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 回复本贴 ]·[分区新闻]·[繁體閱讀]·[版主管理]
北京二月兵变——毛泽东运筹东湖,刘少奇步趋黄泉
送交者: jijixiaoya[知县★] 于 2017-03-20 20:24 已读 2260 次  
一九六六年一月,毛泽东乘坐他的专列火车离开杭州,移居湖北武昌东湖宾馆。他十分清醒,自己面临的是一场生平最大的政治权力豪赌:如何调动军队去包围北京,剪除刘、邓、彭集团。他在军事上的难题,首先是怎样对付北京军区。 

  
北京军区是全国十大军区之一,拥有三十余万野战部队,辖区为河北、山西、内蒙三省区,司令员杨勇原是彭德怀手下的虎将,政委廖汉生中将更是贺龙的外甥!根本不可能叫他们派兵去接管北京市,去抓那些中央大头头。可是若从外地调大军进入他们的辖地,又怎能瞒得过他们,说服得了他们?
 
再者,究竟从哪一个外地军区调动大军来包围北京?毛泽东优先考虑到南京军区。该军区的司令员许世友上将早就向他拍了胸口,立了军令状:「中央出了修正主义,我带兵从南京打到北京!」难得少林寺和尚出身的许将军的这分忠诚。派诈世友领军包围北京,可说是万无一失。问题是南京军区的部队北上,一路上要经过安徽、山东地界才能进入河北,或者从安徽绕道河南进入河北。只怕大军尚未进入河北地方,已经闹得全党全军大哗,目标早就暴露无遗。派武汉军区的部队北上,也有同样的问题。且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上将,最先是张国焘的部下,后来是二野邓小平的部下,毛泽东怎么能信任?离北京最近的外地军区,应数济南军区,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倒是向毛泽东表过忠心。但杨得志上将也是二野人马,邓小平手下一员虎将,据说跟邓小平私交不错。他要
 

是接受秘密任务后,稍稍透给北京的老上级一点风声,岂不坏了大事?而且河北、山东,到处都是刘少奇、邓小平、彭真们的耳目...... 

依着毛泽东的用兵方略,自己既要借重林彪元帅,就不想动用林彪麾下的人马。非战年代,将帅一系,兵家大忌。可思前虑后,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毛泽东不得不激活沈阳军区的精锐。那里正是林彪的老巢。从沈阳军区调军队入关,倒是路程短,沿途多山,目标小,较易保密。数万铁骑,日夜兼程,几天之内,即可抵达北京外围,占据有利地形,完成军事包围。幸而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不是四野出身。
 

毛泽东信奉马列是个名,信奉帝王术数倒是真。他认为,纵览中国历史,从北向南用兵,总是大吉大利,所向披靡。 

由此,毛泽东于一九六六年一月间认定了,从沈阳军区调精锐部队入关,包围北京,最是大吉大利。他谋略在胸,但仍瞒着最亲信的林彪元帅。他仍要回过头来考虑如何对付、处理北京军区部队的问题。这是他前进路上的拦路虎。不处理好,一切神机妙算都无从谈起。
 
毛泽东让军事秘书替他找来军事地形图,之后独自一人,面对地图沉吟。十多年没有打过内战了,很上瘾。他很快查清楚了,驻守在河北张家口及燕山山脉一带的,是北京军区的一个集团军及其三个火箭独立师和一个空军师。驻守在北京南边的石家庄一带是另一个军,形成对北京的南北拱卫之势。张家口的那个空军师可以不去惊动,一北一南的野战部队和那二个火箭炮兵师,则一定要设法弄走......可以考虑,让林彪以中央军委名义,命令北京军区所属的上述部队,来一次春季大练兵,轻装出营,徒步行军,千里拉练,去山西,去内蒙!把驻扎在河北省境内的野战部队统统调走。在这同时,还要组织北京军区正师级和正军级的将领们,赴中蒙、中苏边境前沿视察战备情况,研究边防战略问题。
 

时间上安排它两个月,让北京军区演出一场空城计,将领找不到士兵,士兵找不到将领。这一来,就是有人想到北京军区的部队做坏事,保刘、周、邓、彭,也手中无兵,两眼空空。当然,在这之前,还得找各大军区的司令员,政委们开次会,重提一下北京军区负责的中蒙边境防线,是我国北方军事战略的要害防线。一旦苏军大举南侵,必然选择中蒙边境突破。一旦我中蒙边境防线破突破,苏联红军的坦克机械化部队,一天一夜即可突进到北京外围,如同利刃直插进我们的心脏......毛泽东制造苏军行将入侵的神话,完全是为了转移视线,以掩盖他调动军队来解决党中央内部的政敌。以军事手段解决党内矛盾,政见分歧,确是毛泽东的一大发明。
 

一九六六年二月,春节刚过,毛泽东在武昌柬湖宾馆召集了一次各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的联席会议,名曰讨论研究全军战略战备问题。 
他凭着他的妙舌莲花,胡吹海夸,着重谈了北方三大军区亦即兰州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的战备防务重任。他说,与苏修之战,迟早会打,势所难免。马列主义和修正主义是你死我活之争,不存在着调和妥协。主义之争最后总是要付诸军事手段来解决。与苏修之战,我们不抱和平幻想,要立足于打。而且是早打,大打,打热核战,在中苏之间近万公里的边境线上全面开打。我们国家还穷,还没有建设好,没有多少包袱,不怕打战。我们人口多,幅员大,兵员充足。苏联的人口不到我们的四分之一,又大都集中在城市里,建设得比我们好,打起战来就有许多顾忌。我党几十年的经验证明,富人怕打战,怕革命;而我们穷人喜欢打战,喜欢革命。从来富人怕穷人,有钱人怕穷光蛋......我们不怕原子弹。跟苏修决一雌雄,最后还是由双方陆军来进行。这一战打好了。我们就可以收回海参岁,可以收回清朝末年被沙皇军队吞并过去的,黑龙江以东、以北的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域。那一来,我们的版图下就又扩大了三分之一?不是老有人担心我们人口太多吗?这三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平原地带,可以养活多少人口?三亿还是四亿?你们不信?反正我信。还是那句话,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战争决定边界,决定一切。
 
毛泽东的战争狂想,气吞霄汉,又使各大军区的司令员、政委们感到折服,敬佩不已。毛主席的确比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都要敢想敢干,豁出去几亿人口的性命不算数,跟苏修的氢弹、原子弹大战一场。只是伟大领袖这次没有提到,如果跟苏联全面开打,打热核战,中国方面究竟准备死掉三亿人口还是四亿人口,主动放弃掉哪些省份以「诱敌深入」,最后好「关门打狗」?
 

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和林彪留下了北京军区的司令员杨勇上将、政委廖汉生中将谈话,交代任务,命两位将军分头执行:杨勇留在毛泽东身边,跟毛的军事顾问小组的成员们一起,研究北方防线的战略战术问题。实际上是把杨勇上将留置监视了起来;廖汉生中将则回到军区机关,布置河北省境内部队春季大练兵,千里野营,并组织军区所属正师、正军级以上局级将领,由廖汉生亲自率领,赴中蒙、中苏边境视察战备,检阅部队。
 
毛泽东用兵真如神,孙子孔明拜下风了。在对北京军区施行调虎离山计兼空城计之后,毛泽东才对自己的亲信林彪元帅稍许透了透底,问林彪: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这人怎样?
 

林彪回答:陈锡联在大革命时期属红四方面军,抗战时期在二一九师,解放战争时期属于二野,很会带兵,也很能打战,人还老实。五九年庐山会议后,查出沈阳军区司令员邓华跟彭德怀跑,撤了。记得还是主席提出来,派陈锡联去接替的。毛泽东点点头,颇为释怀,陈到底不是林的亲信。
 

毛又问:沈阳军区属下的第三十八军,是不是驻扎在山海关外?军长叫什么名字?林彪心里很鬼,他已经猜到毛泽东的意图,便回答说三十八军原属四野第十三兵团,五0年编入志愿军赴朝鲜作战,上甘岭一役,打得美军趴下来和谈,就是这个军。从朝鲜撤回后,经过重点装备,目前是全国陆军中唯一的全机械化军,配备有多个坦克师、火箭炮兵师、防化师,总兵员超过八万,实际上是个集团军建制。它部署在山海关至锦州一带,是一支我们用以对付苏军入侵的战略打击力量。现在的军长叫王猛,五五年授少将。敢打敢拚,年轻有为。
 
毛泽东笑,微微地看着自己的这位亲信元帅。看来病夫林彪还保持着他特有的精明和清醒,对部队的情况了若指掌。说实在话,在十位元帅中,以战绩而言,毛泽东最看重的还是林彪。当年林彪率四野百万雄师,从黑龙江一路打到海南岛,论功劳谁也比不了。
 主席的意思,是要调三十八军进山海关,占领北京?林彪问。不待毛泽东回答,林彪又说:明白了,主席已经把北京军区演空城计了。 

毛泽东深看了林彪一眼,仿佛在说,不愧为当年工农红军的小诸葛......过了一会,毛泽东才说,我这里写了两道命令,一道给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一道给三十八军军长王猛,让他们立即来武昌见我们两个......命令由我们两个一起签署,如何? 

说着,毛泽东从两只牛皮纸长条信封里,抽出两道手谕,请林彪签名。林彪面有得色,看过手谕,签下,才说:主席,这事自然是做得越机密越好,万不可惊动北京方面......最好是由陈、王两人自己出面,各自向沈阳军区党委告两天病假,然后秘密接他们来武昌。 

毛泽东点点头:很好。这事就我们两个知道。说办就办吧,今天晚上,派架专机送命令去给陈锡联、王猛二位过目。他们过目后,命令收回,并立即随专机来武昌,不准停留。 

林彪恭敬地望着毛泽东。他叹服毛泽东的谋略,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连每一个细目都不漏过。 
一九六六年二月,毛泽东和林彪在禁卫森严的武昌东湖宾馆精心谋划,秘密调兵遗将包围北京,着手军事政变的同时,首都北京亦已经彤云密布,鬼气森森,笼罩着一种面临政变的紧张气氛。因为北京军区的异常情况,是瞒不住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元帅和代理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的。瞒不住贺、杨二位,也就瞒不住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军区司令员杨勇上将被留置在武昌毛泽东那里,军区政委廖汉生中将则奉毛、林之令,率军区正师、正军以上局级指挥员,赴中蒙中苏边境检查战备,并规定他们两个月之内不准返回,而驻张家口的一个军和驻石家庄的另一个军,也同时奉命进行春季练兵。分头去山西、内蒙古千里野营,南北两面拱卫北京的部队,一下子给抽空了......
 
令刘少奇、邓小平、彭真们胆战心惊的局势,还有今年年初以来,中央军委机关、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机关,已全部投入了深揭狠批罗瑞卿「反党乱军罪行」的大会小会,贺龙、杨成武也天天去主持这些大会小会,而使军委、总参处于半瘫痪状态。
 
贺龙发牢骚说,现在全国军队的调动、训练情况,他是两眼一抹黑了。如果苏联红军选择此时突袭北京,凭了北京卫戍区、中南海警卫师那点人马火力,我们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苏联红军不可能突然进犯,刘、邓、彭、贺们真正担心的是被自己的子弟兵围城。一旦兵临城下,他们只有束手待擒。在京的刘派大员们都眼巴巴地盼着刘少奇拿主意,下决心。刘要是再「修养」下去,很快就会狗屁不值。但刘少奇有刘少奇的一定之规。他无力也无胆跟毛泽东搞军事对抗。就算横下心来反政变,可自古擒贼先擒王。毛泽东躲在南方,行踪诡秘,党中央请他回来主持会议,听取汇报、欢庆元旦、欢度春节、接见外国元首......毛泽东均以养病疗病为名,拒绝回北京,只差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了:绝不回中南海,做你们的瓮中之鳖。
 

拱卫北京的南北两支部队都被拉走了,北京的确处在了易被包围、攻击的境地。但刘少奇还有引为宽慰的理由:自一九四九年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就给中央军委、各大军区下过一道禁令,任何野战部队、地方军区部队,不得以任何借口,进入或是路经京津警备特区;任何级别的军人因公因私进入或是路经北京,严禁佩带武器,严禁武装警卫人员随行。刘少奇长期主持党中央工作,讲究的是党纪条例,迷信文件,迷信会议。他恰恰忘记了他最不应该忘记的,是毛泽东在延安常说的那句名言:本人从来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
 

尽管如此,刘少奇还是觉得北京卫戍空虚,应予适当充实。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规定:在和平建设时期,经报备中央政治局同意,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林彪)有权调动一个师的部队,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副主席(贺龙)有权调动一个团的部队,大军区司令员有权调动一个营的部队。以下各级军事首长调兵权力顺减,并均需事先报备上级党委同意。
 唯对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的调兵权力,未有作出明确的规定。 
一九六六年二月,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元帅,批准北京卫戍区新组建一个加强团,以充实北京地区的警卫力量。相信此事出自刘少奇的授意,并经得了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彭真等的同意。
 

在这一特殊敏感时刻,让北京卫戍区新组建一个加强团,这样一件触及权力神经中枢的事项,报备了远在武昌东湖宾馆以美女醇酒疗病的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没有?报备了远在苏州养病的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林彪没有?还是业已报备中央政治局在京领导人同意,贺龙元帅只是做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
 



一九六六年二月上旬,有北京卫戍区的后动首长,到西郊海淀区的北京大学和人民大学等单位去借宿舍,准备作为临时营房。因为这些大学的高年级学生都下乡参加四清运动去了,空出了许多宿舍。但后来觉得军队借住大学生宿舍,不好管理,影响也不大好,此一方案被放弃了。不久,连北京卫戍区新建一个团的事也夭折了。真实的原因,是康生、谢富治的内务情报系统及时掌握了晴况,及时报告了在武昌的毛泽东主席。毛泽东立即让自己的政治秘书给北京的周恩来挂了电话,问北京卫戍区扩充部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跟中央军委的两位主要负责人通气?是哪个皇帝批准的?天兵天将又是从哪来调来的?北京的朋友们准备办什么大事?你们放心好了,本人早有心理准备。北京的所有大事由你们去办,反正我住在南方,不会中计落网的。
 

毛泽东让周恩来去向刘少奇们传话,去发出他的严厉警告,是具深意的:一、周恩来为贺龙元帅的恩师,入党介绍人。长期以来,贺龙对周恩来唯命是从。五九年庐山会议撤销彭德怀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职务时,毛泽东提出由林彪接替,周恩来则推荐贺龙身体好,主持军委繁忙的工作较合适。结果老奸巨猾的毛泽东,提出让林彪兼任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只管军队大事,而由贺胡子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掌握实际。这样,毛泽东既给了周恩来面子,又安抚了雄心勃勃的贺胡子。贺胡子跟林彪从来面和心不和,他们之间也正好相互牵制,彼此监察......眼下,刘少奇他们要在北京地区有任何军事动作,非依靠贺胡子不可。正是京城无统帅,贺龙作先锋了;二、周恩来是位脚踏两边船的人物,他既要服从刘主席,又要拥护毛主席,无论哪一方获胜,他都可以保住他的国务院总理。让周恩来传话,对周本人是一记警钟,对刘少奇们则是厉声警告,停止你们的雕虫小技吧,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老毛的掌握之中;三、三十八军正在悄悄开进山海关,还没有完成对北京的战略包围,少奇同志他们还没有成为瓮中之鳖,毛泽东还不要跟少奇同志撕破面皮,免得逼少奇同志他们狗急跳墙,使出一些防不胜防的「地下工作者」的手段来,比如行刺、投毒、爆破、轰炸等等,相信都是长期从事过党的地下工作的朋友们的拿手好戏。
 

从苏联西伯利亚袭来的强大寒流,使得北京的早春天气冰冻三尺,坚冰欲裂。呼啸的北风中仿佛掺杂着火药味,血腥味。一方面是双方都在调兵遣将,准备兵变武斗--刘少奇一系自然不是毛泽东一系的敌手;另一方面,双方继续演出文斗。控制舆论,舞文弄墨--则刘少奇一系保持着暂时的优势。到了此时此刻,刘少奇不得不哀叹、承认:党何曾指挥过枪?从来都是枪指挥党、决定党,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一九六六年二月三日,中共中央文化革命五人领导小组,在彭真主持下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并作了重点发言。彭真已经没有退路了。事情明摆着,毛泽东批判吴晗副市长的《海瑞罢官》,就是为了进而批他彭真,或许还有他背后的刘少奇、邓小平。过河卒子也好,打头阵的先锋大将也好。只能勇往直前,从来凶多吉少。彭真已经被毛泽东当面斥责过。可他仍在会上分寸不让地兜毛泽东的老底;坚持着说。
 

根据调查的事实,说明吴晗和彭德怀,根本不存在着什么组织上的联系。吴晗是根据毛主席在一九五九年四月上海会议上提出要学习海瑞精神,并在《人民日报》向他约稿的情况下,动手写文章的。那个时候还没有庐山会议一说。庐山会议是在上海会议三个月之后才开的......《海瑞罢官》这出戏的剧本,动笔在庐山会议之前,这是事实。戏上演后,毛主席看了。毛主席还把扮演海瑞的马连良,请到家里作客,主席当面称赞马连良演得好,剧本也写得好。这些并不是我凭脑子想出来的,而是从调查中来的......
 

五人领导小组除了康生未发一言之外,其余陆定一、许立群、姚溱都讲了话,同意彭真的观点。当天晚上,许立群、姚溱根据彭真的指示,整理出了一个《关于当前学术讨论的汇报提纲》。第二天彭真将《提纲》仔细修改,再送交五人小组每位成员圈阅。康生圈阅后未提任何反对意见。表示认可。二月五日,刘少奇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了五人小组的《汇报提纲》。刘、周、朱、陈、邓五位常委都对彭真的工作予以肯定。刘少奇指示彭真去武昌向毛泽东当面汇报,为的是以政治局多数常委认可的事实来堵毛泽东的嘴,逼毛泽东表态。二月八日,彭真率领五人小组全体成员,专程赴武昌东湖宾馆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既已决定秘密调兵,以武力解决跟刘少奇们的党内权力之争,对彭真呈上的《汇报提纲》之类的文字游戏再无兴趣。他听了汇报,对《汇报提纲》提了些并不要害的意见,应付了事。彭真一行人返回北京后,又在一次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报告了赴武昌向毛泽东主席当面汇报的情况,刘、周、朱、陈、邓再次肯定了彭真为首的五人领导小组的工作。常委会议后,彭真会同陆定一、许立群等人对《汇报提纲》作了最后的修改。二月二十一日晚,彭真一下做,二不休,根据中央书记处的惯例,他以中共中央的名义拟出了一个关于转发《汇报提纲》的批示,用中共中央文件的形式,将《汇报提纲》转发全党全国。速度之快,效率之高,令在武昌的毛泽东惊奇不已。彭真的这一重大举动、自然是得到了主持党中央工作的刘少奇、邓小平的首肯。这是这位山西硬汉为稳固刘少奇一系的阵脚,力图控制局势的逆转,所做的最后的努力。
 

一力六六年二月庭、三月初,在北京的中央军委机关、总参谋部机关天天大会小会忙于批判、清算罗瑞卿,而毫无察觉的情势下,驻守在山海关外的机械化王牌军--三十八军,悄悄移师,穿越万里长城,进入河北地界。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上将瞒过了军区党委其它成员。王猛军长也未对军党委成员们交底,所发出的行军命令也只是春季练兵,千里野营。八万将士执行一项严格的军纪:野营拉练期间,行动绝密,禁止一切与外界的私人通讯联络。大军沿人烟稀少的燕山山脉南下,一直行进到北京外围的密云县、昌平县、延庆县、房山县一带的大山里扎下营帐,完成了对北京市区的军事包围。只留下东南面的通县不围,那里是平原地区,人烟稠密,目标容易暴露。
 
一九六六年三月中旬,在第三十八军完成了对北京城区的军事包围的情势下,毛泽东、林彪突然下令改组了北京卫戍区党委及其司令部、政治部。紧接着,以北京卫戍区司令部的名义,派出多个军事接管小组,每个小组由一名师级干部任组长,率领一个警卫连,于同一个晚上,分头进驻党中央机关《人民日报》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华社、《北京日报》社、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报大楼等要害单位,宣布实施军事管制。军事管制小组并宣布:他们并不干涉各单位的日常行政、业务活动,只对电台、新华社、报社所发出的重要新闻稿、社论稿、重点文稿,予以审阅,提出取舍建议。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等党和国家第一线领导人是第二天上午,才获悉上述舆论喉舌单位已被军队进驻管制。《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单位的负责人连夜向中央书记处值班室和总理办公室告急,值班人员还认为是警卫部队换防,不必大惊小怪呢。还是身兼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和北京市长的彭真发现自己住宅的警卫排也被换了人马,立即警觉并电话报告了刘少奇。刘少奇气愤得差点连话筒都拿不住了:动兵了?有这个必要吗?把我们当什么人啦?刘少奇毕竟经验丰富,感到事情非同小可,让机要秘书通知北京的政治局常委开碰头会。因朱德、陈云二位身体不适,去了外地休息,在京的常委只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三位,还有彭真算列席常委。说是刘、周、邓、彭在惊讶困惑的同时,亦十分气愤,立即把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贺
 
龙元帅请来,问是怎么回事?贺龙元帅直摇头,表示毫无所知,莫名其妙。问代理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哪里去了?贺龙报告前两天毛主席来电话,让杨总长到武昌汇报工作去了。
 
问北京卫戍区现在谁管事?贺龙报告:主席和林彪刚下令改组了卫戍区党委和司令部,名义上还是傅崇碧少将当司令员,但新来了个「四野」的温玉成中将当太上皇,什么都管。现在三十八军和卫戍区究竟算什么关系,也搞不清楚,他也不便过问。
 



贺龙元帅生性豪爽,见刘、周、邓、彭四位面面相觑,就又忍不住继续报告说;二月份北京军区的人马被抽空,三月初第三十八军进关,到了北京外围完成军事布置,到昨天晚上军队进驻电台、报馆,这些大事,他这中央军委的当家和尚统统被蒙在了鼓里。这是兵变嘛!兵变,早就发生了。我们麻木不仁,他们手脚很快......
 



周恩来以犀利的目光制止住了贺龙的口无遮拦,转而对刘少奇说:少奇同志,事已至此,只有尽快请示润之本人了。一向慎言慎行的刘少奇,一脸苦笑,一脸无奈地摊了摊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了,叫我们怎么做事?还是以中常委多数同志的名义,请他自己回来主持工作吧!小平,你看怎么办?邓小平说:没法子搞懂,闹到动用军队接管,还是什么党指挥枪?他未必肯回来。
 



彭真知道自己已经获罪于毛泽东,没有插言。 
刘少奇给远在武昌东湖宾馆「养病」的毛泽东主席挂了电话。可是武昌方面接电话的警卫秘书说:主席服了安眠药睡着了,是不是请下午三点以后再来电话、也可以直接挂到游泳室去......
 
北京塌了天,毛泽东却在武昌东湖宾馆怀拥温香软玉睡白日觉。中南海成了只大热锅,刘少奇和他的同事们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直到当天下午四时左右,刘少奇才在电话里听到了从武昌东湖宾馆游泳室传来的毛泽东的声音。毛泽东语调轻松,还像往常那样幽默风趣:少奇呀,北京出了点小情况,我是知道的,没有什么了不得。党中央还是党中央,国务院还是国务院嘛。你不是下旬还要和陈毅出国访问?你是国家主席,放心去好了......我身体不好,回不了北京。北京的事,还是由你和恩来、小平当家喽......开个会研究局势?当然可以。我们先开个政治局常委扩大会,如何?有劳各位迁就一下病号,来我这里开吧!你们要在北京开也可以,我派康生做代表,到会上转述我的意见......
 



康生!又是那个牛头马面、害人从不眨眼的康生。中央政治局委员里除毛以外没有一个人喜欢这个阴毒的家伙。毛泽东主席却一再予以提拔重用,并视为知音亲信。刘少奇听了毛泽东一席话,就像吃下一只苍蝇,要吐要呕都不成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喜欢jijixiaoya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请点这里投票,“赞”助支持!]
[jijixiaoya的博客]·[ID前期主贴发言]·[返回史海钩沉首页]·[所有跟贴]·[-->>回复本贴]· [-- 登录后分享可获积分 --] ·[返回前页]
贴子内容是网友自行贴上分享,如果您认为其中内容违规或者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所有跟贴:        ( 提示:主贴楼主有权将不文明回复的用户拉入他/她的黑名单,拒绝该用户对他/她的主帖回复评论;)


加跟贴(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才能欣赏到更多精品好贴!)

用户名:密码:[--注册ID--]

标 题: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旧版发帖帮助]  [所见即所得发帖帮助]

粗体 斜体 下划线 居中 插入图片插入图片 插入Flash插入Flash动画 插入音乐插入音乐  插入视频


 发布前预览  图片上传 Youtube代码生成器

楼主前期本版热贴推荐:

>>>>查看更多楼主社区动态...






[ 留园条例 ] [ 广告服务 ] [ 联系我们 ] [ 个人帐户 ] [ 版主申请 ] [ Contact us ]