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攀登马纳斯鲁
送交者: Baruntse[♂☆艰苦的爬行☆♂] 于 2017-10-30 8:45 已读 5070 次  

通向马纳斯鲁顶峰的最后几个pitches是我迄今为止爬得最为胆战心惊的一段历程。我在如同刀锋一般狭窄的山脊上蹒跚前进,山脊两边都是两三千英尺的几乎是垂直的落差,最糟糕的是视线的尽头还只是如同积雪一般的云层,在云层之下还有多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脚下厚厚的积雪给了我几分安全感,因为每次抬步都会深深地陷进雪里,这对保持平衡很有帮助。但我却不能确定积雪是否是堆在岩石上。有时,刚下的成粉末状的新鲜积雪会被强风带动,形成一个巨大的悬空cornice, 人在上面行走和自杀的区别也不大。我最敬佩的的Hermann Buhl,个人意见他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climber,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送命的。

顶峰就在眼前,无论如何也没有回头的道理,我只能硬着头皮,一只手将冰斧尽可能更深地插进雪里,一手紧紧地抓住ascender, 一步一步地向上挪动。Reinhold Messner曾经说在八千米以上的山峰,每一次将他的左脚放在右脚的前面都是一个巨大的胜利,现在我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这是多么真实的描述。并且,我每只脚上重达七磅左右的登山靴和冰爪也一点也不给我帮忙,更不用说我全身上下都是武装到了牙齿了。

2017927日上午9点零2分,我终于站在了马纳斯鲁的顶峰。




我的GPS (启用了WAAS)显示的高度是8167米。WAAS的高度误差范围小于3米,是目前标准的飞行导航方式。马纳斯鲁的官方海拔高度为8163米,喜马拉雅山脉里面山峰的高度都是不计算积雪的,积雪的厚度也每年变化。所以大概可以估计,我脚下可能有四米左右的积雪。站在顶峰向下看,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由于大脑缺氧,我觉得既像是在梦游,又像是看电影,自己好像是个观众。我看着有两个职业的climbers跟在我后面走一步歇一步的也爬上来了,他们身上厚厚的登山服让他们看上去像两只笨拙大熊猫,行动极为滑稽可笑。但我知道在他们的眼里我也是同样一个模样。 他们登顶之后,就开始用对讲机和卫星电话向大本营和自己的赞助者报告登顶的消息。最后我们相互给对方拍照,答应如果有必要给对方作为证人。这一点对我更加重要,因为我是独自登顶的,没有夏尔巴人和队友在身边。尼泊尔政府对成功登顶的认证虽然没有硬行要求要有证人,一般来说有登山许可证加登顶照片和录像就够了,但由于大多数登山队都有夏尔巴人协助,可以当作证人,像我这种既没有雇佣夏尔巴人,又和自己的队友远远分离的solo-climber来说,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这是我身上装备的Gopro记录下的这次登山的video,整理成一个二十来分钟的视频

登顶的那天,我们在午夜十二点半从第四号营地出发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下,我的Gopro电池完全停止了工作,只是在太阳升起暖和过来之后才恢复了部分功能,让我失去了很多珍贵的记录。万幸的是它还是让我勉强在峰顶留下一些selfie video。下面这段约两分钟的视频是两三年前一个日本的登山队摄制的最后接近登顶的过程,可以体会一下我当时胆颤心惊的感觉。

决定登马纳斯鲁峰其实是一个偶然,从今年年初以来我的目标一致都是Cho Oyu。那是世界第六高峰,海拔8188米,虽然比马纳斯鲁稍稍高几十米,但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体能要求上来说都要比马纳斯鲁容易不少。自从去年从PCT和Baruntse回来之后,我就为此目标进行了非常艰苦的训练。 然而到了今年七月左右我突然得到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今年春季在珠峰北坡发生了一起非法登山行为,一名波兰的登山者从西藏的北坡大本营出发,登顶珠峰后没有按照登山许可的要求回到西藏,而是从南侧下山到了尼泊尔的大本营。这种行为在登山界叫做traverse,干的人不少。但问题在于他没有尼泊尔登山许可,不知咋的又被抓了个正着(solo climber没有登山许可被抓住的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大个珠峰,谁会知道你在那儿?还被人发现没有登山许可?想当年,Messner可是经常干这个。可能是这小子没有尼泊尔的入境签证,出境时被发现的吧?)。尼泊尔政府的很大一部分财政来源都来自旅游业,登山许可证虽然发出的数量极少,但都是实打实的纯利润。这事情就这么闹大了。 尼泊尔政府没咋样,客客气气地让他交钱走人,倒是中国政府反而不依了。政府当然有权利关闭西藏,但站在登山者的角度来说,槽还是要吐的!按理说中国上万美金的登山许可也收了,人家从尼泊尔境内下山和你有啥关系?但可能政府觉得没有把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觉得有些不爽吧?总之一下突然宣布今年关闭所有的西藏内的八千米高峰(包括珠峰北坡,Cho OyuShishapanma)。由于珠峰今年的登山季节(4-5月)已过,受影响的其实也就Cho OyuShishapanma 910月)。中国政府做事一向比较任性,2008年北京奥运会那年就关闭了珠峰北坡(为了保证奥运火炬能够成功安全地traverse)和Cho Oyu,当时在国外的登山界还引起一片哗然。这几年政府更是不差这几个钱,我的高山我做主,西藏的八千米说关就关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已经和一家中介达成了协议,交付了定金。当时我感觉由于长期的高强度训练,自己的fitness水平毫无疑问地正处于自己一生中(迄今为止)的最高状态,突然之间一下失去了目标,痛苦可想而知。去巴基斯坦(那儿有K2Broad PeakGIGII,以及Nanga Parbat五个八千米)的登山季节已过( 6, 7),剩下唯一可以给我选择的就是这马纳斯鲁了。中介这时告诉我,有个英国人Dani组织了一个欧洲登山队,准备八月底到十月初之间登马纳斯鲁,已经有五个成员。尼泊尔的登山许可证是以一个登山队为单位而发的,允许八个成员,所以他们正在寻找新成员来分担开支。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很方便地加入他们。中介公司已经替他们准备好了一切,我只要带上自己的设备就可以上路了。我还有什么选择呢?就这样,我几乎是稀里糊涂地来到了马纳斯鲁。 注:这张照片来自网络。从角度来看,应该是在一个海拔3500米的小镇上拍的。我在那里也住了两晚,当时的马纳斯鲁终日被云雾所遮盖。但我到达大本营之后,反而看不到马纳斯鲁主峰了。

和珠峰,Cho Oyu等八千米的高峰不一样,马纳斯鲁的知名度不是很高。它世界第八高峰,但由于有着臭名昭著的很高的登山死亡率,一直不被登山者所青睐。百度和维基百科网站对它的评价是“马纳斯鲁峰……的攀登难度极大,在8000米级山峰中仅仅位于乔戈里峰,安拉普尔纳峰与南伽·帕尔巴特峰。”这个评介显然不是由专业人士写的,八千米高峰的难度见仁见智,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马纳斯鲁的死亡率虽然很高,但和K2,Nanga Pargat相比技术难度是不在同一个级别的。事实上,英文的wikipedia网站在今年八月之前,是说马纳斯鲁的登山死亡率很高,仅次于K2, AnnapurnaNanga Parbat。这个说法接近于事实,但数据已经有七八年没有更新。目前的英文wikipedia网站已经被我修改为比较客观的”……历年总共成功登顶297人次 (包含夏尔巴人的重复性登顶),死亡人数53人”。

马纳斯鲁的登山死亡率(死亡人数/成功登顶人次数)达到接近18%,迄今为止排在第四。这个死亡率听上去很吓人,但由于一般来说大多数的登山者都没有能够登顶,实际死亡率远低于这个数字(有数据显示马纳斯鲁的实际死亡率(死亡人数/总共登山人次)3.4%,一百个人去登山就有34个人永远留在那里也是挺邪乎的)最近七八年来的数据比较零星,我没有找到完整的资料尼泊尔政府又是有名的拖沓在四年前,马纳斯鲁的camp 2又发生了一起雪崩事故,一共十二人死亡(那次事故之后,Outside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干脆宣布马纳斯鲁是‘unclimbable’)。今年这次我就亲眼看见三个登山者死在我面前。如果更新数据的话,到目前的死亡率不知道还会不会进一步上升?目前我在申请尼泊尔政府认证我的记录的同时,也希望能够向他们要到最新的完整的数据。 

相比之下,在八千米高峰之中,珠峰目前的死亡率下降到了1.9%,仅仅高于Cho Oyu,算得上是一座极为安全的八千米了,再加上世界第一高峰的名声和相对来说很低的技术障碍,攀登珠峰一直都很火, 当然珠峰对人体力要求更高一些,时间要求更长。第一位成功攀登马纳斯鲁的美国人叫做Charles Maze,在1991年登顶,到目前为止一共居然只有另外四个美国人登顶。就算总共登顶的297人次中除去夏尔巴人,只有一百人是真正的climbers,只有五个美国人还是非常奇怪。 美国人Darren Davis来自湾区,拥有一家IT服务公司。基于和我一模一样的原因,也加入了这个登山队。由于都是来自美国的缘故,我们比较亲近一些。就这样,由Dani领导的欧洲登山队变成了一只联合国队。Dani算是队长,他是英国人,是职业的climber,平时在Alps做mountain guide,这次的马纳斯鲁之行他自己也是有几家体育用品公司做赞助商的。Thomas是来自德国的医生,开了好多家诊所,日常的工作几乎都由他雇佣的其他医生承担了。他是不是我们队中最有钱的人不知道,但绝对是最有闲的人。另外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Darren在瑞士行医,是一个不可求药的乐观主义者,成天都在用手抱着一个假想的吉他唱歌。Kim来自芬兰,是Crossfit 8000的老板和教练,主要是给铁人三项,cross country ski等耐力运动的运动员提供专业培训。他自己也还仍然在参加铁人三项的比赛,来这里也有些替自己的公司做广告的意思。Magnus是一个很帅气的瑞士人,是一家瑞士的体育服装公司的亚太地区总裁,现住香港。看长相,我开始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服装男模:)。Eugene是来自澳大利亚的俄国人,IT工程师。我这还是第一次和俄国人一起爬山。一路上,他都是大家的开玩笑的对象,我这才知道,不单单是只有中国人喜欢拿战斗民族来寻开心,欧洲其实才是那些夸张离奇故事的发源地。Eugene似乎也很享受这些善意的笑话,总是喜欢将它们更加夸大。 Dani rappelled down an ice wall 从Kathmandu出发到马纳斯鲁大本营,要经过一天四驱吉普的颠簸和六天在潮湿的泥泞和驴粪中艰难的trekking,海拔也从平原上升到大本营的5000米左右。从大本营以上,我们计划一共建立四个营地,camp 1在5500米左右,camp 2在6400左右,camp 3于6850米,最高的camp 4在7400米。整个登山过程从到达大本营算起,我们计划是四周时间,但这次由于老天爷帮忙,三周多点就成功登顶了。 Campsite during trekking 目前登山运动基本上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比较传统的自食其力的方式,一帮志趣相合的道友们自己组队,由中介公司帮助解决许可证,大本营的服务,食物等等。但在大本营之上,所有的具体登山事情均由登山队自己解决。另外一种就是十足的商业化的‘全托’模式,由专门的商业公司来负责从大本营的服务到登山的所有过程。在山上你几乎不用背什么的重物,所有的登山队员都有夏尔巴人一对一,有时甚至二对一的服务。目前登山运动在国内刚刚兴起,但发展很快。我在喜马拉雅最近四五年以来登山过程中见到的国人一年比一年多,但迄今为止所有的国内来的团队都是采用的这种全包式的模式。欧美的登山队有不少自食其力的团队,但一般也不超过一半。毕竟,大多数的人还是更加喜欢结果而不是过程。一般来说,全包模式的登山大大降低了对登山队员的体力和技术要求,成功率会大大提高。 队友背着沉重的设备向第三营前进 Jangbu是我们雇佣的夏尔巴人向导,有着极为丰富的喜马拉雅的登山经验,曾经成功带队登顶珠峰十五(!)次,也登顶过马纳斯鲁。他迄今为止还活得好好的应该算是一个奇迹吧? 由于我们没有雇佣其他的夏尔巴人,这意味着我们自己不得不背负帐篷,食物,设备,燃料等等去建立高山营地。登山时每个队员平均背负的重量在五十到六十磅之间,来来回回地在大本营和high camps之间上下穿梭了两个星期,这样做的目的一是让自己的身体逐渐适应高度,二是将设备像蚂蚁一样地一点点运到higher camp。这个过程听起来容易,但要是说起来可真是让人心酸得要流泪。 从大本营到第一营地还好一些,5000多米海拔还不算太高,但camp 1到camp 2的途径就是一个噩梦了:无数的近乎于垂直的ice/snow walls耸立在我的面前,当我咬着牙爬完了一个冰壁,以为上面就会好一些的时候,你看到的是又一个巨大垂直的冰壁。在六千多米的海拔上,背负着五十多磅的背包,加上全身的设备(冰爪,冰斧,登山靴……)至少又是三十多磅,那一路真是不堪回首。好几次我都告诉自己,这次完成了这个冰壁之后,要是上面还是看不到尽头的冰壁,就干脆掉头回去算了。爬上去一看,上面还是一望无际的冰壁…… 第一次从camp 1到camp 2,我一共用了8小时54分钟,热量消耗八千七百卡。这八个多小时之中,有四个多小时我的心跳都是接近我的最高心率。还好,当我第二次爬这段途径的时候,由于身体更好的适应了高度,总共只用了不到7个小时的时间,感觉上也轻松多了。到了1.9%,高于Cho Oyu (

评分完成:已经给 Baruntse 加上 500 银元!

版主:yeyu于2017_10_30 12:21:51编辑

版主:yeyu于2017_10_30 12:23:34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 Baruntse 加上 1000 银元!

喜欢Baruntse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