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今番崩溃何处--波士顿马拉松战记
送交者: 阿唐[内阁学士★★★★] 于 2017-05-08 16:44 已读 4961 次  
今番崩溃何处--波士顿马拉松战记

    坊间传闻,2017年的第121届波马,某人是要去破三滴。。。

    咳咳,那个人就是本人。去岁破三不果,今朝卷土重来。既然破三不易,那么就要选一个高大上的赛事去破,如此,目标树立的宏伟,鸡血来潮的鼎盛。

拜师记

    
年初某日,姐夫张罗了一次饭局,主题大概是庆贺CIM+TNF顺利完赛。席间,恰巧与师父邻座,聊起她的CIM最新个人记录,回顾了一番往日的战绩。一年半内,全马从339跃升到317;2年半内,半马从213跃升到137。进步神速,师父绝非常人啊。另外,师父座下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分别是北美跑步圈中的一哥和一姐。倘若有机会拜入师父门下,大抵能够沾点仙气?。。。于是,厚着脸皮,呐呐然表达了投奔之意,幸得师父接纳。

苦逼的12周赛前训练

    
正式的波马训练是从1月下旬开始的,一共12周。计划是一周一拟订,上周敲定下周。师父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容不得半点瑕疵。严苛的问责制度下,俺那自由散漫的跑步习气,完全没有任何流窜的空间。每周7日,雷打不动的模式:4次轻松跑,1次变速跑,1次乳酸跑,1次LSD。三个月跑量如下:

February:    247.1 mi    33:15:41    8:05 / mi

March:    306.2 mi    40:29:02    7:56 / mi

April:    190.8 mi    26:08:41    8:14 / mi

    呜呼哀哉,12周地狱训练打熬下来,苦不堪言。万幸,无伤无痛,基本顺利地迎来了第121届波士顿马拉松的降临。

波马,俺来了!

    周六一大早,摸黑驾车出门奔机场,凌晨5点半,在101高速公路爆胎。就近慢行拐进一个居民区,在路旁停好车,赶紧uber叫车,5分钟后直奔机场。那啥,出师不利,不是啥好兆头啊!



6:44AM,总算没有误机,准时坐上了美航的班机。咳咳,不是美联航,差一个字!



7:12AM,起飞升空,机翼下是旧金山国际机场。



鳞次节比,这个词汇用在此处颇为贴切。



太平洋海滨。



加州和睦县(Concord)附近的美国河三角洲。



晚春四月,洛矶山脉依旧白雪皑皑。



大哉,人类在地球上留下的印迹。



11:32AM(东部时间2:32PM),抵达北卡。貌似很多湾区的老中,都曾经混迹过北卡,为什么呢?



北卡最大的城市夏洛特(Charlotte),在此转机前往波士顿。咳咳,兜上一圈是为了节省银两。



美东时间6:07PM,抵达波士顿机场。



当晚,来自湾区的跑友,一起在波士顿唐人街聚餐。



面包店。那两面旗帜是亮点。

比赛前日



周日一大早,爬起来去遛弯。大清早地不能赖床,也算是多年晨跑的一个副产品。波士顿机场近在咫尺。



原来昨晚下榻的旅馆唤作希尔顿。



俺真的是来遛弯的,围着旅馆走了一圈,那白美眉就前后脚地跑了2圈。那啥,赛前一日貌似不该跑步呀,本跑社大凡是日晨跑者,次日半数跑崩。。。一孔之见,板砖轻拍。^_^



9:40AM,大家伙共乘uber赶赴波马会展中心领取参赛物品。



这是本人的号码组。基本上,你的号码就是你的成绩排名。301的报名成绩,还不能进入波马的TOP10%,跑在俺前面的足足有4000+人!



所有的人领了bib之后,都要站在这面墙前面,拍摄到此一游。这位小哥与本人同组出发,都是wave1/coral5,报名成绩300~302。不过,此番丫的是来打酱油的,成绩345,也没有跑崩,前半程是145。



拍到一位美女。



放眼望去,一个胖子都木有啊!



跑团的美女们,穿上今年的波马衫后,忙不迭地自拍一个!



然后再次涌到那面墙下拍到此一游。呵呵。



今年的波马夹克蛮漂亮的,会展上卖$110。坊间传闻,波马的传统是,旧衫参赛,新衫回家,所以应该在此败上一件。俺这人财迷,一贯不曾遵循这一传统,都是过了季节再买。这不,波马赛后1周,网上就降价到了$55。适才码字之际,抢购了一件!



有很多连续多年参赛波马的大牛,干脆把每年参赛的年份,绣在了当年那件波马衫上,就是为了这几天穿在身上,在波士顿街头招摇一番啊!(摄影:大使)



会展中心,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头都挤晕了,下次绝逼不干这种蠢事了!



依照惯例,前往终点一游。倘若你对次日的成绩有很大的期盼,这些活动最好避免。



121届波马终点。尽管波马二度,还是有些小激动,要知道,很多跑友终其一生,也不曾踏上波马的赛道。



母女俩。



终点附近一段大街,在比赛前日就已经封闭成为了步行街。



到此一游的镜头,比比皆是。



拍这个镜头的时候,一旁的剑昆兄打趣说,唐哥正在搜集码字的素材!



远眺终点拱门的跑者。明日此时此地,在跋涉了漫长的42公里之后,诸位又是怎样一番神色?



617号选手。嘿嘿,这是一个空号!



今晚大家改住起点,所以,每个人难民似地拖着一个大行李,漫步在波士顿街头。



波士顿民居,风格酷似伦敦街头。



街头美女。貌似波士顿的美女着装还是蛮有品味的。



近20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跑友,齐聚一堂。(摄影:犇跑团)



东道主波士顿犇跑团,很贴心地为每一位跑友准备了名帖。(摄影:犇跑团)



来自美西的BURN跑团。尼玛,本人绝对是最黑的那个!(摄影:BURN跑团)



长枪短炮,轮番上阵。



参赛华裔选手大合影。粗粗地数了一遍,近140号人马。(摄影:犇跑团)



大家伙乘坐校巴前往起点旅馆。



师父正在点名。



一个石头般硬朗的黑妹子+一个流水般柔弱的白妹子。



波士顿街头行人。



30496号选手是一位韩裔选手,他以430的成绩完成了2016年波马。



混血美女。



街头乞丐。

    一路无话,有2个插曲。

    1)上路10分钟后,约翰发现他的手机遗落在聚餐饭厅,急匆匆地下车跑回去取,随后又与西门大官人一起uber前往起点。次日,跑过终点的约翰中暑倒下,当即被塞入了冰桶降温,一度失去意识。。。都是手机惹得祸啊!

    2)下车的时候,周边的跑友阻止俺搬运行李,说俺是重点保护对象,不能为此干扰了明天的破三大业。。。尼玛,亚历山大呀!

    下午4点,抵达起点旅馆。

    波屯老同学前来相邀,一同去晚餐。老同学以及其朋友,一共两家人去吃海鲜自助餐。本人可怜兮兮地只吃了一盘炒面和一盘米饭泡菜汤,波屯著名的龙虾愣是一口都没有敢动。

    傍晚8点,返回旅馆。从早到晚,整整在外面晃悠了11个小时,累惨了!赛后回顾,周日的日程安排过多,是为本次赛事唯一的失误之处。

    9点钟,倒头便睡,一宿无语。不知是否打呼,是否吵到邻床来自南加的刘同学?

波马的天气。。。哈哈哈!

    6点半起床清空,7点早餐,7点半乘上旅馆的中巴,前往波马摆渡车乘坐点。

    
路上,大家议论着昨天波马组委发出的有关今日天气的最新通告。一个月前,大家就开始关注起波马的天气,去年的偏高气温,带给参赛者深刻的印象,今年大家都期盼着能有一个好天气。一开始,天气预告说气温不高,而且顺风,可能是近年来最好的比赛天气!临近比赛日,口风变了,气温以日增一度的速率攀升,昨天上午的预告还是68华氏度,到了下午则是70度!

    组委在邮件中,提醒参赛选手要降低目标配速,以应对高温天气。



最近10年的波马气温历史。



2017波马气温最新预报。除了顺风,气温比去年还要高!



赛后方才知晓,今年的最高气温不是70度,而是74度!。。。

波马赛道资料



赛道及海拔升降。

    
26英里,8个城镇,海拔攀升912英尺,下降546英尺。前半程总体下坡,分别在5/8/11英里处,有3个小爬升;后半程跌宕起伏,从16英里开始,一连4个爬升,一直到21英里,最后一个唤作伤心坡,接下来是3英里下坡,最后2英里大致平缓,但是夹杂了若干小的起伏,最后1/4英里是平直大道。

    大师兄制定的战术目标:前半程1:29:30,后半程1:30:30。这是依据多位高手的实战经验得出的结论,波马很难跑出后半程加速。

大师兄做了俺的私兔

    8点钟,抵达波马的运动员村,大家再次前往厕所清空。出来之后,只有大师兄/如花/毅力哥/本人凑在一起,其余的跑友都走散了。几个人围坐在通向起点的入口附近,假寐休息。

    大师兄是师父特意请来给俺当私兔的,他的最新成绩是236,北美华裔跑圈的一哥。师父交代说,徒儿你这次练的很辛苦,成效也不错,但是波马真的很难跑,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师父把大师兄派给你当私兔,你破三的把握就大一些。所以,大师兄就屈尊做了俺的私兔。

    俺知道波马很难跑,因此前期训练的目标是258,预留了2分钟的裕量。但是,魔头泼冷水说,波马需要255的实力才能破三!当时以为丫的在胡说,赛后发现,丫原来是一个乌鸦嘴啊!

    
在等候进入起跑区域期间,遇见一位穿着中国队队服的小哥,上前寒暄了一番,来自江苏的齐小哥,今天的目标是250。赛后,在终点亲友会合区又邂逅了小齐,他正在苦等队友的到来。未几,遇上了坐在轮椅上的珍妮特,这位来自佛州的美女,跑过终点后严重抽筋,于是陪同妹子前往医疗帐篷。在此遇上一位老中长者,一问之下,正是齐小哥等候的队友,怪不得他们没有接上头,原来被人送进了医疗帐篷!世界真小啊,几万人规模的赛事都能发生这种小概率事件。



齐小哥跑过40公里处。他的成绩是254,中国军团的亚军。(摄影:晓剑)

波马!波马!

    9点半,wave1开始进场。

    
首先是coral1,其余的coral依次进入广场等候区轮候,类似中国春运期间,旅客们在车站广场按照车次分区排队。目送着如花/胖园/白雪/少帅/小西门/魔头/爱总等等排在前面的跑友,分别进入了起跑区。大师兄/小神/飞哥/本人一组,排在coral5,一起进入起跑区。

    再次如厕清空。排队等候的时候,艳阳高照,身上隐隐冒汗,外套都穿不住了!艾玛,除了夏威夷火奴鲁鲁马拉松,俺王老五从未跑过如此酷热的马拉松呀!

    
小神在厕所里面蘑菇了很久,大师兄不耐烦地去敲他的门。闲着也是闲着,俺吃下了赛前胶。7点~7点半,吃了2片面包/1根香蕉/一只能量软糖/1瓶350毫升的佳得乐,8点之后,基本上没有喝任何饮料,预防半路上厕所。后来知道,这些都是无用功,因为天热出汗,哪里还有什么下水需要排放?

    进入coral5起跑区前,俺脱下了睡衣,放置到捐赠口袋。此番忘记携带旧衣御寒,俺只好身着睡衣,来到了波马赛道。

    4个人一组,排在coral5的队尾。最近一段时间,小神基本无训练,飞哥派驻国内,两个裸跑波马的家伙,都希望借助大师兄的神力,无中生有地加持一番。    



波马起跑区域。前面是男子精英集团,后面是wave1,一共是8个coral,本人所在的coral5在整个集团的2/3处。coral之间的分隔在枪响之后撤除,所以整个wave是连绵不断地出发,5分钟不到,全部跑出起点。20分钟后,wave2出发。建议波马借鉴一下摇滚马拉松的经验,每一个coral之间,间隔2分钟出发,如此,将大大减低前2公里拥挤的程度。(图片来自网络)



10点整,wave1出发,一个coral接着一个coral,不间断地出发。(图片来自网络)

    10:03AM,大师兄转过身,对俺们三个吼了一嗓子:Come on,let's go!

    启动Garmin,跨过起跑线,第121届波马,俺来了!

  

人挤人,急死人

0~5公里 0:21:07 配速413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1 1 mi 7:36 0:07:35 4:43 160 195
2 1 mi 6:51 0:14:25 4:15 151 156
3 1 mi 6:37 0:21:02 4:07 155 158
第一公里,wave1的coral1和coral2的亚精英选手。位于coral5的大师兄/小神/飞哥/本人4人组尚未跑进镜头。(摄影:Lane Turner)     第一英里,人挤人,完全跑不开,气温明显很高,汗水很快就下来了。不到1英里,俺的Garmin 920XT已经鸣响了恢复良好热身完毕的提示。通常,这个提示都是出现在1~1.5英里。     起跑不久,小神明智地降速脱队,没有跟着大师兄死磕到底。飞哥多跟了1迈,也冷静地降速自保。大约是在近2英里处,位于coral6的瑞哥追赶上来,他是准备追随大师兄破三的最后一位成员。     因为大部分选手都降低了目标配速,俺们志在破三的3人组,不得不超越一个又一个位于同组的那些跑700配速的同一报名成绩的选手,很多时候,不得不跑在公路的路肩上。。。 跑过第一公里的男子精英选手。老将Meb位于左首第三位,这是他最后一次职业生涯赛事。长镜头场景中,波马起伏的赛道,一览无遗。(摄影:Patrick Traylor) “大师兄,俺的心率很高啊!” 6~10公里 0:21:22 配速417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4 1 mi 6:48 0:27:50 4:14 153 157
5 1 mi 6:59 0:34:48 4:21 155 158
6 1 mi 6:45 0:41:33 4:12 156 160
    第二迈起,汗水四溢。第三迈人渐稀疏,顺利进入马拉松巡航速度,同时,心率飙升到155+,而且在第二个5公里的赛程内,毫无下降趋势。尼玛,这是俺的半马心率啊。     第5迈是个小上坡,俺的配速略微下跌。     第六迈是一串小起伏坡路构成的平坦赛道,大师兄提醒说,hold的住pace啊,唐哥,咱们不能在这一迈掉速啊!俺加大了一点步距,心率便有突破160的迹象。     开赛伊始,俺便关闭了大部分探测系统,视线范围就是前方5米范围,保持头部略微下倾,上身略微前倾,眼睛的余光瞟着大师兄的腿,保持在其侧后半个身位。Garmin的数据,也只看心率,偶尔会看一眼平均配速。。。至于水站/赛道的转向/距离/当前配速,都是大师兄掌控,俺根本就不看,看了也不往脑子里去。为了破三,俺要节省每一份糖原。     跑到10公里的时候,大师兄说了一个时间数字,说是还不错,但是一定要hold的住!赛后知道,10公里的成绩是42分半,正好是3小时的415目标配速。     这个时候,听不到背后有任何熟悉的呼吸声,问了一句,他们还在吗?大师兄回头瞅了一眼说,看不见了!原来的5人组,在前10公里结束,已经缩编成了2人组,今天的比赛显然很不轻松,再加上高企不下的心率,俺于是试探地叫苦:大师兄,俺的心率很高啊!。。。言外之意,咱们还坚持破三吗?大师兄说,今天气温高,心率会高一些!俺心里嘀咕了一句,那又如何,说明俺的心脏负担很重啊!可能觉察到俺的困惑,大师兄又补充一句,今天要么破三,要么半道跑崩,难道你还有第三个选择?     是啊,此番波马一战,拜了师父,请了北美一哥做私兔,不就是想破三嘛!难道还有第三条路?接茬整吧! 今番崩溃何处,波马道乏人烈日 11~15公里 0:21:19 配速416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7 1 mi 6:49 0:48:21 4:14 157 160
8 1 mi 6:54 0:55:14 4:17 157 160
9 1 mi 6:47 1:02:00 4:13 157 160
    第三个5公里,配速与前一个5公里相近,但是因为这一段赛程相对平缓,没有下坡的红利加持,因此,俺的心率攀升到157+。俺当时想,今番一定坚持不到10英里,半程之前就会崩溃!     奇怪的是,尽管心率偏高,但是呼吸频率并未相应提升。往日训练中,如果心率高到接近160,早就喘成一团。看来,高心率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加快体表的血液循环,以便散热。 晒的如同猪头一般。赛后一周,右肩膀褪了一层皮。(摄影:Jinping) 大师兄不见了! 16~20公里 0:21:25 配速417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10 1 mi 6:55 1:08:55 4:18 158 162
11 1 mi 6:53 1:15:48 4:17 158 164
12 1 mi 6:45 1:22:33 4:12 157 161
13 1 mi 6:47 1:29:19 4:13 157 162
    第4个5公里拼得很凶,在攀爬全程第三个大坡的时候,心率干到158+。当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爱咋的咋的,崩就崩吧!     接近20公里的时候,耳畔传来一阵阵地群雌粥粥。尽管已经跑的昏天黑地,男人的本能还是没有跑迷糊--卫斯理到了!俺好像高风亮节了一句:大师兄,你去吧!未几,大师兄就不见了!。。。嗯,他一定是跑到路旁去和美女们hit five了! 俺猜,大抵如同白哥这般。那句脏话证明川普在高校的地位堪忧。(摄影:安妮) 希拉里的拥趸在对白哥施展美人计。(摄影:安妮) “白哥哥,你待要作甚?。。。”(摄影:安妮) “你要是跑快一点,俺们就扔掉这个牌子!”(摄影:安妮)     大师兄跑回来不久,俺们跨越了半程计时线。大师兄说,一切正常,俺们几乎按照原定战术跑完了前半程--1:29:46。这一消息极大地鼓舞了俺的士气,今天不仅没有跑崩,而且还跑在计划范围内! 卫斯理后的鸡血沸腾 21~25公里 0:21:08 配速414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14 1 mi 6:47 1:36:06 4:13 158 160
15 1 mi 6:56 1:43:02 4:19 157 159
16 1 mi 6:27 1:49:29 4:01 157 161
    第5个5公里跑的还不错,尤其是15~16迈的大下坡,纵情驰骋,不留后手。大师兄第一次没有阻止俺下坡猛冲,紧随着俺的步伐,保持在同一锋线上,各自寻觅人缝超人。 伤心四连坡,梦断波士顿? 26~34公里 0:36:21 配速431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17 1 mi 7:26 1:56:54 4:37 154 158
18 1 mi 7:16 2:04:09 4:31 154 157
19 1 mi 6:50 2:10:59 4:15 154 157
20 1 mi 7:16 2:18:14 4:31 153 158
21 1 mi 7:37 2:25:50 4:44 154 157
    跑上坡是本人的弱项,一是体重大,二是超马越野形成的习惯--上坡总是小碎步,如此,的确省力,但是速度陡降,周围的选手哗啦啦地超越,每每需要大师兄回头等待。最后,大师兄急眼了,大声吼着让俺膝盖顶出,步距加大!遵令跑上几步大步距,立马觉得心率上升呼吸加快,感觉难以持久,于是又改了回来,取而代之的是--加大摆臂/加快步频的偷懒模式。     回头检视这一段近5英里的上坡赛程,心率下降了3点。。。矫枉过正了,其实没有必要如此畏惧上坡短暂的心率上升!     赛后反复推演比赛过程,这一段跑砸了,落后太多!不仅吞噬了前半程的15秒钟红利,而且滞后了1分15秒。     最后5英里,还能挽回伤心坡的巨大损失吗? 19英里水站,大师兄在表演行进中补水。除了第一和第二水站,大师兄承担了其余全部水站的补给。每次临近水站,大师兄总是指一指马路的中间分割线,示意俺跑在路中间,避免被抢水的选手所干扰。然后,大师兄降速去取水,再加速追上,递给俺一杯佳得乐,他自己喝一口水,再把剩下的水浇在俺的头上降温。前6迈的时候,跟在后面的瑞哥羡慕的不得了,因为每次经过水站,他都因为去抢水,而被拉下一段距离,渐渐就跟不上了。(摄影:绿树叶子) 路旁的消防水龙临时改装成了喷水降温设备,俺冲进去痛快了一下,结果鞋袜进水,右脚磨出了一个硕大的水泡。(摄影:BURN跑友,忘记是谁了。。。) 伤心坡顶。(摄影:Craig F. Walker) 本家兄弟跑过伤心坡。(摄影:犇跑团Jessie) 师父跑过伤心坡。(摄影:犇跑团Jessie) 国内著名跑者王老师跑过伤心坡。(摄影:犇跑团Jessie) 麦哥跑过伤心坡。麦哥在元旦除夕夜从旧金山奔向使命峰的途中受伤,又在一个月前的魔马热身赛中旧伤复发,今天带伤上阵,瘸着一条腿,硬是挺了42公里。赛后,一条小腿肿的面包似的。。。(摄影:犇跑团Jessie) “师父,大师兄打人了!” 35~39公里 0:21:11 配速411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22 1 mi 6:34 2:32:23 4:05 155 159
23 1 mi 6:47 2:39:10 4:13 155 158
24 1 mi 6:51 2:46:01 4:15 153 156
    这是全程最快的5公里。原因有:1)下坡;2)大师兄动手了。     赛后检视,21英里的用时是2小时26分钟,最后5.2英里要在34分钟内跑完,最低的配速要求是632(404)。     跑过伤心坡顶,大师兄回头吼了一嗓子,你要想跑进3小时,从现在起就要紧跟着我,一步都不能拉下!俺喘着粗气,答应了一声。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如果能在随后3英里的下坡赛道上,跑出公制4分的高速,最后2英里再咬咬牙,进3还是有可能的!     提速不久,就追上了爱总,他有些小撞墙。当俺们呼啸着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爱总鸡血沸腾,跟了上来,2人组变3人组。未几,又追上了魔头,3人组变4人组!     4人高速狂奔一阵子。。。半迈后,魔头理智放弃;2迈后,爱总不支落后。。。又硬撑了1迈,爱总摇摇欲坠,被身旁的义工眼疾手快地扶住,抬进了医疗帐篷,体温窜升到106华氏度,立马扔进冰桶里面物理降温,随后又被紧急送进了医院。。。爱总,你太狠了!     是日,北美华人跑圈,多人抽筋多人中暑,爱总倒在24.5英里,碧波倒在终点前100米,约翰倒在了冲线之后。。。赛后,大家都在盛赞波马完备的医疗救助资源与程序,不然的话,后果难料。     24英里,赛道趋于平缓,下坡的红利消失,俺渐渐无法维持适才的高速。爱总已经不见踪影,太阳的热力火焰般地烘烤着周身上下,呼吸急促地如同火车头一般。。。大师兄大怒,用力地抡起巴掌,一下一下地猛拍俺的butt,唐哥,最后3英里,咱不能放弃啊!     “师父救命啊,大师兄打人了!~~”     赛后,俺倒在旅馆的地板上休养生息的时候,大师兄从浴室出来,得意洋洋地展示他的小手说,看看,我的手都拍紫了!尼玛,那俺的butt还不肿的老高?! 大师兄在给俺浇水降温。师父特意买下这张照片送给了俺,说这是2017年BURN跑团最感人画面。(摄影:MarathonFoto) 惨烈的2017波士顿马拉松。(涂鸦:凯文) 残念,唐仪芬黯然退场 40公里~完赛 0:15:52 配速420
距离英里配速总耗时公里配速平均心率最大心率
25 1 mi 7:07 2:53:08 4:26 155 159
26 1 mi 7:06 3:00:14 4:25 156 160
27 0.27 mi 6:10 3:01:53 3:50 161 165
    24~25英里,大师兄还是努力了一番,希望俺能在最后关头使出啥洪荒之力。。。然并卵!甚至在追上少帅/小西门的时候,大师兄大喊着,你快去拍他们俩的肩膀!。。。还是没有点燃俺的小宇宙之火,只能喘着粗气,一点点超越而过,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致去拍谁的肩膀!     翻越90号高速公路高架桥时,一个小小的爬升,都跑的倍极辛苦,即时配速应声跌至8分,这一小小的降速,击碎了破三最后的执念!算鸟,大势去矣!少帅/小西门这两个sub250的小家伙都被追上,今番俺已经尽力了。。。这一无耻地心理开脱,导致最后2英里的配速径直跌出了7分。 40公里处,大师兄在向路旁的观众示意,让他们给俺加油打气。(摄影:晓剑) 接近26英里,倒数第二个拐弯处。前年此处,俺在大声激励小妖发起最后的冲刺;今番此时,俺在苦苦挣扎期盼终点早早到来。(摄影:MarathonFoto) 冲向最后一个弯道前,瞟了一眼平均配速--每英里656,与652的破三配速相去甚远。明知无望,还是鼓起余勇,发起了最后冲刺,期盼至少可以跑出个人最好成绩,大师兄也从路旁的观众手中,抢到一瓶水,最后给俺浇水降温。。。(摄影:MarathonFoto) 冲过终点,停表。。。3:01:53。。。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以1分+之差,止步于3小时殿堂之外。。。鞠躬下台,唐仪芬黯然退场!(摄影:MarathonFoto) 劫后余生     跑过终点,头晕目眩,还有些恶心,很想一头扎在地上,睡上一觉,结果硬是被大师兄拖回了旅馆。在旅馆地板上躺了半小时,爬起来洗了一个淋浴,方才缓过神来。     消息陆陆续续地传进来,方才知道,今天的赛事有多惨烈,近3万人参赛,2千人送进医疗帐篷接受治疗。平均完赛成绩,慢于BQ成绩20分钟;2017年成绩慢于2016年成绩5分钟。     当天各大新闻媒体争相刊登出一组121届波马终点图片。 排名2000名的大牛选手,也在终点前倒下。(摄影:Gretchen Ertl) 不省人事的白妹子被人抱过了终点。新闻录像中能够看到,当几位倒下之际,第一时间冲过来救助的都是身后陌生的跑友,他们不约而同地阻止医护人员的靠近,先是搀扶,然后干脆抱起昏倒的跑友,冲过终点后,才将她们放置到轮椅上,交给医护人员。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帮助倒下的跑友能够完赛。本人实在难以界定此种作为是耶非耶,踏上波马赛道的人们可能多少都有些魔障?来自芝加哥的高妹在终点前100米,中暑晕倒。二周后,她在百英里越野赛中,以sub20小时的成绩,获得女子冠军。艾玛,给跪了,请接受俺的敬意,高妹!(摄影:Jessica Rinaldi) 精英黑妹子也抵御不住高温的侵袭。(摄影:Keith Bedford) 2:55PM,完赛时间4小时左右的选手们。 人满为患的医疗帐篷B。 接受治疗中的佛州美女珍妮特。好巧不巧,这是俺第二次拯救俺的半拉老乡。那啥,活像是一只大号的烤红薯,有没有啊?。。。^_^ 4:05PM,终点区域的十字街头。 领取存包区域。 赛事花絮     本届赛事,几个有趣的镜头,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第一位跑马拉松的女子选手,又一次佩戴着当年的bib,出现在波士顿马拉松赛场。(摄影:Madeline Bilis) 当年,赛事组委冲进赛道,试图将Kathrine Switzer拖出赛道,今日,赛事大佬们簇拥着史上第一位马拉松女子选手,争相献媚。(摄影:Madeline Bilis) 老将Meb的最后一次职业赛事。(摄影:Jessica Rinaldi) 连续50年的波马参赛老将--67岁的Ben Beach冲出了起跑线。忽悠本人去跑人生的第一次马拉松赛事,是邻居万大哥,他的人生目标之一就是--每年都要来跑波士顿,一直跑到80岁。(摄影:Patrick Traylor) ------ 波马次日,街头提供一种服务,可以将您的成绩,绣在波马衫上。大赞少帅的平和心态,从不忌讳谈论自己的麦城遭遇。(摄影:少帅家领导?) 下楼梯演变成了一项艰巨的工程。可怜的穆妹中途两度送进了医疗帐篷,又含泪冲出,直至完赛!(摄影:穆妹家公子?) 某人在赛事前夜,喝了赛事提供的免费p9,次日就跑出了318的好成绩。而且此人在赛前只有3周的训练周期,每周狂奔100英里。。。这不科学啊!(摄影:大使) 赛后狂欢     一年一度的波马落幕,无论大结局是以悲剧还是喜剧落幕,剧中人等还是要团团坐吃果果。当日下午,参加了企鹅的聚会,拜见了北美马拉松圈子内的一干名人--索非亚/春哥/姚明/铁头/球哥/立新。。。本人是个脸盲,很多大牛握手之后,便记忆不起。。。千万见谅! 当晚,还吃到了波屯驰名的龙虾,而且还是老中喜爱的蒜蓉口味。 波马次日 6:40AM,一大早爬起来去大街上慢跑,排酸+逛街。这是下榻旅馆旁的Emmanuel教堂。那啥,俺们这次赛后旅馆TAJ订的挺棒,距离终点只有几条街,为诸多跑友提供了赛后洗浴的方便。。。你们丫的是不是要考虑请俺们吃饭呀?嘿嘿~ 波马终点所在的大街Boylston。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年轻时候,俺一定这样认定。中年之后,想法变了,这是人家选择的生活方式,贵在自由,你就是请他/她去广厦一住,人家还不一定受的了那清规戒律。 工人们在清理大街上的终点痕迹。 昨天俺们期盼了整整42公里的终点,就是这般不堪的模样? 同道们在大街上做着同样的事情。 蓝色波马路线已经永久性地镌刻在大街上了。。。 风灯矗立的百年街头,寂寥空旷,昨日那些沸腾的呐喊观众安在?人去街空。 嫩绿点亮了波士顿街头,春天来了。 查尔斯河畔的小桥美女。 2小时后,本家兄弟也到此一游。(摄影:杰瑞) 查尔斯河上泛舟的波屯乡亲。 波士顿公园。 ------ 上午,在老同学的导游下,游了一趟车河。 似乎仿佛听说,这幢建筑是个钉子户? 修缮中的Christian Science Plaza大教堂 查尔斯河上的安德森纪念桥(Anderson Memorial Bridge)。 哈佛商学院。 做白日梦的女孩。 哈佛美女。 哈佛广场(Harvard Square)附近。 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Charles Sumner。 哈佛园内的游客。 约翰·哈佛坐像。据说,考前摸了他的脚,考试就能通过,所以,两只脚被人摸的溜光。 哈佛骄子。进入这所大学,基本上这一辈子的人生就会非常精彩。原因不外有二,一是能够进入哈佛的学子,要么聪明,要么出身大富大贵,人生起点高;二是,毕业之后,同学之间互相提携,有一个高大上的社交圈子。 MIT斯隆管理学院。 MIT(麻省理工)正厅。俺们学校唤作HIT,不晓得当初命名的时候,是否参考了麻省理工?话说,此番征战波士顿,俺们学校只来了三位校友,远逊于清华/北大/科大。。。校友们还是要加油啊! 历史上对于化学元素的发现,具有极大贡献的牛人们。 其中一位是中国人葛洪(Ko Hung)。那顶帽子好像不大对啊。 MIT校园。 ----- 中午时分,工人们正在移走终点附近的马拉松设施。一年一度的波士顿马拉松嘉年华会,正式谢幕。
喜欢阿唐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阿唐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体坛纵横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