分工,更好的专业分工里面诞生的更优质的服务者,中国经济正在呼唤这群人。

这种行业到处都有,不要给我卖什么健身卡了,派个人盯着我,看着我每顿饭,让我把肥减下来。不要让我定制西装,我一个直男癌懂什么选择,你一年四季给我配好就行了,直接给我一个结果的服务,这就是我要的。在一个消费者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世界里创业,这是2017年的大机会,2017年你等着瞧,一定会出现这样的企业。他们不会以低价诱惑市场,因此可以轻松的盈利,他们提供你原来用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所以也不存在营销难题。

好东西,好服务就应该挣钱,凭什么免费分享?专业人员在专业分工中提供专业的服务,其中的佼佼者应该获得有尊严的收入和满意的利润。

接下来我不得不拿我们做的事举个例子。你知道我要提得到了。对,其实我们下决心在2016年推出得到这种好像逆时代潮流而动的知识付费项目,本质上我就发现所有传播知识的领域其实好像都不再提供服务了,而是产品。比如说出版业,出版业出的是产品吗?不,出的是产品而不是服务。书卖给你之后,没事了。我关心的作为一个出版业的编辑,我只关心你拿起这本书一分钟之内是不是想下单?再一个,就是传媒业,他要的是拿出你的时间。还有教育业,是服务吗?服务凭什么点名,凭什么扣住我们的毕业证,教育业本质上是现代社会酝酿出来的一种社会管束体制,不完全是服务业。这原来是200多年的工业社会传递知识的三大产业。

但是我觉得现在有一个机会出现了,我提供知识服务。这个知识服务的场景其实灵感来自于已经今年臭大街的概念,叫做O2O。我们在说互联网让每一个普通人被赋能,成为一个君王。他应该拥有自己的朝廷,这个朝廷什么样?御马间现在有滴滴,美团饿了么是御膳房。御书院凭什么我们不能做,有人出钱别谈共享经济,他之所以能够服务于你,挣你的钱,是因为他懂的事情你不懂。

对,真正皇帝把先生请到自己面前,你以为老先生会跪着吗?先假模假式跪着,然后他跟皇帝讲,他仍然是老师。所有的行业不管你原来在做产品还是做服务,你必须从产品到服务,必须从初级的服务到更好的服务再演进,这是层层叠叠的机会,市场给你释放了无穷的空间。比如说我们今天的赞助商VIVO手机,他们跟我说,他们琢磨怎么把手机转化成一种服务。如果你认为他还是手机的话,你就应该做通话功能,如果你认为它是服务,我们应该把精力放到摄像头上。

我再举个例子,北京有一家餐厅,云海肴。它在时令季节都会卖云南的蘑菇松茸,他们今年换了一句话,跟他们的用户讲,云南尊贵的蘑菇松茸上市了。我们到云南买蘑菇一定会便宜,而且质优,我们给你提供免费的服务,也许价格还会更低。同样的事情,但是换了一个话术,销售涨了20%。现在的台词是你不用懂,交给我,我来。市场给你一个假象,所有的需求都已经被满足了。身在北京的人知道,北京周边多少渡假村,可是北京人扪心自问,有一家你满意的吗?

市场的机会好像在饱和,新的机会没有人能够定义出来,我们在等待每一个行业的乔布斯。前面我漏讲了一个片子,小米手环的创始人就讲,乔布斯死了,整个智能硬件行业都在微光前行,缺了这样的定义者,对,这个行业非常难。在这个时候,我们其实只需要记起Twitter创始人威廉姆斯讲的一句话,他说我们给大家提供了垃圾食品,他们吃了,我们就想人们需要的果然垃圾食品吗?不对。我们只是没有办法,我们只是不知道除了现在喂给我们吃的,我们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所以,服务,更好的服务,有无穷无尽的上升空间。

第三部分:智能革命

下一只黑天鹅其实比较大,就是智能革命,它来的又快又急。

人工智能和我们通常理解的不太一样。第一点,人工智能不是复制人类,跟人一点都不一样。它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存在。人的思维方式是什么?总是想尽可能去简化,为什么?因为我们太脆弱了,我们用的是肉脑袋。虽然有的人是脑黄金,就的人是肉丸子,但是本质我们都是运行的一个肉身的东西。人工智能是一个机器,和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精力无限。

所以有人说人工智能就是中国最伟大的虚拟人物。中国最伟大的虚拟人物是谁呢?每个妈妈都说过“人家的孩子”,它是一个勤奋的难以想象的,又听话的完美的笨小孩,你在学习的时候人家在学习,你玩游戏的时候人家还在学习,你休息的时候人家还在学习。

我们假想一下,今年三月中旬李世石大战AlphaGO,李世石还赢过一局。李世石当天还吃饭睡觉,但是AlphaGO当天晚上自己和自己下了100万盘。你拿这样的人怎么办?李世石第二天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这就是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勤奋。

人工智能为什么在2016年爆发了?就是因为驾驭这个复杂的因素出现了。业界公认2016年人工智能的爆发三大原因,算法、硬件、大数据的进步。算法的进步,你们愿意听我说吗?我是搞不懂的。但是有人告诉了我很多词,就过吧。我们再来看硬件的进步。你们愿听我说吗?我也不知道。但是,人工智能核心硬件叫做GPU,这个领域领先的公司英伟达2016年股价从30美元涨到了100美元,但是好消息他的创始人是华裔,硬件、GPU有多重要,大家回去自行百度,重点是大数据。

为什么大数据这么重要,因为这是这一轮人工智能算法的核心,深度学习。咱们别说那么多虚的,简单描述一个原理。我们假设教机器认出一只猫怎么办?就是这个家伙,原来的方法是这样。我们描述和刻画这个猫的特征,眼睛什么样,胡子什么样,花纹什么样,用一堆条件认出一个结果。叠加无数的条件,但是这一轮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算法不是这样,不用条件。直接给猫一百万张图片,多吗?200多张,人工智能教机器认猫,至少是这块屏的1万倍,告诉你这里有猫,自己去定规则,自己想办法,什么办法我不知道,因为你太复杂了。

最后你会发现,数据输的越多,从100万张到1000万张,到1亿张,他认猫的准确性就越来越强。人工智能的世界里面没有什么猫,只有算法,只有逐渐逼近真相,人工智能会下围棋,它只知道一张一张的图形,从这张图形往下一张图形演化,胜率会提升还是下降。

人工智能在这个项目上特别像我们的人。我们人是怎么识别这个世界的?有的时候就是见得多了。比如说有人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说怎么识别色情图片?他说我知道色情的定义,你让我看一眼那张图片,我就知道。

没有道理,没有规则,没有条件,见到我就知道。这就是人工智能运行的方法。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数据。医疗人工智能就需要大量的医疗数据,自动驾驶的人工智能就需要大量的路况数据。想读懂人的表情吗?人工智能看来没有什么难的。比如说今天在场的人,每个人跟踪你24小时,不断的拍照片,他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出现一亿个数据,再去读懂人的表情就没有问题。至于怎么懂读的?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没人能给你解释。

这就是人工智能的运行方法。所以,人工智能跟我们不是一样的存在。对于人工智能最重要的一个误解还有一个。就是我们都觉得这还了得,文科生闪开,你们不懂,这是高科技。错了,这轮人工智能之所以爆发是因为降低了门槛。原来做自动驾驶、图形识别,语音识别的是不同的算法,但是因为深度学习算法的存在,算法的底层被打通了。本质上是一种算法,所以大量的人都可以做算法工程师。

这个行当的门槛降低了,这带来什么问题,带来人工智能产业的竞争战场不再是算法,而是数据。你要理解了这一点,很多去年发生的现象都可以解释了。比如说李菲菲(音),她原来是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现在去了谷歌。人工智能是靠数据喂养出来的怪兽,不去贴近最有数据的地方,一个学者将一事无成。

2016年大量人工智能领先的公司正在把自己的基础设施,把自己辛苦研发出来的算法向社会公众免费公开,免费用。数据才重要,算法不重要了。你们随便用,只要把数据留在我这就OK了,这是大公司的算盘。当然,还有一点,王煜全跟我讲,其实大公司公开自己的算法,免费给大家用还有一个算计。因为他们心知肚明,人工智能一定会出现下一代巨头,但是这些巨头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所以只好把自己的家底摊开给大家用,所以我们就放心用,到数据最深入的地方。到行业一线去,谁能搞到最丰富的数据,谁能够定义出这些数据的方法,这就是最重要的。

人工智能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门槛,大量的创业公司在往里面涌,就是因为门槛在降低。我们在这说到中国人的优势,前一阵子我问一位旅美华人。我说你觉得中国的优势在哪?他说规模化。比如说苹果,美国政府正在劝说苹果公司,是不是要迁回美国本土?如果苹果只生产100万部手机,迁回美国没准效率更高,但是现在将近2亿部,只有中国有这个能力消化。

人工智能还有第三个误解,很多人觉得人工智能还是人的延伸,是一次过去意义上的技术革命,其实真的不是。人工智能是人的替代,这个趋势是前所未有的。所谓人的延伸,电视、广播是我们的耳目的延伸,互联网是脑的延伸,人类不断通过技术扩大我们的世界和能力,但是人工智能这一轮好像有点不一样。

吴伯凡老师告诉我一个洞察,谷歌最开始的逻辑是什么?就是人的延伸,给你更大的世界。1后面100个零,这个就是谷歌。谷歌是试图把世界更丰富,更多元,更广阔的塞给我们的用户。过去查一个资料得到图书馆查小图片,现在谷歌上一搜就有了。世界太丰富了,人类太强大了。但是强大到这个份儿上,我们心里也有一点小尴尬,3000万个结果我真的看不过来,所以延伸人的肢体、智能这条路到今天已经快走到了末端。

所以谷歌刚开始是顺着这条路跑的,现在突然来了一个折返跑,谷歌创始之后在干什么?尽量试图少给你结果,而不是多给。原来我们输入一个地点几千个结果出来了,现在输入一个地点,几千张地图出来了。

谷歌在研发智能汽车,你输入一个车,来了一个车,你什么都不需要知道,给要求,直接给结果。这是谷歌走的一个相反的逻辑历程,说到这,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我们太自大了。我们还在说人工智能,这个词好像是人造的,我还能控制它。我们距离控制它已经越来越远,它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主人和工具的关系,而是心理学界讲的大象和骑象人之间的关系。人工智能就像大象走自己的路,我们骑在它的身上偶尔给一个命令它会听,但是本质上我们是听他们的命令。比如说人工智能已经很发达了,它给你一个建议,说你把这个药片吃了,你说我为什么要吃?人工智能医生说,这是我跟踪你的大数据,有几千万页,道理你想我讲给你听吗?大概花1万年时间你愿意听吗?不愿意花这个时间,把药片听了,为了你好。你去找自己人类医生的朋友,说我该吃吗?你说他怎么给你建议,只能吃了?你会发现,这就是对人类的替代,我们的医生朋友遇到这样的对手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在过去人类世界当中,不管什么样的技术,本质上都是连接人和人,蒸汽机牛吗?火车牛吗?它让我们到远方,在远方遇到更多的人。但是人工智能呢?把我们原来的协作关系让它彻底解体掉。我们的司机,我们的秘书,我们的医生,我们的律师逐渐的要退到历史的暗影当中,人际关系将变成人机关系。

我们原来所有文明的基础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协作面临解体,人类文明必须重新构建人和人的关系。这个冲击就实在是太大了。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人工智能这个浪潮当中获益,但是,每一个人脚下的土壤都将因此而动摇。举个例子,有一本书叫做《机器人时代》里面讲了一个故事,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原文引述,左边这位小福特,汽车公司的创始人二代。右边这位,工会领袖卢萨(音),据说有一天小福特带领工会领袖去看全自动机器人生产汽车的厂房。

然后企业主福特得意的跟工会领袖说,说看见了吧?我现在全部用的是机器人工人,我不用你们工会成员了。你再大本事能找机器人收会费吗?工会领袖说,对啊,你是用机器人了。未来你把机器人卖给谁呢?这就是我刚才讲的,每个人脚下的土壤都会发生动摇。这是我们现在基本的处境。

过去我们创业者,我们商人,我们思考世界有一个单一的维度,效率、繁荣、经济,我们追逐那些数字没有问题。机器人、人工智能会给我们一个空前的繁荣,繁荣到所有的人想不工作就不工作。但是与此同时,我们人类文明所困扰的那些问题,那些价值观难题就会出现,要更多的自由还是更多的公平,更多的效率,还是更多的安全,更多的隐私,还是更多的服务?这些矛盾会在机器人,人工智能到来之后变得空前的复杂。

未来社会什么样?谁都不知道。我也不敢信口雌黄的猜测,但是现在我要宣布一件事,尤瓦尔赫拉利写出了《人类简史》,去年卖了100万册,席卷了中国的知识界。他新写了一本书叫做《未来简史》就是回答我刚才说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只有英国版,美国版还没有,但是中文版选择在时间的朋友现场首发。让我们的用户比别人的用户率先看到最该看到的东西,这回我们又做到了,很傲骄。可以扫二维码,直接下单,你们将成为全球第一拨拿到本书的中国版用户。

这本书我看了,我就举当中的一个小判断。我们所熟知的人类关系最恶劣的是什么?剥削和被剥削,奴役和被奴役。但是有些人没有被奴役的价值,没有被剥削的价值。一两百年前,一个罪恶的统治者穷兵黩武,好歹还要把老百姓当炮灰一样押上战场去打仗。

一个再残忍的资本家好歹要剥削工人,人工智能时代可能让人们连这个价值都没有,你不需要工作,活的没有意义,没有尊严,你所有能干的事情机器人会比你干的好一万倍,政府会给你一个人工智能眼镜,你就戴着玩游戏吧,就这么渡过余生。会不会出现这样一种人,这种人的比例有多大?尤瓦尔赫拉利在这本书当中的判断是很大。

这本书里面的奇思秒想太多,包括让我自己看了都觉得惊骇的判断太多了。有勇气的人不妨翻翻这本书,跟着尤瓦尔赫拉利去想,怀着一种极恐的心情细思下去。

没有勇气的人也没有关系,等到那个时代到来,总会比现在好,至少可以不工作,也挺好。但是回到现实,大量的工作会失去,跟蒸汽机时代,汽车终将会替代马车,汽锤发明之后铁匠终将会失业一样。

这个世界当中大量的人会失去他们的工作。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卡普兰做了一个调查,美国有案可查的720个职业将会有47%的人被人工智能替代。中国更多,大概会有70%的职业被人工智能替代。什么样的人会被替代呢?我们不妨给一个粗糙的结论,如果你现在的所有优势都是附着在某种技能上,不光是会开车,会打针,会看外科手术,只要你所有的优势只在一种特定的技能上,人工智能的潮水迟早会淹没你,你会被替代。

什么样的人不会被替代?简单说,我最认可的是这么一种。如果你的优势是领导力和创造力,你就身处在一个暂时不被淹没的高地上。什么是领导力?你会组织一群人做一件极其复杂的事,一件从未有过的事,叫做领导力。如果你能做一件从来不存在的事,这叫创造力。那你用这两种方法和人工智能赛跑,就有一丝胜算。当然有人会反驳说,没有那么惨了。过去产业革命事实证明不也证明都是繁荣的结果吗?没有那么多的悲哀,但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

上一次产业革命就是电气化革命,前后花了30年时间,老铁匠的工业是被汽锤替代了,但是那个过程相对漫长,老铁匠的儿子大学毕业了,在办公室里面找的文员的工作,家庭的收入打击没有那么大。但是人工智能发展的非常快,未来五到十年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会变得你不认识。所以我们这代人总觉得进步是好的,但是正如这句话写的,进步是好的,但是比进步更好的是缓慢的进步。

所以,2016年是人工智能的元年,这一年我们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我们在进步,坏消息是这一次我们可能进步的太快了。当然,怎么办?2016年我听到最优质的建议来自于财新的总编王朔。王朔。在他的专栏里面给我们讲了一种类型的二八原则,你只需要抽出20%的精力了解一个领域80%的知识就足够了。

过去我们主张说术业有专攻,我们应该在学问某一个分杈的金字塔上不断向尖端攀登,王朔说没有必要。只要你是某一个专业的技能很可能就会被替代,我们将来跟人工智能拼的是跨界、协作、整合的能力。所以以游牧民族的方式,游牧民族的姿态出现在知识技能和人类文明的原野上,这恰恰是我们应该人工智能博弈所采取的姿势。哪里水草丰美我们就转场到哪里,不是我们对顶尖的知识没有兴趣。当我们从一处迁往另外一处的时候,一个领域知识的80%已经足够激发我们对全新领域的好奇心。这个时候我们身为游牧民族,搭起我们的账篷,赶着我们的牛车去到全新的草地上,把自己变成一条知识的溪流。让观念、思想在里面不断的发生验证、融合、碰撞、反证。当我们以这种姿态生活的时候,人工智能暂时就真的拿我们没有办法。

第四部分:认知迭代

我们接下来一起抓第四只黑天鹅——认知迭代。

为什么要认知迭代?因为我们有限的认知正在让整个世界脱离而去,在失控。当我们津津乐道BAT的时候,今年端午节突然有一个软件,因为一篇文章火了,叫快手。大家突然发现原来中国第4大流量的应用是快手,仅次于新浪微博。原来都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干什么的?读书明理,我们还动不动搞个演讲指点江山,这些新现象你都不知道,它已经那么大了。

我们这一代人将花一整整一代人的时间迁移到虚拟世界,有一些人群他们已经发生了聚集,他们共享着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在我们看来稀奇古怪,甚至不可言说。这些社群你们知道的,我敢打赌绝对不会超过1/3。

世界因为人性的很多层次,正在悄悄地分裂,我们人性的深处深不见底。别觉得自己了解自己,也别觉得自己了解大众,随便举两个例子,2016年王宝强家出了点事,然后微博上愤怒的群众,用最恶毒的语言表达对这件事情的愤怒和某个当事人的声讨。但是大数据运营出来之后,告诉我们围绕王宝强的事件大家的底层情绪是高兴。怎么回事?我们不是愤怒了吗?为什么是高兴呢?这就是我们人性底层当中非常幽暗的东西。

你看世界在言论的深处,在人性的深出在不断分裂,再难搞到真相。怎么办?世界在分裂,这是一个趋势,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力挽狂澜,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我们在从实体世界迁移到虚拟世界,那是一个可以拉黑的世界。对我们创业者和商人来讲有一个判断至关重要,这个世界最值钱的东西是什么?是所有能够达成共识的东西。只要能够达成共识,它就是治愈破碎世界的力量,它就在商业上变得价值连城。

现在所有的创业者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交这笔认知税,第二个选择就是打越来越残酷的认知战。争夺有限的认知这是下一代商人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

现在的战斗已经不是我们表面上看上去的战斗,这是一个认知战场里面的战斗。2016年小米公司很多人在唱衰它,不行了,手机销量一直在下滑,雷军的未来真的和手机这个东西绑在一起吗?如果你熟悉小米公司的话,你会发现他曾经试图喊出一个战略,我用手机连接一切电器,家里的什么东西都归我。我们发现小米商店里面出现了电池、插线板、行李箱,那个东西是用手机连起来的?当然不是。小米的战略早就变,当他做行李箱,做越来越长的产业链的时候,打造的新认知已经不是什么手机了,他的认知正在变成一个又便宜又好的品牌。

我们现在在干什么?是因为跨年演讲创造了一个新的认知,很多人会加入、会分享、会改造、会迭代这个认知。我们都会受益无穷,所以未来的创业者其实就是要占领一个认知。在这我要宣布一个新的认知,大家帮一个忙,我和我的创业团队我们立誓要做中国最好的知识服务商,这个词我提的,这个认知不好意思,我占了。大家把我无耻的样子,和背后的字,掏出手机拍个照片发到朋友圈,多年之后当这个认知长成参天大树,你就拍着胸脯说,当年是我帮罗胖把这杆旗插到这个高地上,谢谢各位。

当我拥有了这个认知之后,我们会在时光的隧道里爬行,跟着这个“孩子”,不负你们的瞩望和期待,用我们尽其所能的方式把这个认知,把这个“孩子”养大,谢谢各位!

第五部分:后真相

我们来抓最后一只黑天鹅,后真相的本来意思是什么?就是指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本身。有学者认为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特别大的转向,要知道在过去1万多年的历史上,不管有什么样的奇思妙想,胡说八道,最后校准它的是真相、事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但是当真相不再重要的时候,这件文明的基础正在发生动摇。这是2016年全人类的那些知识分子猛醒的一件事情。后真相时代人类越来越不关心真相,而只关心立场和态度。我们来举个例子,我们看看2016年发生的那些激烈的争吵,在这些争吵后面你会发现有一个道理,大仲马,说的所谓历史,所谓事实只不过是挂小说的一颗钉子。

我们过去一般都认为所有的辩论总有一个正确的一方,总有把道理和事实全部讲清楚,我们可以选择支持的一方,但是2016年至少我自己越来越觉得我不想支持谁。因为我每站一个立场,实际上我就损失了了解另外一个立场的机会。自己的认知进步和认知迭代就产生了一次惨重的损失。

所以,在越来越激烈的争论当中,我越来越想劝说自己保持一个超然者的身份。过去我们认为认知源于事实,但是认知现在本身就是一个事实。不是我们从事实中抽取的,就是我们必须和它打交道实体的存在,就是事实。

当各种各样的想法都有道理,在我们身边存在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五只黑天鹅正在起飞,叫做共同体危机。过去人类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强韧的纽带形成的共同体,但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紧接着人工智能时代,我们会发现这些纽带正在一个一个弱化,甚至是绷断。建立共同体本质上就是定义什么是我们。

但是,我们这件事情越来越难定义了。只有定义了什么是我们,协作才能展开,财富才能增长,安全感才能建立,个人的尊严才能够获得。但是,定义我们越来越难了,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谁是我们。血缘关系能定义吗?老爷子好不容易把有血缘关系的人召集起来,儿孙们马上就掏出手机跳到另外一个世界。地缘是一个纽带吗?越来越的农村人去到另外一个城市,从这个城市去到另外一个城市,他都不知道我的老家是哪,我住在朝阳区就是朝阳区群众吗?还有下一个纽带就是阶层,阶层也在大量的去共同体化。

我们和人类历史上所有代的人都不一样,他们生下来就有共同体,你可以叛逆、逃出、重建,但是你命是稳的,我们这代人会被抛入时光和历史的急流,需要自己建构共同体。

别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今天我们一开场就重新定义了创业者。我在我两年半的创业时间当中,我深刻的认知到一件事情,就是创业者应该主动担负起建立共同体的责任。为什么?因为我们和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是一样的,我们手上连一中海图都没有,就要奔向自己构想的目标,我们都是探险家,都在扩张人类文明全新的版图,我们都是丛林中迷路的探险者。遇到另外一个同样的人,不管我们的目标是不是一样,我们的种族是不是一样,我们的什么都不一样,仅仅因为我们在共同探险,我们都应该结成共同体。

所以,这个社会的共同体重新打造,我们这代人重新找到自己的之生命之矛,创业者这个身份。正如我刚才强调的,不管你是不是有公司,只要你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试图达成更新的协作,试图干一件全新的事,只要你属于这样的人,不管你是不是在打工,还是在当自由职业者,不管你是为公司还是自己,你都是创业者。只要你怀有这样的目标和行为方式,我们应该结成一个共同体。

我们创业者其实有很多被社会误解的地方。今天,借2016年最后一段时间,我稍微梳理一下。首先,创业者是永远的犯错者,我们一生都不可能对一次。为什么?不管你的生意就多好、多大。你都知道,眼下我处理这个创业项目的方式绝对不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今天,就在此刻,就在这个现场,就在深圳,就在这个体育馆里面,你说此刻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个想法,一年之内做到十亿美金的生意?这个机会就在我们现场。只不过我们在座的人傻得没有办法知道它而已。这件事情又不是没在创业史上发生过,不管你多对,永远有更对,这是创业者的使命。

我和我的合伙人经常在面对一个选择的时候,我们即使最终做了,而且很满意。但是我们都互相提醒,一定有更好的做法。一生永远错,这种折磨不是创业者怎么能够理解?

我们创业者是在真空中,没有人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该往哪里去,我们的传统教育给我们灌输了一生应该臣服于什么道理,应该讨好什么人,所以这些过去习得的道理在创业生涯当中完全没有用。你必须孤独的做一个决定,然后你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对它承担结果。

创业者是永远的逃亡者,两年多年我们糊里糊涂的融了资,变成了必须以上市为目标的一家公司。今天现场有很多我们的投资者,融完资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资本市场是这么一个东西。原来我只觉得我们做生意,挣点钱,后来发现不对,资本市场找你要的不是钱,不是生意,甚至不是很大的生意,要的是两个字“增长”,你的钱必须越挣越多才行,挣很多不行。后来我发现原来他找你要的不是增长,是持续的增长。增长速度还要越来越快,到后来我又发现不对,他要的根本就不是增长速度,要的是你的增长速度超越预期。老天爷,我现在不管有多好,他们都要求我更好。而且比他们想得还要好,这是一个什么日子?

凡是不赚钱的企业都说自己在创业。凡是赚钱的企业都在说自己做生意,你发现做生意,做买卖好像不太高大上,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有现在没有未来,创业者不挣钱,理直气壮,我有未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红舞鞋,这哪是里创业,这分明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逃亡,这是创业者的命。还有,我们是永远的挫败者,任何其他行业人生高度是用什么标定的?是用人生最得意的时刻标定的,但是我们的创业者是以你的终局决定的。换句话说就是你在死的时候,或者你退休的时候,你的企业是不是上升期决定了你在商业史上的地位。

我们来看一系列的品牌,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惠普、雅虎,人们记住的不是这些伟大公司最辉煌的时刻,而是终局时落魄的样子。商学院的教授心狠着呢,不管以前怎么把你列入教案,你死的时候,叉叉就把你去掉了。我们创业者这个群体结成共同体的意思是什么?不是让你帮到彼此,没必要,看见别人死了,吸取别人的教训,把他埋了就完了,自找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有一种能力,感受这种群体当中其他创业者的苦乐和悲欢的能力,这跟别人无关,这是对我们自己好的事情。

创业者之间自然会有恩仇,但是如果你承认我们是一个共同体,我们能不能像军人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处理?打仗的时候好好打,对方输了至少不侮辱对方的尸体。

所以,时间快到了,我特别想放出一张片子,是本场风格最特殊的一张片子。如果我们是一个共同体,我们可以至少做到不黑他们,创业者的命刚才我说的好像特别悲情,其实也不是,创业者也有一个天大的好处,就是我们拥有了命运的刻度条。

罗曼罗兰说过,有的人二三十岁就死了,他们变成了自己的影子不断的重复自己。为什么?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长到多大,但是我们创业者有一个天大的好处,我们拥有一根刻度条,一个作家觉得自己进步了,写的妙笔生花了,怎么办?没有一个标准能评价。但是创业者,我们本质上就在修行自己。

我们的生命永远了一个外在的刻度条,别看我们争名逐利,实际上我们的营业额、市值,估值就是我们变得多强大的外在可以看到的数字。这是我们这群人最骄傲的地方,只要他不是一个创业者,没有走进商业世界,就没有这根刻度条,这是我们最傲骄的地方。我们可以用一个数字标定自己过去的一年,和未来的一年。

今天我说了很多错话,但是两个月以来我真的是穷其所能,也许逻辑不够严谨,但是我试图认出2016年正在起飞的五只黑天鹅,分别是时间战场,服务升级,智能革命,认知税和共同体危机。这五件事情是事实,是世界的一部分。但是,还不太为人所注意,争夺用户的时间正在成为残酷的战场。当你以为世上所有的空间被占满的时候,所有的市场已经满的时候,有人正试图把产品推向服务,把低层服务推向更好服务。

整个世界正在变得像地产业那样认知更珍贵,不交认知税,请打认知战。共同体,这本身是一个危机,但是未来商业空间取决于你能够拥有多么强韧,坚韧的共同体纽带,这是我试图跟各位汇报我过去一年自己的思考所得。

(来源:腾讯科技)

(编辑:李志军)

http://www.21jingji.com/2017/1-1/2NMDEzODFfMTQwMTI2Ng.html

版主:院子于2017_01_05 4:18:24编辑

喜欢院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院子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经济观察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