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红朝的那些事情(五六零)
送交者: 红朝笑笑生[首辅宰相★★★★★] 于 2017-11-01 17:52 已读 5566 次  

通常来讲,西北军给人的印象是雄兵似虎、猛将如云,但庞炳勋却实在没什么名气。同时代的韩德勤、宋哲元全都独当一面的时候,可怜的庞将军一直守着他的起家部队,蹲在山沟里喝西北风。李宗仁想起他,实在是因为手上的人马已经不堪到极点,不找庞炳勋就得亲自出马了。 

李宗仁手上“不堪”的人马,是东北军缪登流和川军出身的韩德勤。 

缪登流就不用多说了,在当年的长城抗战中已经证明了自已的草包本色,他没当汉奸纯属意外,只是因为鬼子看不上这种废材,这才保住了自己的臭名;而韩德勤作为著名的抗日草包,整场抗战里除了和顾祝同关系好之外,实在没什么值得一提的本事。 

两年多后,韩德勤在江苏坐拥十万大军,被不到一万新四军打得没有存身之处,甚至自已也做了俘虏,最后灰溜溜地从地盘上逃了出去,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自已的无能。在他原形毕露之前,火眼金睛的李宗仁已经一眼看穿了他的本质,毫不客气地把他拒于门外,因为有时多一个猪一般的队友,比多几个敌人还可怕。 

而除掉这两个废物,李司令紧急情况下能找到的人手,就只剩庞炳勋了。 

在派庞炳勋出战之前,李宗仁已经跟他进行过一次“印象深刻”的会面。 

从中原大战后,倒霉的庞炳勋跟宋哲元一样,缩在山西的山沟里。张学良不待见他,阎锡山也不喜欢他,好在徐永昌看他有点本事(似乎也说不上),有一顿没一顿地接济他的生活。蒋介石也不厚道,先把他从山西拉到河南去剿共,又从河南调回山西继续喝风,庞老头刚刚熟悉山西的水土,想找个地方养老,没想到抗战爆发了,他只好带着几个团的弟兄顶在河北前线,很快被火力凶猛的日军打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地撤到五战区。 

按照惯例,庞司令新来乍到,应该跟战区司令见个面,谈谈思想拉感情。而这次会面果然给李宗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通常来讲,国军的将领们见领导时,都喜欢显得朝气蓬勃,有一种积极想上的精神,即使是不得志的杂牌将军,出镜时外观也要衣着笔挺,让人知道自己是有投资价值的。可庞炳勋的形象却是一差再差,不仅人长得寒碜,而且还瘸了一条腿,看着就提不起劲来。 

庞瘸子(外号)走进长官部的时候,李宗仁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说他是西北军的老将。因为他年纪实在有点老,三八年已经五十九岁,马上就该领退休工资了。 

堂堂五战区来了这么个瘸腿怪老头,李宗仁心里十分别扭。但毕竟是大风浪里走出来的,他没有表现出情绪,而是和颜悦色地问庞老头,一路打仗辛苦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关照吗? 

听到李宗仁的亲切问候,庞炳勋想了想,十分不好意思地说,想求李长官解决一下编制的问题。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庞炳勋虽然没啥功劳,但毕竟资历深,国防部看在他没有苦劳有疲劳的份上,给了个军团司令的虚衔。第三军团司令部下面有一个军(四十军),全军一共一个师(三十九师),全师统辖两个旅,一共四个团兵力(!),还不如其他条件好点的师(无语)。 

堂堂军团长只有四个团,庞炳勋在战场上实在不够用,所以私下里又招了一个团的兵,全“军团”好容易凑到一万三千人,重火力包括四门山炮、六十门迫击炮。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就这么点可怜的人马,被军令部知道后,竟然还威胁说,必须把那个团裁掉,否则扣发粮饷,让他在山沟里继续挨饿! 

别人都能扩军抗日,为啥我不能?庞炳勋很是不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看军令部要动真格,他只好把意见放到心里,采取拖字战术扯皮。军令部见多识广,对这种把戏自然是一眼看穿,于是一个想扩军,一个要裁员,闹得不可开交。 

堂堂军团司令连一个团都摆不平,李宗仁很理解庞炳勋的痛苦。都是杂牌出身,自然也不用客气,李宗仁毫不犹豫地表示,编制的事有他去打交道,庞司令只管安心去海州休整,军饷什么的不用担心。 

庞炳勋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提出另一个要求:他的部队在前线损耗实在太大,不敢指望长官给大炮坦克之类奢侈品,能不能补充些子弹? 

补充弹药是军队的正常程序,军团司令却要亲自找战区司令走后门,也实在是穷得没办法了。李宗仁十分大方地挥挥手:五战区的军械库还有不少弹药,你们尽管拿! 

在李长官的亲切关怀下,年近花甲的庞瘸子廉颇再饭,带着五个刚刚领齐工资的团来到海州。作为西北军里的老将,庞炳勋并没有十分出色的功绩,打起仗来也经常被对手冲垮,但他有一条别人比不上的本领,就是他做人非常实在,对手下不是一般的好,因此那些小兵不管是被收编还是俘虏,事后总会不辞辛苦地跑回来,归投庞大爷的门下。从中原大战到长城抗战,没有人看得起他,只有几个团的老兵一直紧紧跟在身边,不管是山西的凄风冷雨还是河北的枪林弹雨,始终不离不弃。 

在海州呆了一段时间,庞炳勋收到了李宗仁的紧急调令,要他们迅速赶到临沂布防;他们要面对的,是板垣师团手下坂本旅团的猖狂进攻。 

受了长官的关照,自然是要出力拚命的,庞炳勋什么条件也没有讲,甩着白胡子赶到了临沂。板凳还没坐热,前线就传来消息,敌人进犯莒县,急需救援。 

所谓防守临沂,不是光守一个城,而是要建立一个防御体系,守卫临沂为中心的一大片地方。听到敌人来犯的消息,庞炳勋毫不犹豫地派出了两个团,指挥官是旅长朱家麟。 

在朱家麟赶到莒县之前,守卫莒县的,是一支并不正规的游击队,司令叫刘震东。 

刘震东,山东木匠,在东北军任文书一职,由于工作努力上进,一路升迁到少将师长。 

山东人能在东北军里做官,而且从木匠变成将军,刘震东已经可以算是手艺人里的成功人士了。但好景不长,很快日本人打进东北,他也成了东北义勇军的一员,倾家荡产拉起一支队伍,在白山黑水里同鬼子打游击。义勇军没能呆住,他就退到察哈尔拉抗日同盟军,一九三六年跟着东北军移到西安,七七事变后坚决要求抗日,在南京无人理睬,靠着奔走门路才弄到一个“五战区第二游击纵队司令”的空头委任状。 

当时的山东还不是敌后,八路军也没有来,刘震东只能再度变卖家产,拉起一支民兵。这支民兵连步枪都不够,不少人手上只有木枪,能被五战区收留,实在是因为李宗仁已经穷疯了,只要站得住、会走路的都要,刘司令虽然缺人少枪,好歹可以去站个岗,起到凑数的作用。 

二月二十一号,板垣师团片野联队进犯莒县的时候,守在城池里的,只有紧急赶到的刘震东。面对逃得空无一人的县城,刘震东没有迟疑,以最快速度布好防线,然后在午夜迎来了庞炳勋的两个团。 

守军已经赶到,刘震东的任务也算差不多完成了,但看到朱家麟的队伍后,他却没有走,而是带着所有人一道留下来。因为曾经在东北跟鬼子干过仗的刘司令明白,莒县很大,光凭朱家麟的那点人马,恐怕是不够应付的;虽然游击纵队的本职工作应该是打游击,但是此时情况实在太危急,他的人手虽然也有限,好歹可以起到帮忙的作用。 

二月二十二号,日军开始攻城,用密集炮火轰击城墙,城头督战的刘震东中弹,身亡。 

刘震东,别名曦州,山东沂水人氏,一八九三年生。家贫辍学,木匠为业。自幼豪侠,为人爽直,为人打抱不平状告权贵,二十五岁迫走关东,入奉军任文书职。因聪敏机谨,得入东北讲武堂,与张学良共读,大受赏识,连升排、连、营、团、旅、师长各职,二八年入北平陆军大学第八期学习,结识李宗仁、卫立煌等军政要人。三一年东北事变,刘震东任义勇军第五军团总指挥,转战辽河、热河、察哈尔等地。三七年抗战爆发,刘求战于南京,何应钦不纳,百般运作得投李宗仁麾下,倾家荡产赴难抗日,终阵亡于莒县,追授中将衔。 

从民间艺人到少将师长、游击司令,木匠刘震东没有显赫的战功,也没有出彩的传说,他的存在仿佛只是历史书上不经意的名字,一个拿着木枪对抗大炮的野路子司令,一个倾家荡产只求一战、而且还打了败仗的草头王。但我相信,我们的民族能生存和延续,正是因为有千千万万个刘震东这样的英雄,无论身属国共,无论战功胜负,他们都会把自己顶在在第一线的枪林弹雨里,宁死不退。 

在继续写下面的篇章之前,必须默默地在心中给刘将军敬一个礼。

---------------------------------------------------------------------------------------------------- 大家好!我在微信上开了一个历史公众号,名字叫“把酒论天下”,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搜索关注。我把从前发过的文章仔细整理,修改脱漏之后,发在这个公众号上。谢谢长期的支持!

版主:红朝笑笑生于2017_11_01 18:53:45编辑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30 银元!

喜欢红朝笑笑生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举报反馈]·[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