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送交者: 牛员外[♂★★★慢慢行走★★★♂] 于 2018-02-09 3:08 已读 5908 次  

威廉·特库赛·谢尔曼(1820年2月8日-1891年2月14日),是美国南北战争中北军中地位仅次于格兰特将军的将领。美国内战时期联邦军著名将领,陆军上将。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谢尔曼

1840年毕业于美国陆军军官学校(西点军校)。参加过1841-1842年对佛罗里达州印第安人的作战和美墨战争。1853年退役。1859年重返军界,任路易斯安那州军事学校校长。美国内战爆发后,历任联邦军团长、旅长、师长,参加布尔河、维克斯堡、查塔努加等作战。1864年3月任联邦军西战区司令,与U.S.格兰特共同制订东西战场协同作战、分割歼敌的计划。9月率部攻占战略要地亚特兰大。11月起率兵6.2万人深入南部同盟腹地佐治亚州,攻占萨凡纳,成功地实施了“向海洋进军”的作战方案。尔后挥师北上,配合格兰特围攻南军主力,迫其投降。在作战指挥上反对墨守成规,主张以连续进攻摧毁敌抵抗意志,善于以骑兵实施远程奔袭。1869年接替格兰特任陆军总司令,晋升为陆军上将。1884年2月退休。著有《美国内战回忆录》。

由于他提出了“进军海上”,通过美国佐治亚州,摧毁大量的联邦军基础设施。历史学家普遍认为他是“全面战争”的早期倡导者。

从内战结束直到今天,在南方谢尔曼这个名字都几乎与“魔鬼”同意。过去,待在佐治亚州的时候,我曾和不少当地美国人谈论过南北战争。当提到北方将领的时候,他们都能很心平气和地进行评论,而且也能对其中不少人表示赞赏。但是,当我们无意间扯到了谢尔曼的时候,顿时这些南方佬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声音立即提高八度,同声齐指责,斥之为无耻的罪犯,北方的魔鬼。在美国历史上谢尔曼也许是最富有争议的人物之一。激赏的人把他看作战争的救星和胜利之神,厌恶的人则视其为低劣的魔鬼,彼此来来往往吵了一百多年都还没有结束,估计将来也还会继续下去。

威廉-提康普赛-谢尔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在1820年2月8日成生于俄亥俄的兰卡斯特(Lancaster, Ohio)。谢尔曼的童年很不幸,刚一出生父亲就染病去世,后被舅舅托马斯-埃温夫妇收养,那一年小谢尔曼刚刚9岁。养父母实际上对他很冷淡,尤其是当他们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后。谢尔曼在家庭里一直是一个可又可有的角色,然而他自己也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一直都在寻找自立的机会。当他16岁的时候,谢尔曼毅然地报考了全美最高的军事学院—西点军校,并且竟也被低龄破格录取。至此,谢尔曼义无反顾地离开了家乡奔赴了遥远的纽约州。

军校的生活让谢尔曼大开了眼界,也让他见识了外界的新鲜事物,表现出了极大的求知欲。可能是由于了童年的阴影,造成了他沉默寡言的个性,在外人看来极为不合群。往往喜欢独自一个人待在教室的一角安静地看书。实际上,这也是谢尔曼性格的另一面,一旦被激怒,他立刻就会变为一支被愤怒的猛兽,会不惜一切地进行报复和打击。在学校里同学们都无一例外地把他看作一个“怪物”,但是在老师眼里谢尔曼确实个极为标准的优等生。在1840年7月,谢尔曼以全班第六位的优秀成绩顺利毕业,由于在校时成绩优异被破格授予上尉军衔,被派往了南卡罗纳那州第三骑兵团服役。随后参加了随后爆发的墨西哥战争,参加过一些小规模的战役。战后又回到了佐治亚州继续服役后又被派往西部。

到了1853年,谢尔曼早已就厌倦了军旅生涯,加入军队对他而言其实也不过是离开家庭独立的权宜之计罢了。他申请了从陆军退役转而从商,成为了旧金山卢卡斯银行的经理和股东,银行虽然规模不大但却被谢尔曼打理的井井有条,业务增长迅速。有可能是由于命运的巧合,当时一名默默无闻的美国陆军上尉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Grant)上尉由于在执行勤务期间擅自酗酒而遭到了处罚,被一路发配到了旧金山。而其住的酒店离谢尔曼的银行只有区区6各街区。

不过谢尔曼的商人生涯并没有持续太久,到了1856年加利福利亚州开始组建其州民兵师的时候由于谢尔曼拥有参军的经历于是就被推选为师长。而州长也亲自发出了邀请,谢尔曼也就成了这个3000人的半职业民兵师师长。他一般都是上午参加银行事务,下午又匆匆赶到了操练场。1857年,很不幸的是谢尔曼的银行遭遇了周转危机,谢尔曼也就为此负责辞去了经理职务,卖掉了其下的股份离开了加利福尼亚。他人生的下站则是东南部的路易斯安娜州,担任了路易斯安娜州立学院的校务管理主任同时又身兼其军事学院的主任。之后的日子也算是平稳但是到了1861年,林肯当选总统后南北的局势顿时骤然加剧。整个南方要求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路易斯安娜自然也不例外。大学生们群情激昂,纷纷扯下合众国国旗换上邦联十字旗,上街游行等等。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来说,谢尔曼当然被视为了异类,自己也已意识自己待在这里不会再有任何前途,而且局势又进一步恶化的可能。1861年2月,谢尔曼带着家眷离开了路易斯安娜返回了家乡俄亥俄州,在家乡逗留了一个月后又举家到了密苏里的圣路易斯。凭着其杰出的管理才能被聘为了第五铁路公司的业务总长。

很快,无情的战火如燎原之势在美国的各地蔓延。作为民兵预备役,谢尔曼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征召,至少得为联邦服役三个月。然而,出乎外人意料的是谢尔曼竟然写信给军部长,主动要求把他的服役期从三个月延长到三年。在他看来,要么不回到军队,要么就要战斗到底。6月20日,谢尔曼再次正式回到了军营,被授予上校军衔成为了密苏里第13步兵团的指挥官,很快又被提拔为麦克拉伦军第一师的代理旅长。

谢尔曼的头一场战斗是很悲惨的回忆,他的旅参加了第一次公牛跑战役(Bull Run)。谢尔曼的旅遭到了南军加农火炮的猛烈炮击,损失异常惨重。当时,他的部队被安排在一个裸露的山脊上成为了南军最明显的炮击对象,而上司又不允许他移动,结果就这种活活被击中炮击了2个小时,3分之2的人员伤亡。

到了10月,谢尔曼由于这次惨重的经历被调离了东线,被授予准将军衔派往了肯塔基州负责防务工作。当时谢尔曼写信给军部部长卡梅伦说,如果给他6万人,他就可以把南军赶出肯塔基,如果给他20万人,他就可以结束这场战争。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封信被捅给了新闻界,登在了报纸上。结果,他被舆论指责为狂妄自大和痴心妄想,甚至有人公开评论他为“疯子”。

到了11月,尤利西斯-格兰特被任命为西部战场的总司令,同时组建了田纳西方面军,而谢尔曼成为了第一师师长。田纳西方面军在夏伊洛(Shiloh)迎来了他们的头一次战役。头一天,北军显然无法适应南军的迅猛打击,匆促迎战结果自然是大败而归。而日后,谢尔曼的部队赶到了战场,而他也总算有了机会洗刷先前的耻辱。谢尔曼当南军迅速向先前溃退的北军追击的时候,出其不意地从斜里杀出猛击了对方的侧翼。南军遭到了这一出其不意的打击,顿时乱作一团,败退中的北军又趁势大杀回马枪,反败为胜将南军彻底击溃。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格兰特

1862年7月,谢尔曼被任命为孟菲斯军官区总司令,负责对南军的坚固据点威克斯堡(Vicksburg)发动进攻。由于兵力不足,攻击并不成功,战局陷入僵持。之后, 格兰特的大部队投入进攻。由于久攻不下和伤亡惨重,恼羞成怒的联邦军开始迁怒于城内的平民。格兰特下令摧毁威克斯堡的一切目标!

数百门重炮对城内的军事设施和民宅进行连续数月的猛烈炮击,把威克斯堡的所有建筑炸成了粉末,无数无辜的平民被炸得粉身碎骨。1863年7月,联邦军攻下了威克斯堡这个战略位置极为关键的城市。由于长达一年的围困造成的饥饿和屠杀性的炮击,造成了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亡。

1864年春季,谢尔曼被任命为西部方面军最高司令,而格兰特也给他下达了那条著名的命令“create havoc and destruction of all resources that would be beneficial to the enemy。”明确要求谢尔曼对南方进行毁灭性的不计后果,不惜代价的摧毁。同时被晋升为少将。这时,谢尔曼的手上兵力为98,787人和254门火炮。同年5月,谢尔曼开始进军佐治亚州开始了亚特拉大攻略。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南北战争期间

谢尔曼将军名言:“我们一定要清除和摧毁一切障碍,只要我们认为有必要,就杀死每一个人,夺走每一寸土地,没收每一件财物。一句话——无情地摧毁我们见到的一切东西……”起初,这个红发俄亥俄人遭到了在蒋斯顿(Joe Johnston)指挥下南军的奋力反击。在瑞斯卡(Resaca)其部队成功地击退了北军的进攻,之后由于兵力不足为了避免谢尔曼的侧翼包围战术,主动撤出了战役。谢尔曼的侧翼打击战术是在南北双方都使出了名的,蒋斯顿当然很清楚。6月,蒋斯顿之后又在卡莫萨山战役中击退了谢尔曼的部队,但是之后又不得不因为谢尔曼的大规模的侧翼包抄威胁,而撤出了防御阵地。谢尔曼就是这样两次让本已经获胜了的南军不得不后退,放弃了阵地后撤。

邦联国的总统戴维斯(Jefferson Davis)显然对蒋斯顿的“不战而退”很不满意,解除了他的职务以胡德将军(John B.

Hood)取代之。不过,勇将胡德同样招架不住谢尔曼的正面猛击,侧翼包抄的战术。实际上他的作战连蒋斯顿都不如,连正面的北军打击都抵挡不住,一路连连后退。终于,在9月1日,谢尔曼占领了南方重镇亚特兰大,而且还抢在了胡德破坏铁路系统之前。甚至在这些祝捷者进城之时,北军已进抵南面20英里的铁路线,开始用铁轨制造“谢尔曼绞索”——把铁轨放在枕木篝火上烧热,然后再缠在树上。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内战中的军队

谢尔曼在占领后对当地居民下达了公告,要求所有民兵放下武器,所有市民离开市区。之后,就命令北军在11月离开前纵火烧毁整个城市。成千上万名老人和妇女为阻止联邦军火烧亚特兰大,坚决拒绝离开,他们以为只要他们还在城市里,联邦军为了顾及他们的性命,就不敢放火。但他们太天真了!

当联邦军官兵准备纵火时,老人和妇女们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联邦军士兵的大腿,放声大哭,声嘶力竭哀求士兵们看在上帝的份上,饶恕他们的城市和家园…… 但士兵们一脚踢开他们,同时在城市的各条街道纵火。

大火迅速蔓延全城,联邦军士兵自已安全及时地撤出了城市,根本不理会那些老人和妇女。可怜那成千上万的老人和妇女,在铺天盖地而来的大火前绝望地挣扎和惨叫,相互践踏……没有一人逃出火海。

联邦军同时严厉警告撤出城外的亚特兰大居民,任何人如果试图救火,一律格杀勿论!

来自北方的魔鬼——谢尔曼

战火中的亚特兰大

大火足足延烧了半个月之久。夜晚,翻腾的烈火窜起一百多米高,把整个天空烧得如同白昼,在距离亚特兰大20英里之外都能看到被烈火烧红的天空。白天,从整个城市翻滚而上的巨大浓烟遮天蔽日,使得亚特兰大周围200平方英里内如同黑夜……

城外,无数惊恐绝望的亚特兰大居民眼睁睁地看着自已的城市、家园和亲人被烈火无情地吞噬,撕心裂肺,顿足捶胸,哭声震天动地……亚特兰大的神甫们默默地站在熊熊燃烧的城市前面,绝望地对着火红的天空,不停地划十字和祷告,为自已的城市和葬身火海的冤魂送行。

谢尔曼的确是就这样做了,而且不仅仅是在亚特拉大市。他的大军一边一路推进,一边彻底摧毁所到之处的一切物资设施。焚毁农田,拆除村庄,用石灰封住井口,捣毁铁路,驱散一个又一个城镇居民。在还没有谢尔曼的部队还没有达到时候,就可以看见远方蔓延而来的冲天火光,而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几个电线杆。

此时的胡德转变了战术,避开了谢尔曼的锋芒,开始向北出击当算切断谢尔曼的补给线。然而,谢尔曼却毫不在意声称他的部队完全可以从佐治亚人的口里夺来补给。他甚至还说到:“如果他能继续向北进军,哪里就是通往俄亥俄的通途,我会慷慨地给他所需的补给。”

谢尔曼最终的计划是撕裂南方,他打算把大军推进至大西洋岸边。出于补给的考虑,他只保留了6万左右的新兵,把其余的部队全都打发回了田纳西。这六万改编为4个军,组为两个战略纵队。1864年11月,谢尔曼开始这次声名狼藉的行军。谢尔曼的部队以60英里的正面径直向海边的萨瓦纳(Savannah)推进。同样地他下令进行扫荡政策,几乎把经过的地方碾平如同压路机一般,所有树在地上的东西都被完全地摧毁。谢尔曼也此时讲出了他那句让所有美国人震惊的那句名言“战争就是地狱!”(WarisHell)据事后估计将近10万当地居民由于谢尔曼的扫荡政策失去了家园和生活来源而非正常死亡。数倍于此的人沦为难民,失去了家园。在1864年12月23日,谢尔曼占领了萨瓦纳,并发电报给总统林肯说这是给他圣诞礼物。之后,当然也是将城市付之一炬,片瓦不留。

在1865年初,谢尔曼大军攻入南卡罗莱纳州的首府哥伦比亚,纵火烧毀了整个城市的全部民居和公共设施,只有南卡大和行政机关的建筑得以保留。有多少平民葬身火海已无从统计。之后, 谢尔曼将军的部队又一路向北烧将上去,一直烧到南卡罗莱纳的查尔斯顿。查尔斯顿进行了顽强的抵抗,谢尔曼用数百门重炮对查尔斯顿进行屠杀性的炮击,数以万计的平民死于炮火。待到谢尔曼将军攻下查尔斯顿,已经一片断壁残垣。就这样一座已经变成废墟的城市,谢尔曼大军也不放过,照例点了一把大火。在查尔斯顿的郊外,至今还留下一堆堆被北军焚烧后的黑瓦砾的庄园。

之后,他的部队又顺势北上开始攻击南与北卡罗拉纳州,在一次和蒋斯顿交了手。在1865年4月9日,南军最高军事指挥李将军(R.E.Lee)在阿克托马斯向格兰特将军投降。而蒋斯顿同月17日向谢尔曼投降。

战后谢尔曼被晋升为陆军中将于1866年,三年后又被晋升上将。作为格兰特的嫡系人马一直伴在其左右。曾接任格兰特成为美国西部军管区总司令,在1870至1880年发动了对印第安人的大规模清剿作战,彻底地消灭了印第安人势力。后又接任了格兰特陆军总司令的位置,将当时呼声甚高的汉考克将军挤了下来,被怀疑是格兰特黑箱操作的结果。1884年,退役。1891年,以71岁高龄去世。

谢尔曼在内战期间的所作所为成为了人们最大争议。在谢尔曼看来,对南方普通人民的打击必须和对武装部队的打击一样彻底。也许从30年战争起,在西方恐怕就不曾见过这样的战争暴行,在拿破仑战中偶可以找到偶然的例子。当时邦联总统戴维斯称其为“美洲大陆的阿提拉”。面对指责,谢尔曼则回答“如果人们觉得我残酷和残忍的话,我就会告诉他们,战争就是战争,它的目的并不是要博得人们的好感。战争就是地狱!如果你们向停止这一切,想要和平的话,你们和你们的亲人就应该放下武器停止这场战斗。”同样,也有很多美国人支持谢尔曼的做法,“谢尔曼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结束这场战争的唯一方法就是使它的恐怖变得无法忍受。”破坏最严重的是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家乡所在的密西西比州。内战之前,该州在全美富裕榜上名列第五。内战期间,该州60%的白人青壮年被杀,90%的城镇和种植园化为灰烬,平民的私有财产损失殆尽。战后,密西西比州不仅在全美最贫困的州中名列第一,而且这种贫困状况一直持续了一个世纪。

按照当时的物价,谢尔曼的作战造成了1亿2千万美元的损失,然而其中只有2千万是为了作战利益而破怀的,其余的都是“毫无目的”地破坏。谢尔曼的行为彻底地打破了旧时代战争的界限,他把战争扩大到了全体人民而不仅仅是武装力量。当他在佐治亚的时候,放言:“我就是要让整个佐治亚鬼哭狼嚎!让所有人,不管男女老少贫富,都感受到真正的痛苦。我的军团将毁灭佐治亚而后快。”“恐怖”是谢尔曼手中的另一件武器。

谢尔曼从来没有为他在南方的作为说过任何忏悔,道歉乃至遗憾的话。死前他如此地说道:“我没有什么可以忏悔和道歉的,我的所作所为无愧于我的良心。”

至于谢尔曼将军和他手下的官兵为何有如此的铁石心肠,以至到能对南方的民众下如此毒手,谢尔曼将军一语道破天机:“我就是要让南方人和他们的子孙后代得到刻骨铭心的教训,永远不敢再想要独立!!!永远不敢诉诸战争!!!”

——他确实做到了。

评分完成:已经给 牛员外 加上 50 银元!





喜欢牛员外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