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送交者: 左宗棠[太守★☆] 于 2017-10-13 3:06 已读 1472 次  

回答: 爱尔兰人移民美国的血泪史 由 左宗棠 于 2017-10-12 19:44

一個有5000艘船的艦隊載著這些可憐的漂流者離開愛爾蘭這不毛之地。大部分難民登上了由貨船簡易改裝過的船隻,它們中的一些過去曾被用來咚秃谂T谥辽1個月3000英里的旅途裡,這些飢餓、病苦,用他們最後一點錢買船票的乘客們,並沒有得到比過去黑奴更好的待遇。

愛爾蘭人離開他們的祖國

聚在如牲口窩一般擁擠狹小的船艙裡,愛爾蘭乘客們缺食少水。他們在惡臭的空氣裡抽噎,身上淋著糞便和嘔吐物。每個成人被分配在18英寸(約45釐米)的床位空間裡,而孩子僅僅有一半。疾病與死亡如藤蔓般牢牢抓住腐臭的船艙。1847年在去北美的85000名乘客中,約有四分之一死在了“棺材船”上,沒有看到美洲大陸;他們的身體被裹上粗布,繫上石頭拋向大海,永遠沉睡在了大西洋底。

貧困勞累的愛爾蘭人並不是來美國呼吸自由的,他們僅僅是想要一口飯吃。在極度的飢餓與貧窮下,很多流亡者甚至無力走出他們登陸的城市港口。他們中一些人花光了一生的微薄積蓄渡過大西洋;而另外一些人是在英國地主的資助下來到美國的,因為這些地主發現把飢餓的佃農發配到新大陸,比在家救濟他們便宜省力得多。

在很多美國人眼裡,這些英國地主們並沒有送給他們最好的人民。這些難民不像那些在殖民地時期就大量來到美國、參加過獨立戰爭、信仰新教、勤勉的蘇格蘭—愛爾蘭人。這些人不僅是貧窮、毫無技能、擠在搖晃不定的窩棚裡的難民。更糟糕的是,他們還是天主教徒。

令人窒息的棺材船

4

宗教陰终摚寒惤掏降臏ト

早在愛爾蘭的第一片土豆葉枯萎之前,美國新教徒與天主教徒之間的暴力衝突就開始了。1844年費城發生轟動一時的“聖經暴亂”,反天主教、反愛爾蘭人的暴徒摧毀房屋,燒燬教堂。紐約大主教約翰·休斯,在他的聖帕特里克主教座堂周圍建立了一堵牆抵禦當地暴民,他還組織了愛爾蘭步槍隊分守城市的各個教堂。當時謠言四起,說女人們被強制關在天主教女修道院裡,神甫們有組織地進行強姦,並將生下來的孩子活活勒死。

當然美國對新移民者的虐待不僅僅侷限於愛爾蘭人。不過,儘管德國移民與愛爾蘭移民一道,都在19世紀50年代大量湧入美國,但愛爾蘭人顯然遭受了更多的歧視與誹謗。那些誹謗者是盎格魯薩克遜新教徒,他們的祖先為了躲避羅馬天主教的迫害,洗滌天主教的殘餘,漂洋過海來到新大陸,建立“山巔之城”。自1620年五月花號抵達後的兩個多世紀,梵蒂岡的勢力已經大為削弱。當時美國的老人們可能還記得,在英國殖民時期,每年蓋伊·福克斯節都要在大街上焚燒教皇的肖像。

當時的諷刺畫——愛爾蘭暴徒襲擊警察

大多數新教徒反對基督教會去救濟難民。當然也有例外,羅伯特·貝內特·福布斯這名美國在華最大洋行——旗昌洋行的老闆,領導了美國第一次海外人道主義救助計劃,他通過政府的戰船向愛爾蘭輸送了大批食品物資。很多新教徒總覺得羅馬教皇通過這些背井離鄉的愛爾蘭人作祟。根據《美國曆史上的陰终摚阂徊堪倏迫珪罚芏嘈陆掏綋慕袒屎退能婈爼顷懨绹品瑏K在辛辛那提建立一座新梵蒂岡。他們相信愛爾蘭人會用天主教教規作為這個國家的法律。

由於移民管控多集中在城市,愛爾蘭人就通過漫長的大西洋海岸線進入。波士頓,這座剛剛十萬多人的城市,幾年之內竟多了3.7萬愛爾蘭人。新移民的總數難以估量。哈佛大學歷史學教授奧斯卡·漢德林認為,波士頓的愛爾蘭人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是城市的一塊“膿包”,他們很難融入主流社區,也無法被消化吸收。

一張反愛爾蘭移民的政治漫畫

愛爾蘭人以極低的工資,完成大部分最卑微最危險的工作。他們開鑿吆樱诼竦叵滤埽佋O鐵路,清理房屋,在紡織工廠裡做工奴。他們做碼頭搬吖ぃF匠和農場工人,美國的工人階級認為這些廉價勞動力搶走了自己的飯碗。有壓迫就有反抗,美墨戰爭期間,一些愛爾蘭難民拿起武器對抗自己的新家園——美國。美國軍隊裡一些愛爾蘭人組成的部隊,因為受不了上司的虐待,轉而遺棄美國,逃向了有更高工資和共同宗教信仰的墨西哥人那裡。在美國抓住的俘虜中,有五十名叛逃的愛爾蘭人被處決。

5

一無所知黨:本土主義的崛起

愛爾蘭難民遇到的是赤裸裸毫不留情的歧視,報紙上的分類廣告白紙黑字清楚宣告“不要愛爾蘭人。”從維多利亞英國引入的人首猴身的愛爾蘭人形象,被插畫家托馬斯·納斯特賦予了新的生命,他將美國人的偏見表現得淋淋盡致,將這些有著傾斜的額頭、怪異外表的凱爾特人做成猿猴形象。

一無所知黨黨旗

1849年,一個受誓約約束,叫做“星條旗的秩序”的本土新教徒祕密兄弟會在紐約成立。這個兄弟會希望美國回到它剛建立時的樣子,一個禁酒、自由、新教的美國。類似的祕密會社在美國各地開花,它們大都伴著有威懾力的名字如黑蛇、時刻準備著等。

在短短几年內,這些祕密社團就聯合起來形成了反天主教、反移民的“美國人黨”,“美國人黨”在被問到他們的政治行動時,總會回答“一無所知”,因此也被稱做“一無所知黨”。它的成員只能是本土出生的非天主教徒的美國公民。他們認為新教定義了美國社會,而羅馬天主教是與美國價值不相容的,這也構成了他們的基本信念。

在“美國人必須統治美國”的政治口號下,19世紀50年代中期,一無所知黨選出了8名州長,超過100名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包括波士頓、費城和芝加哥的市長。他們在馬塞諸塞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854年該黨佔據了所有的州政府職務,州參議院席位和大部分眾議院席位。曾掌握麻省大權的一無所知黨成員多蘭,下令所有公立學校必須讀“詹姆士國王欽定本”《聖經》(簡稱KJV版聖經,內容與天主教聖經有區別),解散了愛爾蘭民兵自衛組織,收繳了他們的武器,並將近300名愛爾蘭人驅逐出境趕回了利物浦,理由是他們浪費公共資源。他們還禁止來到美國21年以下的已入籍公民參加選舉。

1856年第十三任總統米勒德·菲爾莫爾代表一無所知黨再次參加總統選舉,不幸落敗。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他曾渲染愛爾蘭大饑荒難民的恐怖,要求本土美國人為他投票;在1844年一場失敗的紐約州長競選中,他強力的譴責這些“外來的天主教徒”。雖然他最終落敗於民主黨人詹姆斯·布坎南和共和黨人約翰·弗裡蒙特,但一無所知黨依然獲得了超過20%的選票和8張選舉人票。

總統米勒德·菲爾莫爾

6

燒燬教堂:本土主義的暴力排外

1854年緬因州埃爾斯沃斯,一名叫約翰·巴普斯特的耶穌會士被一個反天主教暴徒拖到大街上,扒光了衣服,並在身體上澆上熱油,因為這名傳教士散發傳單譴責當地學校使用KJV版聖經。同年在緬因州巴斯,一無所知黨人在一座天主教教堂的鐘樓上插上了美國國旗,之後搗毀了愛爾蘭天主教徒剛剛買來的教堂長椅並燒燬教堂。一年之後,當波特蘭主教回到這座城市,為紀念教堂重建埋下奠基石時,另一名暴徒驅逐了他並把他揍了一頓。

緬因州愛爾蘭天主教堂大火

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暴力事件更為激烈。1855年選舉日當天,全副武裝的一無所知黨人守著投票站不讓移民投票,之後發起了與徳裔和愛爾蘭天主教徒激烈的巷戰。移民者的房屋被洗劫一空後燒燬。衝突造成大約20-100人被害,包括一名正去教區民眾家裡做臨終陡娴膹砸嵘窀Α1﹣y之後數千名天主教徒逃離該城,但沒有一個人為這場“血色星期一”的暴力事件負責。

一無所知黨的暴徒甚至搶走了教皇庇護九世贈予美國修建華盛頓紀念碑的大理石,將它們扔進了波托馬可河裡。巴爾的摩的一份宣傳冊子上寫道,那些大理石是教皇發動移民要奪取美國的信號,“如果這些石頭被放進紀念碑裡,那將是每一個看到它的美國新教徒的恥辱……它將會對那些羅馬教階制度的狂熱支持者,特別是那些外來者產生巨大的鼓舞。”
亞伯拉罕·林肯被不斷增強的“一無所知邉印崩_得頭痛不已,它在1855年的一封信中寫道:“作為立國之本,我們曾宣佈‘人人生而平等’,如今我們實際上是‘除了黑人之外,人人生而平等’。當那些一無所知黨人掌權以後,他們會說‘除了黑人、外來者和天主教徒外,人人生而平等’。如果這一天真的來了,我可能會移民到那些不以熱愛自由為藉口的國家,那些純粹實行君主專制,而沒有任何虛偽幌子的國家,比如說俄國。”

一無所知黨在巔峰過後很快就消亡了,這無疑對與林肯一樣堅守國家根本價值的人來說是個好消息,但是美國的本土主義依然頑固地存在著。廢奴問題很快取代了移民威脅問題成為美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這也造成了一無所知黨的分裂。堪薩斯-內布拉斯加州法案、德雷德·史考特裁決案等一些列事件,導致一無所知黨內分為北派、南派,將美國引向了南北戰爭。

美國公民——一無所知黨報紙

7

投票箱:愛爾蘭人勝利的地方

儘管如愚蠢的愛爾蘭人只會效忠教皇,不適合民主政治等等刻板印象依然存在;儘管經過幾個世紀的鬥爭,英國剛剛給予本土的愛爾蘭人些微小的政治權利;但是他們卻在美國這個新家園深深地加入到政治進程之中。他們有比其他任何種族都高的投票率。他們眾多的投票數量,推動了威廉R·格雷斯在1880年成為第一位信仰天主教的愛爾蘭裔紐約市市長;四年後,休·布賴恩又一位愛爾蘭裔天主教徒成為波士頓市市長。

大饑荒後的下一代人裡,愛爾蘭人成功控制了美國多個城市的政治機器。在以華人、東南歐人為主要移民的19世紀八、九十年代,大多愛爾蘭人已躋身中產。“這些來自不列顛島的愛爾蘭人,現在已經是可以接受和同化美國生活方式的人了。”

1880年愛爾蘭裔和徳裔移民分佈

不幸的是,不在是美國社會最底層後,愛爾蘭人通過對新移民的歧視與偏見獲得了主流社會的接受。例如,出生於愛爾蘭科克郡的美國工會領導人丹尼斯·吉爾尼,在一次對美國勞工的演講中這樣結束髮言:“無論發生什麼,中國人必須離開!”

吉爾尼和其他的愛爾蘭人並沒有從他們本民族的歷史中吸取教訓。是的,愛爾蘭人改變了美國,就如美國改變了愛爾蘭。包括奧巴馬、布什父子、克林頓、里根、卡特、尼克松、肯尼迪、杜魯門在內的很多總統,都具有愛爾蘭血統。但是本土主義的恐懼依然存在。大饑荒後的愛爾蘭移民和今天3600萬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人,增強了美國而沒有毀滅它。一個曾經恐懼愛爾蘭難民的國度,今天卻廣為慶祝愛爾蘭的聖帕特里克節,在這天載歌載舞。

评分完成:已经给 左宗棠 加上 50 银元!

喜欢左宗棠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左宗棠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