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杨丽萍:婚姻只是契约,束缚不了我的心灵
送交者: hgao[★★★★天山隐士★★★★] 于 2017-11-12 1:00 已读 148 次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精致一生,超凡脱俗的女子。

她的一生,曾因个性太独立被排挤,因不生孩子被误解,因经济问题导致舞团办不下去。但这些在她看来,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也是很美好的存在。

这个人就是杨丽萍,上过多次春晚舞台,开创舞蹈新流派,让我们见到了真正的孔雀公主是什么模样。

冯小刚说她不是人,是精是仙;肖全说她身上沾着别人身上没有的仙气儿。

在她自己看来,她就是自然的女儿,是生命的旁观者。

她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与舞蹈有着与生俱来的默契

作为一个白族姑娘,杨丽萍对于舞蹈的天赋,好像自出生以来就刻进了她的骨血里。

小的时候,杨丽萍最喜欢看村子里的长辈们跳舞,婚丧嫁娶、求雨、打渔插秧,什么都可以拿来跳。

小小年纪的她,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身体总是不自觉地跟着摆动起来,小模样做得足足的。

后来因为父母离异,她又是家中的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妹,所以在13岁的时候,她就进入了西双版纳州歌舞团,是谋生,也是谋心中所爱。

在歌舞团生活的那段时间,她跟着团员哥哥姐姐们走村串寨,一点也不怕苦不怕累,像海绵般,努力地学习各地的民间舞蹈。仔细算来,有几十种。

而这些与大自然、各民族的深入接触,更加激发了她对舞蹈和生命力的理解,为她后来的舞蹈植入了称之为根的东西。

几年的磨砺,杨丽萍愈加展现出舞蹈方面的天赋与才能,随后被选入中央民族歌舞团。

入团之后,每天要进行大量的常规训练,可她却认为这些技术训练过于死板,压制了舞蹈中真正的灵性,所以她几乎不参与排练。

因为个性比较特立独行,她被孤立在大环境之外。但她却从未怀疑或否定过自己,坚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练习,经常一跳就是一个通宵。

除了基本功的训练,她开始琢磨自己的作品,靠着童年接触和学习的各种舞蹈,慢慢琢磨出了个人风格极强的“杨氏”孔雀舞。

几经打磨,不断完善,1989年,她在春晚的舞台上,跳了一曲《雀之灵》,惊艳了半个中国。

当之无愧的孔雀公主

在一片俗世喧哗中,杨丽萍像一片月光,洒进了所有人的心。

她特立独行、仙气十足,用一曲幽静、唯美又极具民族特色的孔雀舞,与80年代末的火热阳刚,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她火速成名,而随着连续下来的几次春晚,让她成了中国最有名的舞者,名副其实的“孔雀公主”。

九十年代的中国,对于每一个表演者来说,春晚就是最大的舞台,北京就是展现才华最好的地方。

可在杨丽萍心中,北京虽好,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冥冥之中,自有一股力量,牵引着她回到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

于是,正处于事业高速上升期的她,急流勇退,辞别了中央民族舞团,把户口迁回了云南。

生命不息,创作不止。远离里喧嚣的大都市,回归生养她的大自然,心中的灵气更足了。

她又开始谋算着,要策划出不一样的演出——不只是一个人的独舞,更是民族生命力的野蛮生长,她把它叫做《云南映象》。

为了更淋漓尽致地展现民族的文化与力量,她翻山越岭,亲自到各个大山里挑选优秀的青年,把民间最原生态的乐器搬到舞台上来,让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来表演。

团员、道具都准备妥当了,一切开始慢慢步如正轨。

可想以一己之力撑起一个舞团,从来不是易事。很快,舞团巨大的开销耗光了她全部的资产,最后甚至卖了房子也无济于事。

无奈之下,杨丽萍在建设舞团之余,开始不断地接拍广告和演出,无论大小,只要能挣钱养活舞团,她都愿意去做。

磨难不可怕,怕的是被困难磨去了理想的棱角。

庆幸,杨丽萍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坚毅的女子,她用诚意满满的《云南映象》,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云南,见识到了大型民族舞蹈演出的真正魅力。

除了《云南映象》,她又陆续策划了《云南的响声》,创作了《雀之恋》《两棵树》等,无一不是震撼人心的经典之作。

从成名到现在,杨丽萍凭借对舞蹈的赤诚和精湛的舞技,创造了一个活灵活现的落入人间的“孔雀公主”。

只要一提到孔雀舞,我们脑海中闪现的,一定是杨丽萍的袅袅身姿。

婚姻只是契约,束缚不了我的心灵

杨丽萍的洒脱,到了极致,甚至很少人能理解。

她曾有过两次婚姻,一次是与团里的一名舞蹈演员结合,后因生活上合不来而分开。第二次嫁给了相恋五年的台湾商人刘淳晴。

他们很相爱,也曾想过生一个孩子,但到医院检查,却被告知,因为长期练舞,身体脂肪过低,难以受孕。

如果想要怀孕,必须增肥。

而增肥就意味着,她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告别心爱的舞蹈,这对于一个把舞蹈刻进骨子里的杨丽萍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权衡之下,她放弃了生孩子,后来也与丈夫和平分手。

关于婚姻,她说:

我对爱情是渴望的,但这绝对不是我这种人非要去占有的人生。我只是观察,为什么非要去体验或者占有呢?

婚姻只是一个契约,一种关系,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改变,也束缚不了我的心灵。所以我从来都是自由的。

对于大部分女性来说,结婚和孩子是人生中必经的阶段,缺少了哪一段都是不完满的。杨丽萍这样的生活方式,太过“离经叛道”。

杨丽萍却说:“这只是寄托的对象不同,我寄托的对象可能是舞蹈,可能是一朵花是我的女儿,一棵树是我的儿子,这是一种天伦之乐,这样也挺好的。”

人生哪里有那么多既定的生活方式啊?敢于超脱于主流的生活方式,勇敢地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也十分美好。

就像三毛说的那样:“我想哭的时候便哭,想笑的时候便笑,只要这一切出于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简单。”

一个生命的旁观者

昨天,是杨丽萍59岁的生日,再有一年,她就是“花甲老人”了,可看着现在的她,那里有一点“老人”的样子?

很多人说她是不老女神,她对此感觉很可笑,她很坦然地接受着自己的老去,既然到了冬天,就享受冬天的美。

现在的她,一个人居住在大理,在洱海旁建了一个月亮宫。

面朝洱海,春暖花开。

闲来无事,种种花、养养鸟、作作画,闲情逸趣,好不自在。

花丛深处,她垂目低眉,竹簪随意挽着一头秀发,信手摆弄这娇艳的鲜花,周身上下散发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儿。

有人问她,是不是因为跳舞,所以牺牲自己不要孩子。

她笑笑:有些人的生命是为了传宗接代,有些是享受,有些是体验,有些是旁观。我是生命的旁观者,我来世上,就是看一棵树怎么生长,河水怎么流,白云怎么飘,甘露怎么凝结。

著名摄影师肖全曾这样评价过杨丽萍:

那种美,可以逼得你喘不过气来。杨丽萍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仙人”,上天派来的精灵,用来传达人与自然之间的情感。她身上有一种“仙气”,任何人都可以和她很近,但如果她在舞台上,你又会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我想这应该是灵魂的距离。

对于身上所有的坚韧、淡然、精致、超凡出尘的气质,她都归功于她热爱的大自然。

她说这是她从自然中学到的,从一花一草中学到的,从孔雀身上学到的。

杨丽萍是真实的,是精致的,更是不羁的。

世界纷乱,她却一早就把一切真相看在眼里。即使曲高和寡,她也永远不慌,不乱,站在原地,保持清醒。

“既然迟早要回到原点,何必绕圈。”

喜欢hgao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女性频道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醒: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被多名主贴网友标记为黑名单的ID将被系统禁止在本栏目的回帖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